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温州新闻 > 社会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网友遭遇网约陷阱 记者暗访

  • 时间:2008年12月08日 06:52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与“小芸”碰面
     进酒吧
      出酒吧
      “小芸”消失在夜色中

      年轻女子约网友见面,地点都在下吕浦某酒吧,女子熟练点单后,服务员告知上菜前需提前埋单,并且价格很高,是巧合还是另有名堂?

      日前,陆续有市民向工商部门和本报反映,称在网上遭遇“网约陷阱”。他们均称自己被“美女”忽悠,少则数百元,多则上千元。

      真有所谓的“网约陷阱”出现?如果存在,她们又是如何“运作”的呢?连日来,记者兵分三路对此进行暗访。

      遭遇——

      十多网友遭遇“网约陷阱”

      32岁的小页(化名)有网聊习惯。12月1日,他在QQ聊天室“同城聊天、温州房间”里,遇到了一名叫“静雪”的网友,没聊几句“静雪”就提出见面。“静雪”称,自己出来约会不想离家太远,让小页到位于双龙路的鹿城消防大队下吕浦中队(以下简称消防中队)门口等。

      当晚8时许,两人见面。几分钟后,在“静雪”的引领下,小页来到市区下吕浦某酒吧。

      小页说,“静雪”脱口而出点了爆米花、鸭舌、瓜子和茶水。服务员上菜前告知小页需提前埋单295元。小页一听很疑惑,“即使更高档的酒吧也没有这样的高价啊!”小页当即提出让服务员给发票,但服务员告知“财务人员在杭州,没有发票。”最终,小页只收到酒吧给的一张收据,上面写着“酒水+饮料共消费295元。”

      小天(化名)也遭遇了类似的经历:他在网上认识一名叫“亭亭玉立”的网友,也约在消防中队门口等,随即跟着她进入下吕浦某酒吧。 “亭亭玉立”在酒吧点了爆米花、开心果、瓜子、两杯茶和一杯饮料,共花费315元。小天称当时他就怀疑那名女网友是托,于是匆匆结账后离开。当晚11时许,小天再次登录“同城聊天、温州房间”,发现“亭亭玉立”仍在线,他赶紧在“房间”里发出提醒,要求大家警惕这类“网约”。“想不到这一条提醒信息竟引来10多条回复,回复者都称有类似被骗经历,有人说自己约的女网友还点了2瓶红酒,花了1000多元。”

      试探——

      “小杨”、“小芸”从网海中浮出水面

      根据网友们提供的信息,12月4日,记者以两个不同的QQ号码,进入“同城聊天、温州房间”聊天。很快,那名叫“静雪”的女网友与记者开始聊天。她称自己叫杨佳,可以叫她“小杨”,在温州一家化妆品代理公司做市场策划,北方人,25岁。记者问做什么化妆品代理时,她回复称是没什么名气的牌子,不愿透露。

      没聊多久,“静雪”就约记者见面,她把时间定在12月5日下午5时30分,并索要了记者的手机号码,称到时会主动联系。

      同时,又有一网名为“冰月清秋”的女子与记者的另一个QQ开始聊天,她称自己叫“小芸”,辽宁人,26岁,在温州一家广告公司里当策划。当记者问广告策划做些什么工作时,她没回答,约记者先见面再聊。“小芸”将见面时间约在了12月5日晚上7时,同样索要记者号码,同样称到时会主动联系。

