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温州新闻 > 社会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瑞安男子越境赌博沦为人质 浙滇警方联手营救

  • 时间:2009年03月23日 04:28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图为缅甸一家赌场内景。图片为浙江省公安厅提供。

      温州网讯 60岁的张东一手握拳,一手掐进柔软的沙发椅内,有些浑浊的眼睛盯着瑞安市公安局办案民警,显得很无助。本月20日,张东坐在瑞安市公安局辖区派出所内,向记者讲述自己儿子被困缅甸赌场后,他们全家经历梦魇般的20天。

      本月19日,瑞安警方接到一个报警电话,电话那头是张东苍老且颤抖的声音:“我的儿子张明今年20多岁,被人带到缅甸赌博输了钱,现在被扣押在缅甸小勐拉一家赌场内。我一家人四处借钱,筹了20万元汇给赌场,但是张明至今仍未回家。”

      报警电话惊动瑞安、温州两级警方。据警方透露,这是温州警方首次接到涉及边境赌场扣押温州人质的报案。浙江省公安厅治安总队行动科副科长林景夫称,温州警方已向省厅上报了瑞安市男子被扣押在缅甸赌场的案件,目前浙江省公安厅已与云南省公安厅取得联系,打击、解救工作正在开展。 

      ①赌场电话逼债

      张东原先以为,儿子张明这次去云南跟往常一样,帮别人签一些货单,转手一些货物。“他平时自己赚钱自己花,我们两个老人收入很低,也不过问他的经济来源。”上月3日,张明带了一些简单的行李,向父亲张东丢下一句“我出差几天”,便匆匆离去。

      然而张明一去20多天毫无音讯让张东一家开始紧张。“去年,他都没做什么生意,呆在家里的时间很多,这次一走比以前时间都久。我们开始有些担心,但是他的手机却是停机的。”

      上月27日中午的一个电话,让张家一时慌了手脚。电话是打给张明的姐姐张丽的,电话那头的男子自称阿龙,瑞安本地口音,“你弟弟在缅甸赌场输了钱,现在人被他们扣押了,你们赶快准备20万元钱汇过来,不然我不知道赌场的人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人命关天。”当时,张丽以为是弟弟的朋友在开玩笑。

      “不可能,如果我弟弟要钱,为什么他自己不打电话过来,为什么让你打电话来?”张丽不相信,随即挂掉电话。但是,自称阿龙的男子在接下去的6天内不断地来电,要求张家能够汇钱赎回张明。

      “我是他的朋友,小张已被带到山上了,你们赶紧想办法吧,人命关天,我只能这样跟你们传话,真的出了什么事就太晚了。”本月3日晚,阿龙发来最后一条催款短信。

      本月5日,一个陌生的号码打入张丽的手机。对方说着一口并不流利的普通话,威胁张丽立即准备20万把张明欠的赌债还了。否则,张明就活不了了。还是有些怀疑的张丽要求对方让弟弟听电话,得到了对方的答应。不一会儿,电话那头传来了张明虚弱的声音。

      “随便你们怎么样,借高利贷也好,卖房子也可以,赶快给他们汇20万。”张明在电话那头虚弱呻吟着,一句话没说完,电话就断了。

      听到弟弟的声音,张丽哭了。这时,她相信,弟弟确实被扣在缅甸的赌场,而且正在遭受非人的折磨。“他平时是个很阳刚的男人,说话粗声粗气。现在听起来一点力气都没有。”张丽说。

      紧张的气氛瞬间蔓延开来。在随后的几天,张东的侄子、侄女、张明的表哥也先后接到赌场的电话,张家所有的亲戚,只要与张明关系好的,都被要求赶紧汇钱。张丽说,陌生男子还打电话来说,他每打电话向张家催款一次,如果张家钱没有汇来,他上面的老板就用鞭子抽他20下,每次他被老板抽20下,他就去抽张明40下。

      张东没有工作,张明的妈妈靠收废铁维持张家的日常开支,一个月不足千元。20万,对张家来说是天文数字。张丽整日以泪洗面,她说,近日晚上她睡下时,想到的都是弟弟被折磨的场景,最怕赌场撕票,她连续失眠。

      ②卖房借钱赎人

      本月10日,赌场方开始显得有些不耐烦。当日中午,张丽又一次接到赌场陌生男子的电话:“明天,如果你们不汇钱,20万我们不要了,张明的命,也不要了。”张丽一听连忙说:“汇,我们马上筹钱汇,还少一点,明后天就给你。”

      张东说,随后的两天,张家所有的亲戚你一千我两千地凑钱,老家的房子也托人变卖。钱不够,亲戚们再出去向朋友借。

      本月14日,张家将20万元现金汇入赌场联系人指定的帐户。钱汇出后,张丽连忙按照赌场联系的人电话回拨过去,陌生男子称,赌场收到钱后,张明就安全了,现在他们已经放了张明。

