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Please report this message and includ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to us.
Thank you very much!

URL: http://wznews.66wz.com/system/2008/01/30/100489408.shtml
Server: webserver
Date: 2020/09/21 13:34:41

Powered by Tengine
tengine

追忆,喇叭裤那个激情澎湃的岁月

2008年01月30日 05:39:40来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喇叭裤,原本只是一种“拿来主义”的产物

  那时的青年以穿喇叭裤为时尚(图片由市民周永康提供)

  温州网讯 温州中学语文老师徐建宏曾写过一篇小说,题目叫《啤酒瓶的1975》(刊发在2007年《温州文学》上)。小说描述的故事发生在1975年的桃花湾,在那个小村庄里,人们一直以来熟悉并热衷的是仿军裤,隐藏臀部的曲线是乡下妇女生活里的重要内容之一。

  一天,主人公丁亚男看到一个青年穿着一条从未见过的裤子——“它的大腿是紧绷的,屁股完全被扣住了,连股沟的线条也看得清清楚楚。最奇怪的是裤脚,像两只喇叭,稍稍一摆动就晃来晃去”。这条裤子很快在村里惹起风波,有人斥之为“不阴不阳”、“修正主义的新裤子”。更有甚者发起了“剪裤运动”,用啤酒瓶做标准,如果裤脚一次能塞进去三个,就坚决“消灭”。

  如今读来荒诞的一幕,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温州,却曾真实地上演过。喇叭裤,原本只是一种“拿来主义”的产物,在那个年代,被抹上了特殊的色彩。即便是在温州,这个走在中国改革开放前沿的城市。

  穿条裤子,会被扣上流氓的帽子;走在街上,还可能遭遇“剪无赦”!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在温州,这些都曾发生过——

  喇叭裤,一只裤腿比腰大

  喇叭裤究竟是哪一年在温州开始出现,怎么传到温州的,目前无从考证。坊间传的较多的一种说法是通过温州的华侨,从国外带到温州来的。

  “我第一条喇叭裤就是国外亲戚带过来的。”在市区从事摄影工作的周先生回忆,当时他正在温州商业技工学校读书,学习摄影,班上50多个同学,他是第一个开始穿喇叭裤的。“一穿上喇叭裤,自我感觉很美,完全跟以前不一样的风格。”

  喇叭裤上细下宽,细得把整个屁股绷得圆滚滚的,宽得足以当扫帚扫完几条大街。据传喇叭裤起源于法国,后来在美国、香港等地流行起来,年轻人们都穿上紧绷着臀部的大喇叭裤、留着长头发或烫发,以此为时尚。温州是著名的侨乡,“近水楼台”,这种风气通过一些华侨,逐渐传了进来。

  市民王怀亮对喇叭裤也是充满回忆。王怀亮是平阳人,喇叭裤传到平阳的时间,要比市区稍晚些。“大概19岁那年,我也开始穿上喇叭裤,留起长发。”王怀亮说自己算比较保守的,喇叭裤的裤脚不大。不过也喜欢跟其他小伙子一样,故意甩腿,把裤腿甩得哗啦啦直晃。

  王怀亮还保留着一张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拍的照片。照片上的他穿着喇叭裤,留着一头长发,一脸灿烂的笑容。“你看,我还穿着一双高跟鞋,鞋跟大概有七八公分高。”王怀亮指着照片笑着说,那时,穿喇叭裤的小伙子都会穿上高跟的皮鞋,还在皮鞋的跟上钉上三角形铁片。“走路的时候,皮鞋踢踏响,感觉很酷。”

  一开始,喇叭裤都要托人从国外、广东等地带回来,要十几元一条,王怀亮说,相当于他当时大半个月的工资。所以,年轻人开始自己做喇叭裤。周先生说他后来的喇叭裤就是请裁缝师傅照样子做的,裤脚有一尺二寸宽,“裤脚都比腰大呢。”

  70多岁的夏学良老先生,曾在温州服装企业担任厂长、书记达40年,他对温州服装的发展变化,知根知底。“那时我们厂里每天都要做喇叭裤,最多的时候一天做十几条呢。”夏老回忆,当时他任温州第一服装厂的厂长,厂里经常有年轻人拿着布料来加工喇叭裤。对穿喇叭裤是“资产阶级情调”的说法,夏老笑着说,在他们眼里,喇叭裤只是新潮的服装。