      “小杨”和“小芸”都称自己长相漂亮,单身,独居。

      12月5日下午4时许,记者的两个手机先后接到陌生来电,她们便是所谓的“小杨”和“小芸”,她们都约了记者到双龙路的消防中队附近等候。 

      暗访——

      “小杨”找借口最终选择某酒吧

      12月5日下午5时32分,“小杨”如约打来电话,称已下班,问记者是否出来见面。记者应允后,“小杨”称半小时后在下吕浦一咖啡吧门口见面。

      晚上6时20分,记者来到约定地点。等到晚6时43分,“小杨”给记者发来手机短信,让记者走到消防中队门前等她。

      晚6时58分,“小杨”终于出现,圆脸,长发披肩,体型稍胖,一袭黑衣,身高1.6米左右,年龄大约25岁,与其中一网友爆料的对象特征吻合。

      “我可是第一次见网友。”见面后“小杨”一副害羞状。“去喝点热饮吧,我好渴。”“去酒吧坐坐吧。”“小杨”提议,并带着记者朝交叉口一家酒吧走去。但走到一半,“小杨”改口称这家酒吧音乐太吵,不适合聊天。见记者执意要去,“小杨”又说这家酒吧还未营业,要求记者换一家。但记者发现,该酒吧有人进出,已经营业。

      “不知道这家怎么样,我还没去过。”晚7时15分,“小杨”看中了下吕浦某酒吧。这家酒吧位于一幢居民房的一楼,酒吧外霓虹灯闪烁。

      “小杨”欲强行拿走消费收据

      酒吧面积约50平方米,靠窗一侧设有三张桌子,其余地方摆着10来张凳子。

      “我要坐里面。”“小杨”先选了一个光线较亮的位置坐下,记者背光而坐。随即,服务员递上菜单。还未等记者翻开,“小杨”先点了一杯菊花茶、一份水果拼盘和一份爆米花。紧接着,她又说自己很喜欢吃鸭舌,要求点一份。

      光线昏暗,记者只能隐约看清菜单标价:菊花茶36元,爆米花48元,鸭舌68元,水果拼盘68元。“你这里的东西怎么这么贵?”见记者如此问,“小杨”瞟了一眼服务员,道:“那接下来你点吧。”在记者点单时,“小杨”称自己很喜欢玩蜡烛,便双手罩住蜡烛,灯光变得更昏暗,记者根本看不清菜单标价,只好点了一罐雪碧,要价20元。随后,“小杨”又点了一包抽式纸巾,要价15元。

      不到两分钟,服务员便过来要求埋单,共消费255元。记者要求开具发票,服务员说:“财务人员出差了,只能开收据。”许久,服务员拿来收据,款项内容为:茶水、小吃,备注栏内盖有“某酒吧财务专用章”。

      “收据给我吧!”“小杨”以看看为由,竟拿走了收据。“那不行,我要等他们财务回来换发票。”记者趁机拿回收据。见收据被拿回,“小杨”脸上掠过一丝不快,冒出一句:“你这个男人真小气。”

      谈话期间,“小杨”不断强调,出来玩开心最重要,不要太在乎钱。晚7时50分许,“小杨”问记者有无事情要忙,要不先走。于是,记者跟着她离开了酒吧。

      车内守候等待“小芸”现身

      当第一路记者进入酒吧暗访时,第二路与“小芸”约好的记者,正守候在酒吧门外的一辆车里,观察动静。

      时间已是晚上8时30分,“小芸”迟迟没有拨来电话。在等待的时间里,记者发现,又有两对男女先后从下吕浦消防中队方向过来,不久双双进入下吕浦某酒吧。

      其中一对男女从酒吧门前走过,片刻又折回来,两人边说话边进了酒吧。借着灯光,记者发现,该女子身材高挑、留一头长发、穿一件白色羽绒服。这与一名网友爆料中关于“小芸”的外貌基本相符。那么,这名白衣女子究竟是不是“小芸”呢?