      直至本月15日上午,张东的侄女才拨通张明的手机。张明说,现在他可以在酒店内自由走动,也可以吃饭睡觉了,但是当家人询问张明何时能回家时,张明便挂掉了电话。

      本月16日,张明发给张丽一条短信,称自己现在在缅甸小勐拉某酒店副楼一层,至今仍有两个人每日跟着他,他还是回不了家。

      钱已汇到,人却不能回来,究竟是怎么回事?张家人万分焦虑。本月17日,在张丽居住的二层平房内,张家亲戚围着一张破旧小木桌召开家庭会议。

      再要钱,张家已经不可能再凑到钱了。但是张明迟迟回不了家,张家人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在外受苦。有亲戚说,他在网络上看到,缅甸赌场扣下人质,对人质的折磨非常凶残,如果张明还不回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张东的侄子说,他听说缅甸的赌场方是守信用的,但是,他们给了钱,为什么迟迟不肯放人。一家人把自己打听到的消息都说了一遍,但没人知道赌场为何不放张明回家。

      “报警吧。”20多日的折磨,已让60岁的张东难以承受。最终张家决定向警方报案。3月19日,张东拨打瑞安警方报警电话。

      据警方初步调查,张明是同两名朋友一起以到云南看玉矿为由离开瑞安的,随后三人便偷渡出境。三人出境后来到缅甸小勐拉一家赌场内,免费领取了40万元的筹码,张东认领了其中20万元,随后三人将筹码输光。

      ③警方联手营救

      边境赌场虽屡禁不绝,但一度还只是为祸邻近边境的省份,而近年来,已有渗透内陆省份之势。林景夫告诉记者,近年来,在我国云南和缅甸、老挝、越南等国交界的境外一侧,先后建起了数十家赌场,这些赌场大多由我国公民投资经营,吸引、诱骗中国公民越境赌博。

      2005年开始,我国边境公安机关重拳出击、持续打击,80多家赌场先后关闭,只剩下12家赌场惨淡经营。随着赌博业的衰落,一个新兴的“产业”衍生——高利贷公司到中国境内拉人参赌,甚至绑架后直接勒索。

      2008年下半年,边境赌场针对中国人的绑架、伤害、杀人案件频频发生,并且呈传销化发展态势。浙江、山西、河南先后告急。

      2009年春节前,浙江省警方在云南省警方的大力协助下,成功解救了10名被缅甸赌场非法拘禁长达数月之久的浙江籍赌客,并抓获了5名犯罪嫌疑人,这是我省近年来一次最大规模的针对辖区内公民被困边境赌场而采取的跨国大营救,其过程可谓惊心动魄。今年2月23日到3月6日,浙江警方展开第二次营救,解救了被扣押在境外的39名人质。

      林景夫称,跨境赌博,一脚在国内,一脚在境外,违法行为发生在境外,增加了打击的难度。为此,在2008年12月11日,浙江省治安总队在浙江东阳召开了一次会议,云南省治安总队董副总队长带领云南省与境外赌场接壤的几个口岸公安局负责人远赴浙江,与浙江省治安总队及下属各市县治安部门还有出入境、宣传处等部门的同志共同探讨打击跨境赌博问题。

      此次会议建立了一个融打击、解救与宣传于一体的两省协作机制。在两省之间建立的这个警力协助平台中,云南主要承担三个工作:解救人质、提供12个赌场的照片证据、情报共享。林景夫透露,在以往解救过程中,人质多数来自浙江三门、舟山、奉化、桐庐等地,浙江省公安厅首次接到温州地区有人质被扣押在缅甸。

      ④骇人听闻的赌场酷刑

      尽管边境赌场是非早有传闻,但仍有不少人被所谓的赌场“经纪人”以亲戚、好友、老乡的身份骗往境外。昨日,亲历警方解救行动的《南方周末》记者吕明合称,一旦沦为赌场人质,好比进入人间地狱,赌场会对人质实施各种酷刑,以逼迫人质家属偿还赌债。

      “例常的体罚是进逼单房(赌场囚禁赌客用于逼债的牢房)的人要上的‘第一堂课’,如从早上一直到凌晨站军姿,骑在其他人质身上学狗叫,喝自己的尿水,这仅仅是开始几日的过场。随后的钉屁股,‘滴蜡’、夹指甲、‘水牢’以及脱光裤子对生殖器的凌辱,更是不堪入目。”吕明合说,一些被救回来的人质在赌场里逼单房遭受了各种“刑罚”。打手们穷尽自己的想象,弄出各种各样的折磨方式,让赌客在无法忍受的情况下,向家里要钱。

      凡在逼单房里呆过的人,全部脚都残废的,根本走不了路。有的赌客在逼单房内被打得吐血,大便都打出来了,被打晕过去,冷水浇醒了两个人扶起来又打,以前电视剧和电影里看到的刑罚,这里都遇到了。也有把手指甲夹出来,毛竹签一根根插进去,然后用老虎钳把手指甲拔出来。还有把两三寸的铁钉子,打在屁股上,血汩汩流出来,就用卫生纸贴一张上去。血干了两天后,又在老地方用铁钉打上去。如此反复,三四次过后,卫生纸上长出了咀虫,虫子长大了,逼赌客用嘴巴去吃掉。

      赌场正是利用赌客家人的心理,这样一来,不管有没钱,家里人听了,肯定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也要把赌客赎回来。吕明合说,以他采访过程中的了解判断,境外赌场主要是图财,一般情况下,只要给了钱,赌场就会放人,张明迟迟未归,最大的可能就是欠下的赌债不止20万。当然,也不排除一些赌客执迷不改,继续参赌的可能性。

      记者 金熠

    进入论坛讨论(温州话题)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林振将
  • 昵称: 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