  喇叭裤,与品德挂上了钩

  在《啤酒瓶的1975》里,代课老师丁亚男后来也学别人,做了条“修正主义的新裤子”。裤子是做好了,她却压在箱底下不敢穿。每天只是偷偷拿出来看一看,摸一摸。很长一段时间,她都穿着这条裤子睡觉。

  这部分,来自徐建宏的亲身经历。他的一个亲戚是村里最早开始穿喇叭裤的“先锋族”,很多人在后面指指点点。徐建宏暗暗观望了一阵后也给自己做了一条,但裤腿不敢做太大,只有一点点喇叭,而他只在进城或办大事的时候才穿上这条喇叭裤。伴随喇叭裤出现的,是异样的眼光和蜚短流长。

  周先生是班级里第一个穿喇叭裤的,一下子就出名了。“学校老师倒没来找我谈话,班长过来跟我说,这样穿影响不好,不能这样穿着上学。”周先生想起那段时光,忍不住发笑。

  不过,当时的父母,很难一下子去接受这种怪里怪气的穿着。在老一辈人眼里,喇叭裤把臀部绷得紧紧的,已经要不得。更要命的是,无论男女,裤子一律在腹前开叉,而过去的女装裤从来都是在右边开叉的。因此,老一辈人说喇叭裤是“不男不女,颠倒乾坤”的玩意儿。穿喇叭裤的,不是“流氓”,就是“不良青年”。

  在王怀亮的记忆中,他为了穿喇叭裤,与父母经常争吵。邻居家有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小伙,穿的喇叭裤裤脚足足有一尺多,“像扫把一样拖到地上,他父母实在看不下去了,经常骂他,有一次还差点打起来。”而王怀亮的一名表兄弟,穿上喇叭裤没几天,就被父母剪了裤脚。

  更有甚者,把对喇叭裤的谴责上升到了政治高度,穿喇叭裤成了“盲目模仿西方的资产阶级生活方式”。所以,穿着喇叭裤上街是有风险的。街上会有人在“替天行道”,不许青年人穿喇叭裤,遇到不听“禁令”的,还会用剪子强行剪去。

  徐建宏写这篇小说的起因,正是听了别人的口述。据他回忆,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市区五马街曾有人拿着啤酒瓶站在路边,拉着路人就要量裤腿,不达标的一律“剪无赦”。“剪裤运动”也得到了市文联副主席吴琪捷的印证。当年十多岁的他曾和同学拿着剪刀站在马路上。“看到马路上有青年裤腿飘扬的,就拉过来丈量一下。一般超过七寸的就剪。剪法还很有技巧,沿线脚左右各剪一刀,然后用手一扯,‘嘶’一声裤子就报废了。”

  喇叭裤,预示新时代的来临

  原本只是一条裤子,却背负了太多非议。在那个年代,服饰往往和品德联系在一起。

  改革开放,好像窒息已久的人呼吸到了新鲜空气,青年人开风气之先,推进爱美求新、五彩缤纷的服装潮流。从某种意义上说,喇叭裤的流行原因并非审美取向,更是缘于简单的后文革时代的反叛心理。尤其是女性,当时敢于穿上一条暴露曲线的喇叭裤,需要有足够的勇气面对社会的指责。

  但毕竟,改革开放的历史车轮不可逆转。国门一点点打开,不同的观念、思想开始激荡。在这种打压和挣扎中,喇叭裤像雨后春笋般,流行了起来。

  “那是个思潮涌动的年代,小说反映的就是那个时代人们对美的追求,是内心的一种释放。”徐建宏用小说来展现那个年代的人们。周先生也仍然坚持每天穿喇叭裤。“那时候,喇叭裤在我们年轻人眼里就是好看的,为什么不能穿?”周先生觉得喇叭裤、长头发等服饰新潮流,是一道构成开放之初的生活冲击波,它们包含更多趣味、情调的符号,表达人们对美妙生活的向往。

