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温州新闻 > 社会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都市渐现“职业乞丐” 面对职业乞讨且慢同情

  • 时间:2009年04月01日 12:25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在市区五马街上,一名妇女一路跟着两名行人乞讨,递塑料碗的动作娴熟,姿势长时间保持不变,有人称其为“职业乞丐”。王飚 摄    

     

        这名躺在地上的乞丐,如果行人不给钱,就发出呻吟以示抗议。 王飚 摄    

     

        两名乞丐坐在五马街一家鞋店门口休息聊天,抽完烟后,他们又“分头行动”了。 王飚 摄

      温州网讯 当你走在繁华街道时,冷不防被突如其来的乞丐抱住大腿,或紧跟在身后伸手要钱;当你开车停在路口的红绿灯前,突然有乞丐敲打车窗,或用掸子狠刷着车玻璃,或追逐着车子死命乞讨。面对着这些“职业乞丐”,你有什么感受?究竟该如何应对?

      日前,市政府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对强讨的和纠缠的流浪、乞讨人员,都要依法予以查处。有关部门希望市民不要轻易相信他们的“悲惨遭遇”,也不要轻易施舍钱物,奉献爱心应通过正规途径。只有断其“讨钱容易”的念头,让其失去赖以生存的空间,才能彻底解决职业乞丐问题。

      现状:纠缠不休令人反感

      近日,阴雨连绵的天气终于暂告段落,市区最著名的一条商业街——五马街上,人流又多了起来。临近中午,形形色色的乞丐开始陆续出现。

      靠近街心广场的一家服饰店前,一名头套塑料袋,裸露着上身,“展示”其高高凸起的背部的乞丐跪在地上。如果摆放在他面前的碗里长时间没有抛币的响声,他会开始用“哇、哇”的呼叫声提醒过路者。有人会吓得尖叫或捂眼躲开,有的则会“乖乖”扔钱。

      五马街西首路口,一家手表专卖店的门前,一位孕妇模样的女子跪在地上,前方铺开了一张白布,上面写着自己身怀六甲,可家里偏偏遭遇不幸等字样。这家手表专卖店的店长无奈地说:“天气一好起来,这些乞丐就会很快出现,赶都赶不走,过了一会儿还会再来,根本拿他们没办法。”

      这些孕妇等模样的乞讨人员,是否真的遭遇不幸?媒体对此曾予以披露,其中很大一部分并不是真孕妇,只是通过乔装以达到更容易讨到钱的目的。这种不劳而获的行为,同时也考验着人与人之间的诚信和同情心。

      五马街东首路口,一家餐饮店门前,3位头戴毛巾的中年妇女,左手拎包,右手拿着一只塑料碗。看到一辆出租车靠近停下,迅速上前打开车门,乘客出来还未站稳,塑料碗已递到眼前,“行行好吧,行行好吧。”被纠缠者无不眉头紧皱,满脸反感。

      在一句句“没零钱,没零钱”的躲避声中,这只塑料碗依然形影不离地跟着行人。这3名中年妇女有时还追随出10来米远,甚至纠缠到人们给钱为止。

      在五马街上工作了3年多的保安孙先生,对这里的乞丐颇为熟悉。他说,400多米长的五马街上,一般每天都会有几十个乞丐同时行乞,分布的密度不可谓不高,可以说是温州流浪、乞讨问题最集中的地段。这些乞丐有“学生”卖唱的、小孩玩杂耍的、寻亲寻医的、裸露残肢软磨硬泡的,方式五花八门,目的只有一个——讨钱。

      此外,在市区各交通要道的十字路口,如瓯海大道和梧白公路交叉路口、锦绣路与民航路、飞霞路交叉路口等,都是乞丐活跃的区域,市民往往称这些乞丐为“掸车族”。一旦有车辆停下等候红绿灯,他们就抱着孩子或单独行动,敲车窗、掸玻璃、作揖,甚至追赶着已经起步的车辆。其行为不仅存在着极大的安全隐患,而且影响了城市的文明形象。

      症结:高“收入”拒绝“自愿救助”

      据调查,在我市行乞的乞丐大致归纳为4种类型:一是有组织的团伙,即组织者掌控着一批乞丐,他们每天用三轮车等工具把乞丐拉送到繁华路段,像摆摊设点一样,布下位置,中途还会“查岗”、收钱等;二是松散型的小团伙,这些人大部分以同乡为主,甚至整个村都以乞讨为生;三是“个体户”,这类人大多有点艺术细胞,靠卖唱卖字等乞讨;四是一些真正突遭横祸等原因沦为乞丐。

      由于管理权限的限制以及难以认定“强行乞讨”,有关部门和单位面对日益精明的流浪和乞讨人员往往束手无策。位于五马街上的市旧城改建指挥部五马步行街管理办公室,其主要职责是对五马街上的卫生和沿街外立面进行规范化管理,该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说:“对于这些乞丐,我们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如今不能像过去那样,套上红袖章,拿个口哨就能对付,他们甚至会冲我们喊:‘你们管不到我们。’”

