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温州新闻 > 要闻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街头巷尾热议两会:看看百姓新愿景

  • 时间:2009年02月27日 06:55 稿源:温州网-温州日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两会过后,老百姓身边的实际困难能不能得到及时解决?温州经济社会发展能否更加和谐?今日本版特选登八位市民、村民的愿景,看看他们对未来的期盼。
  • 【专题】2009年温州两会

  •         期盼就医看病更方便

            讲述人:严晓琴 (市区上陡门二组团退休职工)

      我刚刚退休,衣食住行觉得还挺称心的,就是觉得看病这事挺不顺。生病不仅人难受,这看病的过程也很折磨人。就说去年吧,让我对“看病难”这回事有了深刻体会。

      当时,我母亲经常要进行术后复查。手术是在我市最大的一家医院做的,每次复查前,我都一大早去排队挂号、到专科帮母亲开出B超复查的单子,再到B超室排队预约,做完这些,一般都是中午了。等到真正检查,很可能是两三天后的事情了。照一下B超,不过几分钟的事情,却要耗上一天甚至更多的时间。特别是老人,一定要有人陪同,当时我没有退休,还得一次次请假出来。

      去年底,我的弟妹因为甲状腺有问题需要手术,到几家医院一问,手术竟然要排到今年,床位紧张得不得了。几经打听,托了好多关系,好不容易才住进一家市级医院,把手术给做了。经过这几次事情,我真觉得要是看病方便了,老百姓的生活才算真正方便了。

      女儿拿着这几天的报纸告诉我,说“看病难”这问题,在两会上很受重视,政府要下大力气解决呢,听说接下来医院还会扩建,社区的医院也要好好发展,我打心里高兴,希望有一天,不论大病小病,大家都能顺利看好病。

      林赛君 整理

            期盼餐桌食品更安全

            讲述人:陈小敏 (华夏银行职员)

      我的孩子六个月大了,给孩子吃东西,一家人可以说是小心翼翼。说实话,我自己也很难用什么科技手段来检查,一般总是相信大品牌,相信信誉高的商家,但是自从“三聚氰胺奶粉”事件出来后,我就觉得单靠相信品牌,好像也不是那么安全。

      为了吃得放心,我婆婆就干脆在乡下老家种了些蔬菜,养了些本地鸡,隔几天送点过来,算是真正的“纯天然,无污染”。可这点东西,家里人都省给孩子吃了,也不是长久之计。老人小孩,特别要吃健康的食品,但是我走进菜场还真有点“下不了手”,时不时出现的有关食品安全事情,让我觉得买什么都要多考虑一下。

      都说民以食为天,这餐桌上的安全最不能马虎。虽然“瘦肉精”、“红心鸭蛋”、“有毒多宝鱼”的事情都不是最先出在温州,但是觉得市面上许多提供给百姓的食品还是缺少有效的监管。而咱们温州有很多知名的食品,像鸭舌、鱼饼等,逢年过节我还买来送给外地的亲朋好友,万一这食品安全过不了关,那不仅影响了人的健康,也影响了家乡的形象。

      听说国家今年要出台《食品安全法》,现在开两会了,代表委员能不能想想办法,给咱们温州百姓的餐桌好好把把关,让市民吃得安心,吃得健康。

            林赛君 整理

      期盼早日住上三层楼

      讲述人:袁少琴 (瑞安市林中村村民)   

      我家住在瑞安市飞云镇林中村。这是一处风景秀丽的江南水乡,但我的生活却并不如意,困难主要来自于住房。我家只有一间不足40平方米的平房,是父亲留下的。自打我记事起,就和父母一起住在这里了。那时候,这间房还挺宽敞的。

