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温州新闻 > 社会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美女大学生 图十万元代人怀孕

  • 时间:2009年05月06日 14:30 稿源:温州网-温州晚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代孕妈妈琴韵(化名),凝视窗外黯然神伤

      核心提示

      有人苦于不孕不育或担心怀孕辛苦、身材走样,四处“借腹”;有人“出租”子宫,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后带着些许不舍把孩子给了别人;于是有人从事暴利的代孕中介服务。有供有需,依托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等辅助生育技术的发展,“代孕市场”悄然兴起。

      如今,网络上有近百家国内“代孕网站”在大张旗鼓地开门营业,“代孕市场”已从地下搬上前台,似乎不再羞答答。同时,与之相纠缠的金钱、交易、伦理、道德、法律等诸多问题亦浮出水面。

      讲述

      急挣大钱成代孕妈妈

      “代孕市场”的“产品”提供者是代孕妈妈,怀孕、安胎、分娩、母乳喂养,仿佛一条生产流水线,“出厂周期”至少十月以上,“验货”(亲子鉴定)后算正式“完工”。

      琴韵(化名)就是一名代孕妈妈,芳龄26,吉林东辽人,此次怀孕已7个多月,去年10月从广州来温待产,与保姆居住在市区某住宅区一三室一厅内——房子由在代孕中介“下订单”的明志、如月夫妇(均为化名)租的。联系上琴韵是通过孕婴QQ群的医生网友介绍,而她最终答应记者面对面采访,是出于内心的不安,希望借助媒体忠告女性朋友,别轻易“出租”子宫。

      琴韵说,把制造“爱的结晶”的地方“出租”,通过“试管婴儿”技术移植入委托夫妇的受精卵或通过人工授精技术接受精子,做起为别人“生产”婴儿的工作,自身则无异于一部“生育机器”。她告诉记者,虽然代孕中介老板和明志、如月夫妇都没有说这是生意,只是一个有生育能力的人为无生育能力的人做一件善事,但当大把钞票打入她的银行卡时,她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一桩赤裸裸的金钱交易。

      琴韵有过生育经历,深知十月怀胎的艰辛。她在广州读完大专那年就匆匆结了婚,次年生下一子,不过婚后的家庭生活如同现实版电视剧《双面胶》,矛盾不断,遂草草离了婚,儿子跟了老公。“要不是由于没有一技之长、没有多少工作经验找不到一家中意的单位,我是不会一心想着攒钱出国深造的。”琴韵抚着大肚子,叹了口气,泪眼婆娑起来,“和一些代孕妈妈类似,急着挣大钱,给一些代孕中介网站发了个人资料,就走上了代孕这条路,虽然当初也曾犹豫过、也曾挣扎过。”

      从被明志、如月夫妇选中至今,琴韵从没有回过家,她怕被父母和亲戚朋友知道目前的“工作”,没脸活着。

      孕期受“监视”生活

      这七八个月来,琴韵的生活都是由明志、如月夫妇安排——委托方多多少少会担心代孕妈妈所生的孩子会不会很健康、聪明、优秀。琴韵必须每天早晚听舒缓的钢琴曲等胎教音乐,一天只能看1个小时的电视、上1个小时的网,可以多看书,一周三次由保姆陪同到附近的绣山公园或文化公园散步,不能随意外出,孕妇装只能由明志、如月夫妇代买……

      这些饮食起居安排比琴韵第一次怀孕时还要“严谨”,而且白纸黑字被写进了《代孕协议》。她不得不执行,受明志、如月夫妇雇佣的保姆,其实一定程度上是他俩派来的“监督员”,只是保姆不明个中真相。

      琴韵很讨厌在保姆的“监视”下生活,透过铁笼般的窗罩看着窗外行人来来往往,常常带着些许惆怅,暗自神伤。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段,保姆有事外出了,明志、如月夫妇也不可能来探视,琴韵才敢让记者进屋——如果让委托方知道她向别人泄露“秘密”,她可能什么都得不到。

      “代孕后要按照下订单者的要求生活,而最难受、最让我经常陷入迷惑的是,我常常怀疑肚子里的孩子到底能不能算是我的孩子。虽然我是通过“试管婴儿”技术移植入委托夫妇的受精卵代孕,但孩子毕竟也流着我的血。”琴韵说,一想到如此保重身体产下的孩子,可能永远不会叫她一声妈,心里很不是滋味。

      代孕中介“卖力”搭线

      “怀孕后,难免常会有退缩情绪,这时,代孕中介老板会对我软硬兼施。”琴韵说,代孕中介老板会每隔一两周打一次电话给她,除了关心,便是反复强调《代孕协议》,违背须支付高额违约金,被扣的身份证和户口本也别想要了,而顺利生产,余下的费用马上支付。

      中介老板“很会做生意”,把旗下的代孕妈妈按照学历、姿色、身高等分成若干等级,订单总费用划为20万元至40万元不等,先收取20%~60%不等的定金,一部分费用用于与医院及医生搞好关系,“偷偷地”做试管婴儿或人工授精手术;仅30%左右的总费用支付给代孕妈妈,“验货”前也只是支付其一部分。