      城市行政执法部门的管理权限,也没有明确涉及对乞丐的管理。市城市行政执法局五马中队有关负责人说,对于辖区路面的乞丐,他们目前只能劝其离开,治标难治本。

      公安机关对强行乞讨和唆使组织未成年人乞讨者会进行强制处罚,但一些基层派出所民警表示,对“强行乞讨”的认定和尺度的把握上,需要做大量的工作,在现有警力有限的情况下,有时难免感到力不从心。

      由于五马街等繁华街道每天人流量较大,乞丐看准了这里的“天时”和“地利”,白天向游人讨,晚上则向成双成对的情侣讨,每天都可以保持较长的“工作时间”。

      保安孙先生说,他曾经问过一个裸露上身乞讨的小孩,为何不回家而要上街乞讨?小孩回答:“是家里人把我交给老乡带过来的,这样家里每月都能按时收到钱。”知情人士透露,一般情况下,五马街上的乞丐每人每天都有数十元到近百元的“收入”。正是受经济利益的驱使,才使这些乞丐视乞讨为“职业”。

      针对乞丐问题,我国目前采取的是“自愿救助”政策,明确反对“强制救助”,只有当乞丐向政府伸手求助时,才会把他们送到救助站。市救助站党支部书记麻煜臻介绍,在救助站里,被收容的乞丐会得到食、宿、医及返程路费等四个方面的救助。然而,职业乞丐们对“自愿救助”并不感兴趣,他们宁当乞丐也不愿意轻易离开温州。即便被送走,没过几天,他们可能会卷土重来。今年1月11日,鹿城公安分局南浦派出所曾将8名甘肃籍乞讨人员送到市救助站,其中有4名小孩。可没过几天,他们就坚持离开救助站,不是返乡,而是在温州“重操旧业”。

      为什么这些乞丐的手喜欢伸向路人,而不愿意伸向政府?为什么“自愿救助”政策显得颇为无奈?麻煜臻说,当乞丐将乞讨行为演变为一种职业后,其收入远远超过救助站给予的救助,哪个乞丐还愿意进救助站呢?此外,自愿救助的政策,意味着工作人员遇到乞丐只能好言相劝,并分发“救助告知卡”,如果对方不来就爱莫能助。

      出路:组建综治队伍常抓不懈

      日前,市政府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工作的通知》,明确提出对强讨的和纠缠的流浪、乞讨人员,都要依法予以查处。

      《通知》提到,各级公安部门要履行对街头路面流浪乞讨人员的管理职责,告知其向救助管理站求助。对在公共场所、交通要道强讨索要、纠缠行人或露宿,扰乱公共秩序和交通秩序的流浪乞讨人员,应依法予以查处;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法律责任。各级城管执法部门在执行公务中,对流浪乞讨人员违反城市管理法律法规的行为,应依法予以查处。

      一些市民认为,现在大多数乞丐行乞已不再是出于贫困,因此也不是需要帮助的群体。乞丐大多数在闹市区乞讨,卫生习惯较差,垃圾随手丢弃,影响市容观瞻。公安、行政执法等部门应共同组建一支综治队伍,赋予卫生、治安、行政执法等管理权限,明确权力,落实责任,形成一股“合力”,对乞丐开展有针对性的管理,首先在五马街上开展试点工作。对于有组织的乞丐幕后组织者,所谓“擒贼先擒王”,应对其予以深挖、重点打击,但要避免成为“一阵风”,或者只是“走过场”,要常抓不懈。

      据悉,外地一些城市针对乞丐问题,曾专门设立“禁讨区”,但大都流于形式。我市曾于2004年确定府前街等多条道路为“禁讨区”,但最终因多种原因而暂缓设置。有关人士指出,针对五马街等乞丐集中的路段,可以召集成立“义务劝丐队”,让广大志愿者和热心人参与进来,形成齐抓共管的局面。但也有人表示,对乞丐的管理是一项“时态性”的工作,“义务劝丐队”很难长期坚持下来。

      针对路口“掸车族”长期存在的现象,一位交警认为,不少驾驶员出于同情,往往会给这些乞讨人员一点钱。也正是这个原因,才让这些乞讨人员觉得有利可图,从而长期利用市民的这种心理,继续无休止地乞讨。换句话说,就是市民的这种盲目同情,给这些乞丐提供了生存空间。

      麻煜臻认为,对于那些遭遇不测和临时有困难的乞丐,要给他们创造必要的条件,让其顺利回家。面对一些职业乞丐的乞讨行为时,广大市民不要轻易相信他们的“悲惨遭遇”,也不要轻易施舍钱物,奉献爱心应通过红十字会、慈善总会等正规途径。只有坚决对职业乞丐说“不”,让他们断了“讨钱容易”的念头,失去生存的土壤,才能彻底解决职业乞丐问题,让乞丐不再成为城市的“另类风景”。

      记者 王飚 通讯员 汤龙峰

    进入论坛讨论(温州话题)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林振将
  • 昵称: 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