      然而,随着3个弟弟的出生、长大,小平房逐渐让人觉得压抑起来。前厅挤着3张床,里间则摆满了农具,连张吃饭的桌子也支不开,但是村里没有用地指标,我们只能忍耐。

      后来,我结婚了,住在夫家。留下妈妈和弟弟们在小小的房间里穿梭来回。几年后,大弟弟也有了3个儿女,只能无奈地在村里租房居住。二弟没有婚房,至今讨不上老婆。已经是两个孩子爸爸的三弟,却只扯了一张结婚证,婚房也没有办法解决。

      今年我已44岁。全家依然只有这小小的一间平房,光线昏暗,雨天漏水。但村里没有土地指标,我们建不了新房。其实我知道,整个村子已经14年没砌过新房了。

      所以,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有一块宅基地,能找亲戚凑点钱,盖上一间三层房。让母亲和大弟一家住顶楼;让二弟、三弟住二楼,顺顺利利地把婚结上;我自己可以住在一楼的里间,把外间当成厨房,每天照看他们的饮食起居。

      王晟 整理

      期盼周围空气更新鲜

      讲述人:潘阳 ( 市区金开利花园A幢居民)   

      春季开始,我和家人的鼻子又要“遭殃”了。我2005年开始住到金开利花园,这么多年来,一到春夏季,就一直要忍受来自附近工业区的臭气。家里的窗户,一年四季都很少开,一开就受不了。冬天由于风向变了,稍微改善点,但是春夏季的臭气严重影响我们的生活,我的同事住在新田园,也是一样的情况,他家里一年四季都不开窗。

      我的工作经常和医务工作者接触,了解到这些来自工业的废气、臭气对人的身体有很大危害,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肯定会影响健康。为此,我和小区的一些居民向环保部门反应了好多次,我自己也打了不少电话。

      前两年,有关部门也介入调查,特别是市政府对扬府山垃圾填埋场的改造,大大减少了来自垃圾场的臭气,但是来自涂田工业区等地方的工业废气,还是非常严重,环保部门前脚走,后脚工厂又偷排了。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不仅生活品质大打折扣,我们也更为自己的健康担忧。

      这几天看报纸和电视,挺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都对老百姓的生活环境很关心,把环境保护作为讨论的重点,这让我挺高兴的,也盼着这次两会开了,能有真正处理空气污染的办法出来,让大家能真正拥有美丽清新的家园。

      林赛君 整理

      期盼更关爱新温州人

      讲述人:李传生 (人本集团行政经理)   

      9年的时间,温州在我眼里早已成为最亲切的家乡。在这里,我与来自安徽的妻子组建了温暖的小窝,各自的工作很顺利,公司帮我们把户口正式落在了温州,我的父母也不远千里从老家山东来到了温州。

      与初到温州时相比,温州人对外地人的态度有了挺大的改观,更多的温州人开始尊重我们,对我们的付出给予肯定。不过,如果到菜场买菜不懂温州话,总还是要吃些哑巴亏的。

      现在,我们通过按揭贷款的方式在温州有了自己真正的家,不过在我身边,很多外来人员只能租房子住,买房子实在是件困难的事情。还有,一些企业对新温州人的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等待遇没有真正落实到位,新温州人的权利还未能真正得到保障。

      我们的小孩才15个月,但我们两口子已开始担心孩子上学的问题了。这也是老乡们聊天的一个重点话题,我们真的很希望第二代新温州人能够和温州人的子女一样,走进好学校,接受良好的教育。

      听说这几天市里开两会,我希望有更多的代表委员新温州人,为新温州人说话。

      夏晶莹 整理

      期盼道路交通更畅通

      讲述人:许超 ( 温州鹿城外贸有限公司员工)   

      我是个普通的上班族,每天往返于位于灰桥的家和在小南门的公司之间,这段说长不长的路,总要花掉我不少的时间。赶着上下班的高峰期,在公交车上颠簸半个小时,已经让我从最初的焦急,到后来的习惯,以至现在的麻木和镇定自若。

