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温州新闻 > 外地媒体看温州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30万温州企业欲学候鸟过冬

  • 时间:2008年09月24日 10:32 稿源:上海侨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忙活了一个季度,算算几乎没什么利润。”由于整个夏天没有效益可言,温州规模型鞋厂老板谢福成终于下定决心要登广告把厂房转让。这仅仅是温州企业困境中的一个个案。根据有关数据显示,温州30万家制造企业目前有20%正处于停产和半停产状态,已有超过4万家企业倒闭。对于温州遍地的传统制造企业而言,生产成本,劳力成本抬升、原材料涨价、人民币升值、出口退税取消加上贷款利率上调的多方位因素都是无法承受之重。

      “如今,温州30万中小企业都在谋求迁移。”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不久之前的8月下旬,周德文带领一部分温州企业到安徽阜阳颍上考察,当地相关部门承诺提供1000亩土地为落户当地的温州企业开辟出“温州工业园”。

      温州企业大转移

      迁徙是许多企业选择的进化方式。在中国私营经济最发达的温州,这些企业比比皆是。放开眼界,温州企业已经把自己的考查范围扩大到整个中国。在2008年初——当时越南经济危机尚未爆发——温州企业的产业转移目的地甚至包括东南亚诸国。

      在周德文带领温州企业去颍上之前,也曾带团去过嘉兴南湖工业园考察。他遇到的奔腾电器集团董事长刘建国表示,该企业去年底正式落户嘉兴工业园区,项目占地345亩,建成后主要生产、销售家用电器。刘建国说:“选择南湖区的嘉兴工业园区,我们看中的不仅是良好的区位优势,更重要的是良好的产业定位以及政府服务。”

      据南湖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嘉兴工业园区引进的企业已达到200多家,其中温州企业家投资的企业达到了30多家。

      在温州产业转移的案例中,奥康是一个著名的例子。

      程运英是温州奥康集团的旗下子公司红火鸟鞋业的生产计划处处长,5年前被奥康集团从温州调到重庆这家公司。他的工作除了安排生产计划,就是核算产品的制造成本。据程运英说,在规模生产的基础上,重庆制鞋成本要比温州低20%左右。而处在东部沿海的温州,企业生产成本一直在上扬。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温州制鞋业生产成本比去年增加了20%。产业转移似乎已成为东部中小企业化解成本压力的灵丹妙药。

      2003年5月,璧山县引进了“中国鞋王”奥康,由奥康集团投资10亿元建设“中国西部鞋都工业园”,总占地面积2600亩,建成西部最大鞋材交易中心、鞋成品交易中心和质检中心、鞋品牌企业生产加工基地。

      由于奥康的品牌效应,带动了配套厂家和销售商家的跟进,温州长城鞋材、杭州兴华皮革机械、重庆裕华鞋业等12家鞋类企业入驻工业园,一期937亩工业土地已经全部安排完毕。商业店铺销售还未开盘,566间店铺就已预购过半。

      向成本资源的洼地迁徙

      中国皮革协会理事长张淑华说,制鞋业是“候鸟经济”,总是向劳动力成本低的国家和地区转移。上世纪60年代,世界鞋业中心在意大利;70年代转移到日本和韩国;80年代转移到中国台湾地区;90年代转移到东莞和温州。现在,温州企业正推动着鞋业中心向中国中西部转移。

      事实上,张淑华的话也完全适用于温州整体的产业转移上。对于以传统制造业为基干的温州企业来说,成本是他们的命脉所在。中国内地无疑具有土地、劳动力等成本优势的诱惑。

      程运英说,与温州等东部沿海相比,在重庆璧山每生产一双鞋,企业可节省20%的成本。程运英算了一笔成本账:水电费上,璧山的工业电价每度比温州便宜0.15元;劳动力成本璧山一线工人每月人均工资比温州要低两三百元;在生产材料方面,就地取材的鞋底成本价为9元/双,比温州便宜4元。这对4条生产线、日生产5000余双鞋品的红火鸟鞋业来说,的确可以节省一大笔成本支出。

      如今,在周德文眼中,土地已经是温州企业急于外迁的重要因素。周德文强调:温州的工业用地已经达到了300万一亩。由于土地非常紧缺,一家企业很难拿到上百亩地,显然不利于企业扩大再生产规模。据颍上招商局负责人介绍,此次,有14家温州企业决定落户颍上工业园区,也正是因为当地园区愿意为这些企业提供了1000亩的廉价土地。而程运英回忆,奥康入驻璧山“西部鞋都工业园”时,每亩土地的购买价格不到4万元,而且还是政府已经平整过处理好的净地。而温州当时每亩工业用地至少要几十万元。

      奥康并非孤独的外迁者——根据温州统计局的不完全统计结果显示,近一年来温州外迁企业多达1000余家,整体迁移的将占1/4之多。陈丽芳也是其中的一员,只是基于企业的类型,她更多的是看重迁移地的资源优势。

      陈丽芳在温州经营铜丝加工企业,07年,她转卖掉企业的所有股权,将企业搬往江西鹰潭。在陈丽芳看来,温州工业用地价格飞涨,铜原料完全依赖第三方物流,银行贷款非常困难,毫无资源优势可言。而鹰潭则是国内最大的铜产品生产基地,其工业用地成本仅仅几万元,当地政府的支持力度也比较大。虽然对于出口企业来说,内迁会增加运输费用的消耗,但这一不利因素可以被劳动力和设施的低费用来补偿。

      “比较之下没有什么好犹豫的。”她只考虑了两天就变卖了所持有的股份。这种破釜沉舟式的决然引来了不少效仿者。温州市铜产业协会会长冯茂勋权衡之下也把自己的企业转移到江西省贵溪,连同他一起转移的还有当地4家规模很大的同类企业。

     [1] [2] 下一页
    进入论坛讨论(温州话题)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林振将
  • 我来说两句:
    昵称: 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