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温州新闻 > 社会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求解“看病贵”难题》 建议公立医院推行限价

  • 时间:2008年02月28日 09:44 稿源:温州网-温州商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温州网讯 昨天,《单病种限价求解“看病贵”难题》刊发后,很多读者致电本报热线肯定这篇报道,并反馈了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温州滨海园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作为一家民办非营利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能做到以单病种限价等措施来让利于患者,值得认可。其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可以尝试,尽量给老百姓让利,但让利后要保证医疗质量。

      市民建议公立医院推行限价

      昨天,市区一家鞋厂老板林先生来电说,看了这篇报道,觉得非常好,新闻媒体就应该多为老百姓说实话。单病种限价是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一项举措,只要能顺利推行,肯定能让老百姓得到实惠。他说,公立医院的特需门诊挂号收费太贵,很不合理,公立医院应多为人民服务,应尝试单病种限价。

      市民陈女士则质疑:单病种限价会不会给医院带来经济损失,会不会影响医院的医疗服务质量?

      滨海园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程荣昌表示,该中心在执行单病种限价工作中,仅仅作了一些初步的尝试,就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感到很高兴。但是,在规定范围内的病种,如超出约定的价格,医生会向病人和中心主任请示,病人同意后才增加超出约定的价格,这并不影响医院的医疗服务质量。

      大医院的评价器也能起作用

      市政府相关科室工作人员也致电本报反馈意见和建议。该工作人员指出,滨海园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门诊量和满意度攀升不仅仅是因为单病种限价的实行,其实,医生收入和病人满意度挂钩这一措施很好。大医院不久前设立的评价器也是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一项举措。让病人的满意度和医生工资待遇挂钩,能彻底解决医生开大处方的问题。那么,大医院设立的评价器是否确实起到作用,是否像滨海园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发放给病人满意度调查表”一样,切实落到实处呢?

      其他医院表示执行有难度

      对于单病种限价,其他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或大医院怎么看,他们会实行单病种限价吗?

      南浦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主任朱华芬表示,实行单病种限价让利患者是好事,但是该中心不管是挂号费、治疗费,还是药价,都已做到平价,患者对他们的服务态度、医疗收费等反映都比较好,因此,暂时没有准备实行单病种限价。双屿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办公室相关负责人说,他们是公立非营利性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已做到零利润,不准备推行单病种限价。

      温医附一院、温医附二院的医务科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以往他们没有推行过单病种限价,目前也没有计划推行。他们都认为,哪些单病种适合限价?单病种收费有哪些限制?这很难说。因为疾病治疗存在很多不可控因素,其间会发生单病种治疗中伴生并发症的现象,同一种病例,面对70岁和20岁的患者,治疗过程和收费标准并不相同。比如,老人们往往患的不是单纯某种疾病,常常本身就有较重的糖尿病、高血压等多种基础病,这类患者术前住院日肯定比一般患者要多,这就自然会增加住院费用。姜海燕

      民营医院单病种限价缘何夭折?

      院方认为给医院增加负担带来风险

      姜海燕

      滨海园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并非首家尝试单病种限价的医院,据记者调查,我市康宁医院、五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等民营医院曾经做过尝试,现在基本夭折。目前,这两家医院虽然有按患者要求做单病种限价,但基本不对外宣传“单病种限价”。

      据康宁医院办公室负责人介绍,该院从2004年底开始自发实行单病种限价,最初试点单纯急性阑尾、甲状腺肿瘤、静脉曲张结扎等4个单病种限价,限价增加了医疗信息和费用的透明度,由于降低了就医门槛,一些原来治不起病的外来务工人员得到了治疗机会。之后,医院增加了顺产、剖宫产手术两个单病种的限价,限价后许多低收入产妇也慕名而来。

      但是,康宁医院单病种限价实际操作过程也遇到难处。比如,单纯急性阑尾手术限定的价格是2500元,该院就碰到一位病人,本来腹透检查时确定是单纯性阑尾炎,但把腹腔打开后发现已化脓穿孔了,出现这样的情况,停止手术已不可能,按单病种收费,医院就赔本了2000多元。由于医疗行为是极为复杂的综合过程,影响因素多,实行单病种限价后,超支部分就由医院埋单,医院负担重了。而且,推行单病种限价,也给医院带来了较大风险,一旦发生医疗事故和纠纷,医院会陷入被动局面。该院就为一位顺产妇产下12斤男婴,收取顺产费1800元限价。但由于该新生儿是巨婴,顺产过程中婴儿出现了脑水肿,该产妇要求医院赔偿,最后省医学鉴定委员会调查后得出结论:医院没有过错,但医院应给予产妇安慰性补偿。

      无独有偶,五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执行单病种限价过程也碰到了难度。据该院工作人员林芳珍介绍,他们去年起执行30—40种手术的单病种限价,由于宣传不到位、患者接受程度等原因,执行效果不好。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林振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