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温州新闻 > 社会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6岁男孩因烫伤而无钱医治 “爱心妈妈”四处筹款

  • 时间:2008年10月14日 09:23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做过植皮手术的锦铭在北京的解放军二炮总医院里。

      温州网讯 昨天,当陈女士习惯性地拿起手机拨出号码时,话筒里传来男孩清脆的“阿姨”声,让她倍感心疼。再过两个月就满一年了,在遇见6岁河南籍男孩杨锦铭的那一刻起,“爱心妈妈”陈女士就无法不让自己去关心他、帮助他。

      陈女士今年30多岁,市区人,在机关单位上班。在近一年里,为了帮助小锦铭及早得到有效治疗,她向亲戚好友筹钱、向媒体求助,并上网发动全国各地的网友出谋划策。如今,小锦铭在她的帮助下已入住位于北京的解放军二炮总医院接受治疗,但下一阶段高额的治疗费又成了堵在她心头的一块石头。

      小锦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又是什么让陈女士为一名素不相识的男孩如此执着?

      妈妈粗心儿子烫伤

      小锦铭父母早年从老家来温州务工。去年5月,由于妈妈周合巧的一时粗心,小锦铭一屁股坐进了一桶烧开的热水里,导致全身烫伤面积达43%。经过连夜抢救,小锦铭保住了生命,但让他一家万万没想到的是,这次意外竟成了一场噩梦:小锦铭后背和臀部被烫伤的皮肤,渐渐纠结成大片触目惊心的红褐色疤痕,能感到热却无法正常排汗,一热就奇痒无比。医生说,小锦铭的汗腺被这层又深又厚的“皱皮”给堵住了,要尽早做植皮手术,否则会影响正常的生长发育。

      手术期间用去的6万多元已是这个家庭所有的积蓄,负债、后续治疗等重担迫使周合巧带着小锦铭上街乞讨。

      街头初遇至今难忘

      “第一眼我就怔住了,天那么冷,小孩还光着上身,身上的疤块太可怕了,但他还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看得我心疼。”与小锦铭在市区街头初遇的那一刻,让陈女士至今难忘,在掏出200元后,那个在春寒料峭时却裸露上身的小男孩甜甜地冲她说了声“谢谢阿姨”。

      走时,陈女士记下了小锦铭家的电话,还告诉周合巧,说自己是摇篮网的“爱心妈妈”,会上网为小锦铭寻求帮助。摇篮网是中国目前最大的育儿网站,集合了很多充满爱心的母亲。

      “我也是孩子的母亲,我能了解锦铭妈妈的无助。”平日里工作繁忙的陈女士一直在努力当一名好妈妈,加入摇篮网成为“爱心妈妈”,她说既是为了帮助别人也是要成全自己。

      孤军奋战四处筹钱

      “以前都是看到别人发贴为困难小孩筹钱,我就去邮局汇款,这是我第一次牵头帮助孩子。”陈女士说,孤军奋战还真有点难。

      “除了我以外,身边没有摇篮网里其他的‘爱心妈妈’,所以我只得自己慢慢学。”不像摇篮网里其他“爱心妈妈”,在同一座城市可以结伴互帮。在帮小锦铭联系医院的过程中碰到问题时,陈女士只能向摇篮网“资深”的“爱心妈妈”求助,一天好几个电话往外地打。“锦铭特别有礼貌,给他买吃的或是玩具,他总会拉着你‘谢谢’‘谢谢’说个不停,很讨人喜欢。”当看到小锦铭由于皮肤发痒而把身上抓破留下血淋淋的伤痕时,陈女士总是忍不住想将他从他妈妈手中接过好好揉揉。

      经过努力,北京的几位“爱心妈妈”终于给陈女士带来了希望:解放军二炮总医院能够通过植入皮肤扩张器达到较好的效果,是国内目前最好的技术,而且已有成功的例子。不过,一次手术要1万多元,预计总费用10万多元。

      小锦铭一家已身无分文,陈女士也有自己的难处,这可怎么办?“孩子的手术拖不得。”陈女士当即向亲戚朋友筹钱,凑了几千元让小锦铭一家先上京住院。“医院同意先交几千元开始做手术,其他的我们再想办法。”陈女士这样安慰小锦铭一家。

      其实,当陈女士向亲戚朋友筹钱时,就碰了一鼻子灰。“有打趣我的,有说我受骗的,有劝我的。”陈女士说,当时很失意,幸亏父亲的一席话给了她很大鼓励。“骗你是他们的事情,帮他们是你的事情。”这句话一直支持、鼓励着陈女士。

      没帮到底决不撒手

      在小锦铭一家去北京之前,为预防他们到了北京找不着北,陈女士特地手绘了一张特别“攻略”:哪里坐地铁,坐到哪一站,医院的楼房是什么颜色等等,都详详细细地做了描述。这是她向北京的“爱心妈妈”问的,陈女士说由于工作原因不能陪同过去,只能做这些了。

      “已经在前胸和后背做了4次皮肤移植手术,情况比先前好了很多,但这只完成了三分之一,增生疤痕今后还会影响身体的正常生长发育,可能导致脊椎、大腿等多处骨骼变形。”解放军二炮总医院烧伤整形科田主任说,小锦铭接下来至少还需进行一次治疗,费用在1.5万元至2万元之间,此次住院已花费4万余元,尚有2万多元未交,这将直接影响他的下一步治疗。

      为了医疗费的事,周合巧打来电话哭了,陈女士一边安慰一边心里筹划着:“你放心,没帮到底我决不撒手。”

      昨天,当记者问她为何这么执着时,陈女士只是默默地摆了摆手,然后轻轻地说了句:“能帮他,我很快乐!”倪曲

    进入论坛讨论(温州话题)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林振将
  • 我来说两句:
    昵称: 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