      当他们二人进酒吧后,记者随即两次拨打“小芸”的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

      一直等到晚上9时许,二人才从酒吧出来,白衣女子匆匆离开。几分钟后,记者接到“小芸”电话,她称自己刚才在洗手间,手机没带身边,所以没听到电话声。

      “小芸”也让记者在消防中队门前等候。

      “小芸”迟迟露面三拒记者提议

      晚上9时45分,记者在消防中队门前等了15分钟后,“小芸”才打来电话:“你朝对面看。”马路对面的一家理发店前,一名年轻女子正在微笑,她说自己就是“小芸”。

      记者发现,“小芸”与半小时前进酒吧的那名白衣女子极为相似:长发、高挑、白色羽绒服。

      记者提出往双龙路西向走,但“小芸”拒绝了。“还是往那边吧”,随即带着记者朝下吕浦某酒吧所在的方向走去。

      到了酒吧门前,记者又提出去江滨路一带玩,“小芸”又拒绝了,她说只想在附近逛逛。

      “小芸”转头看了一下下吕浦某酒吧的招牌,说:“天好冷,要不去里面坐坐?”记者表示,这家酒吧规模不大,要不换一家大点的?“小芸”称自己没来过这家,就这里坐坐吧,随即很熟练地带着记者找到了酒吧的门,进去后,“小芸”面带惊喜地说:“哇,这里环境还真不错。”

      记者选择了一张靠窗边的位置坐下,酒吧里,还坐着两对男女。

      三次欲点“鸡尾酒”说要增加情调

      “小芸”先点了一份鸭舌、一份鸭脖子,正当她继续想点时,记者提出要看看菜单。当记者翻看菜单时,“小芸”双手罩住桌上的蜡烛取暖,但烛光被遮住后,菜单标价几乎看不清楚。记者于是掏出手机灯光照亮,又点了一份爆米花、一份牛肉干、一杯热牛奶和一杯菊花茶,共花了317元。

      过了五六分钟,“小芸”又提出是否喝点鸡尾酒,记者装作没有听见,扯开话题。

      又过了几分钟,“小芸”说:“不知道这里鸡尾酒的味道怎么样。”记者说,你的热牛奶都没喝完呢,喝完再点吧。

      很快,一杯热气腾腾的牛奶被“小芸”喝完了,她又说:“我喜欢喝鸡尾酒,这样比较有情调。”记者随即问她平时都在哪里喝鸡尾酒,“小芸”一时没答上来。记者又提议,江滨路有几家酒吧的鸡尾酒调得不错,要不去那里品尝。“小芸”表示自己懒得动,在这里感觉很舒服。

      见三次都被记者拒绝,“小芸”开始不多说话。过了不久,“小芸”以自己要回家睡觉为由,提出离开。

      追踪—

      “小杨”换了“马甲”继续忽悠

      第一路记者与“小杨”离开酒吧后,“小杨”称要去一家便利店,让记者先走。记者提出要送她回家,“小杨”又称要去一家店里买布娃娃,便匆匆进了那家店。

      第二路记者与“小芸”离开酒吧后,“小芸”朝附近小区走去。在小区里七拐八拐后,消失在夜色中。

      为了验证“小杨”和“小芸”之前与爆料的网友确实接触过,记者将她们“134”和“132”开头的手机号码掺杂在10个不同的手机号码之中,有几名网友很快选出了这两个号码,他们表示,之前和他们联系的,正是这两个号码。

      记者又出示暗中拍摄的“小杨”和“小芸”的照片,但几名网友称基本能确认就是她们。

      12月6日,记者再次用另一个QQ去加“小杨”时,也很快通过了验证。“小杨”很主动地与记者聊天,也称自己叫“杨佳”,北方人、25岁,唯一不同的是,这次她称自己是做广告策划的,而非化妆品代理。

      据工商部门提供的一组数据,近期有多起投诉是关于“网约陷阱”的,消费地点都在下吕浦某酒吧。

      记者胡建国叶淦曹曙婷陈侄辉

    进入论坛讨论(温州话题)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叶因易
  • [21791]网友: ip地址:[ 125.108.167.*] 于2009-04-08 17:57 发表评论:

      怎么这样严重的问题就没有单位来管的呢


    网友评论 1 条,查看全部 昵称: 答案: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