      从灰桥出发经黎明西路再到人民路最后拐到小南门,这三条路几乎全是交通的重灾区。车多路窄是交通拥堵的主要原因,而不遵守交通规则的市民更是添了不少乱,行车的走路的闯红灯、乱超车都成习惯了。

      虽然拿到驾照已经好几年,可是我一直下不了买车的决心,这种路况太折磨人,现在顶多行车难,买了车还有停车难的问题。一次与朋友驾车外出,结果在江滨路上绕了两个来回,愣是找不到停车处,我们最后不得不把车放得挺远,然后走了10多分钟才走到吃饭的地方。

      今年的两会,我通过报纸、电视看到不少代表和委员提到了交通问题,也提了不少建议。我觉得温州城市小人口多,交通已经成为发展的一大阻力,政府应该多修道路,控制私家车的盲目发展,大力发展公共交通设施减轻城市交通压力,而每位市民包括车主、行人都应遵守交通规则,安全出行。

      夏晶莹 整理

      期盼教育资源更均衡

      讲述人:章文静(机关工作人员)   

      是花更多经费、精力择名校,还是选择附近的辖区学校?打乐乐从上幼儿园开始,我们一家就一直冲着前者而“奋斗”。

      现在都是独生子女,大家都是尽量给孩子提供一个好的教育环境,生怕一开始就输在起点上。乐乐快上幼儿园时,我到处打听幼儿园:新城这边的辖区幼儿园不够有名气,附近的私人幼儿园教学质量没有保障,最后还是交了1.8万元集资费,削尖脑袋把孩子送到伯爵那边一家声望不错的幼儿园。

      等孩子上了大班,小学择校问题又成了我们夫妻俩的心头病。托关系、找熟人,还是那句话“赢在起点”,我们交了5万元择校费挤进名牌小学。

      然而,择校的麻烦也接踵而至。从新城开车送孩子上学,再赶来上班需要一个多小时,天蒙蒙亮就要把孩子从被窝里“拖”出来。最后索性出租了新城漂亮的小家,一家三口挤在九山学校附近的老宿舍,就一个单间。

      “大家都想让孩子轻松一些。”同租的3户人家都和我们有一样的经历。想起放弃舒适的安乐窝,我有时也为这几年“奋斗”感慨:今后,如果每个社区学校的教育资源都均衡一点,家长或许不用花钱、花精力如此“折腾”择校了。

      之宏 叶绿 整理

      期盼有就业过渡平台

       讲述人:吴哲(大学毕业待业在家)  

      大学毕业回家已一年,我每天一早起床,按时找工,一般在报纸和网络上查找各种用工信息,合适的工作却至今还没有着落。

      我读国际贸易,在当年是热门专业,谁知一毕业就不巧碰上金融危机。我们这批专科生想在人才市场上脱颖而出,就更困难了。用人单位往往要求具备工作经验、专业技术的人才,我们刚刚毕业的学生哪来那么多经验和技术呢?

      父母劝我去自家厂里帮忙,也愿意拿钱出来让我和朋友创业。但我只想凭借自己的实力努力找份工作,想从基层做起积累经验。为了争取更多机会,我一口气买了4套不同款式的正装,备了好几份不同格式的简历;今年开春连着好几场招聘会,我一看到外贸、金融或是证券企业就递上材料,换家面试单位就换套服装。几个在家待业的同学还组成了“求职同盟”,一起求岗觅职,甚至到宁波、绍兴等地的招聘会碰运气。

      这两天看“两会”的新闻,知道政府今年会拿出5万个就业岗位。我想5万个岗位里面,一定有属于我的饭碗吧。我们大学毕业生并不怕吃苦,怕的是缺乏经验,缺乏积累经验的机会。如果政府、学校和用人单位能为我们提供一些见习岗位,让我们在就学和就业间有一个过渡的平台,就业或许并不那么难。  

      之宏 科特/整理  

     

    进入论坛讨论(温州话题)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姜巽林
  • 我来说两句:
    昵称: 答案: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