  因此尽管众多守旧者们极力反对,这种表现自我凸现个性的观念,在当时的社会上逐渐被接受。尤其1979年底《中国青年》杂志发表了《谈引导——从青年人的发式和裤脚谈起》,为青年人说话:“头发的长短,裤脚的大小和思想的好坏并没有必然的联系。”

  备受争议的喇叭裤,迅速流行到令人瞠目结舌的程度。周先生还记得,当时温州市区的木杓巷里,多了很多卖喇叭裤的服装店,裤腿也越来越夸张。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新的流行服饰兴起,喇叭裤才渐渐从温州街头消失。(孙丽 朱奕 王宏)

  改革的力量

  无法遏制

  三十年的光阴,可以完成什么?无数个人一定有无数个答案。三十年前,1978年,对于一个国度来说,它厚重的国门正艰涩地推开,门外的一切都是新鲜未知的,门里的人好奇而又小心翼翼地迎接门外迫不及待想涌入的一切,一切……

  那时的中国大地,正处于严冬过后,萧飒中人们甚至忽略了裹挟在寒意中的那丝温暖,但改革的力量却无法遏制。从1978到2008,在三十年间经历了完整三十年的人能深切地从生活中感悟到什么叫“翻天覆地”,翻天覆地的,除了生活,更多的是观念。

  长头发,喇叭裤……那个年代,这样的个人符号绝非是今天以为的时尚,而是离经叛道,甚至意味着品德的不端。而不断前行的时间最终消弥了人的抗拒、僵硬、畏惧……观念的悄然变革,让冻土消融,让海洋生色,让生活五彩,总而言之,一切都变了。

  的确,向好、向美、向上的变化没有人能拒绝。尽管这其间也掺杂着一些不和谐的东西,曾有的因噎废食给国家、给人民带来的伤痛已勿庸置疑。三十年,从最初的警惕,到之后的迫不及待,直至今天的气定神闲,我们是真正跟上世界前进的步伐,唯有坚定地与世界同行甚至成为领路人,一个国家才不至于被世界轻视。而三十年发生在每一个中国人身上深切的变化,无疑也证明了:三十年前那也许微弱但势不可挡的春风最终的确给了这开放的国度、开放的心灵如此多姿多彩的今天。

  那个年代

  我们流行这些……

  凤凰牌香烟:温州曾经流行过一种“凤凰牌”香烟,在当时是高档货,香味很浓,抽起来甜丝丝的,别人闻着香,自己觉得味道并不好受。很多人抽这种烟并不是真的在抽,只是吸进去,然后再吐出来。一些年轻人乘坐火车抽烟时,并不安分地坐在座位上抽,而是从一节车厢走到第二节,再到第三节……在弥漫的烟雾中享受别人艳羡的目光。

  踩飞车:自行车刚在温州的马路上出现时,骑自行车的感觉和现在开宝马奔驰差不多。一些年轻人会把自行车的坐垫拔高,能拔多高就拔多高,原先按在旁边的车铃会被装在正中间,不管马路上有人没人,撅着屁股一路车铃声不断,温州人给这种行为起了个名字——踩飞车。还有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很多人在自行车刹车处特意按上了松香,只要一刹车就能发出“吱”的一声,特长,特响亮,生怕马路上的人不知道自行车来了。

  蛤蟆镜:黑色镜片,造型夸张,被人形象地戏谑为蛤蟆镜。镜片上贴着的商标一般是不撕下来的,管它妨不妨碍视线。尽管镜片是黑色的,不少人阴天,甚至晚上都戴着蛤蟆镜上街。除了蛤蟆镜,有一阵年轻人中还流行戴平光眼镜,没有近视也要硬找一副眼镜往鼻梁上架,以显得自己斯文而又有学识。1980年的《浙南日报》还曾专门刊发了一篇读者来信,提醒市民不要经常性戴着眼镜,会影响视力。

  电子表:电子表刚登陆温州时是个稀罕物,当时只有上海石英钟厂等几家厂试着生产。电子表在商场里没有销售,只在厂门口限量销售几十只。消息灵通的温州商人会专门乘车到上海石英钟厂购买。因为销售数量有限,早上五六点钟就要在厂门口排队。一只电子表售价20元左右,拿到温州可以换一辆价格100多元的凤凰牌自行车。施扬华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岁月

编辑: 林振将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