      大专学历的琴韵,1米64的个头,如果并非有7个多月的身孕,姣好面容加苗条身材完全是个美人坯子,且体检结果表明无遗传病、传染病,身体健康,因此被列为中上等,此次若能顺利产子,能获得10万元。

      琴韵说,她在接受明志夫妇的订单前,在中介老板的安排下也见过几对夫妇,他们多是被确诊为不孕不育者,但他们嫌她学历没有本科以上,没有“成交”。而去年8月,特意从温州赶到广州对她进行“面试”的明志夫妇,觉得她面善,加上中介老板的极力好话推荐,“一拍即合”。

      “据我了解,有些委托方并非不孕不育,主要是女性担心生育费时费力又可能影响身材、影响事业,所以来下订单的。他们有时可能下单后毁约。”琴韵说,这时中介老板会磨破嘴皮子去游说,当然也有游说不成功的,倒霉的就是代孕妈妈了,不得不去做引产,非常伤身体。

      “还好,我的委托方,35岁左右的明志夫妇,的确是诚心需要代孕妈妈帮忙的。”琴韵说,她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从事拿身体换金钱的代孕“工作”,良心的不安让她觉得有难以承受之重。

      纵深

      “代孕市场”兴起的背后

      百度、Google一下“代孕”,可见代孕中介遍地开花,国内中文网站就有近百家,个个自称“正规专业”,还有广州等地的代孕中介机构纷纷看上我市潜在的市场,准备直接在我市设立办事处,开拓我市“代孕市场”,声称加盟“温州代孕网”,“年薪10万”。

      记者致电多家代孕中介网站的负责人,质疑其中介机构是否有营业执照或有关部门批准设立、有法律法规允许设立时,多数负责人辩称自己是在做公益事业,代孕妈妈是有爱心的志愿者,为不孕不育者提供志愿服务,网站收取费用仅是一点“劳务费”或公益事业赞助费,未从事商业活动,不需要营业执照,并称自己并未违反任何法律法规,国内没有任何一条法律禁止从事代孕中介这个行当。

      而早在2006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德博拉·斯帕尔出版《婴儿生意:金钱、科学和政治如何驾驭概念中的商业》就指出,“当父母购买卵细胞或者精子,当他们联系代孕母亲,当他们选择一个孩子来收养或者一个胚胎来植入,他们就是在进行一场交易。”

      一些代孕中介网站负责人还称,国家卫生部2001年8月1日起施行的两个行政法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和《人类精子库管理办法》的确作了如下规定:禁止代孕和买卖精子、卵子、受精卵。但两部法规仅针对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对规范代孕中介“几乎没有约束力”。

      不过,记者调查了解到,绝大多数代孕中介网站的“中介服务”并非仅限于“磨磨嘴皮子”那么简单。他们往往会与个别医院及医生等勾结一起,为了暴利结成利益共同体,在给代孕妈妈做试管婴儿或人工授精、婴儿出生等手术前,开具相关证明,秘密执行代孕“一条龙服务”。但“一条龙服务”能否顺利完成,全靠中介、客户和代孕妈妈三方的诚信与良心,没有任何规则约束。

      市卫生局有关人士告诉记者,“代孕”技术牵涉到伦理、道德、法律等诸多问题,《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已明确规定禁止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如有查实,定当严办。

      此外,市计生部门相关人士表示,代孕违反计划生育条例。未婚的代孕者生育本身就违反政策;已婚未生育的代孕者给别人代孕后就不能再为自己生育;而生育过的已婚妇女代孕更是严重违反计划生育条例。

      然而,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国内已婚者中不孕不育比例从2000年的10%上升到现在15%-20%左右,一些家庭无法通过自然方式生育后代的同时,迫切希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代孕则被他们认为是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正是有这么一批“代孕交易”的最大需求与拥趸者,才使“代孕市场”暗流涌动。

      如何不使代孕市场成为越来越大的社会畸胎,值得深思。

      声音

      “不为钱,谁会想成为代孕妈妈”

      市民朱小姐:代孕冲击着伦理道德的底线。有些人仗着有钱,像香港一李姓女明星那样为了保持所谓的身材叫嚣着要找人代孕,实在没资格为人母,可耻!

      市民张先生:有些人打着代孕的旗号,但并非通过试管婴儿、人工授精等医学技术,而是直接通过发生性关系受孕,这是不是近乎于卖淫嫖娼?应引起有关部门重视。

      市民吴小姐:我去年看过了好莱坞大片《代孕妈妈》,见识了代孕是怎么一回事。如果法律足够完善,规避出现“两个妈妈”现象以及抚养、赡养等问题,同时不存在伦理、道德等问题,代孕对渴求孩子的不孕不育者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好消息。

      市民金先生:如果不缺钱,哪个女子想成为代孕妈妈?怀孕有着各种各样甚至死亡的风险,如果代孕市场一时无法规范,请各界多关注代孕妈妈的生命健康。

      市民郑女士:一定要拥有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孩子的传统观念并不可取,可以引导大家通过收养等途径抚养孩子,视为己出。一个劲儿地去谋求“续香火”最终可能得不偿失。

    进入论坛讨论(温州话题)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徐琼峰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