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温州新闻 > 要闻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民工返乡的温情旅途【组图】

  • 一张张普通车票,因为与回家联系到一起,也就有了种种故事
  • 时间:2008年01月25日 05:11 稿源:温州网-温州日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专题】2008春运进行时

  •   ▲亲人们背着陈文毕到软卧车厢。
      ▲钟敏正期待着参加哥哥的婚礼。
      ▲火车汽笛让任昊表现得异常兴奋。
      ▲张永荣(左) 侯勇(右)兄弟俩笑得一脸灿烂。 苏巧将 摄

      温州网讯 1月23日夜里11点15分,今年春运的第一趟农民工返乡专列温州—贵阳1094次列车开始检票。归心似箭的旅客们手持一张张火车票匆匆向列车奔去。车票原本不过是一张普通的契约,只因为它与回家连在了一起,平添了许多内容,满溢着无法言说的情感。

      他们,开始了民工专列上的幸福旅途。

      七人送一人:伤员回家

      1月24日凌晨00:12,旅客陈文大匆匆找到10号车厢的列车员。“我弟弟脚受伤了,能不能补票?”此时,他弟弟陈文毕坐在别人腾出的位置上,满头大汗,腿上紧紧缠着石膏和绷带。列车员赶紧将他一路扶到餐车,转身办理补票手续。

      陈文毕1月3日在乐清湖雾镇修路时,不慎从路面摔下,造成左腿粉碎性骨折。住院20多天后,由于医疗费不够而出院。一同出来打工的兄弟和侄子7人,把钱凑了凑,决定送他回老家治伤。他们买不着票,只能先从车站挤上车,然后再想法补票。

      陈文毕的二哥说:“我背着他上车,我们7个人抬也得把他抬回家去。”

      这时,列车长闻讯赶来,告知他们目前只剩软卧,要516元,比硬座168元要贵3倍。大哥陈文大咬咬牙,把钱交给列车长。这是陈文毕第一次坐卧铺。

      补票后,陈文毕被带到8车厢13号铺安顿下来。这家人来自云南省镇雄县,贵阳下车后他们还要转车到昆明,再转汽车回老家。辗转的路程起码还要11个小时。

      二哥陈文艺说,家里没钱才出来打工,给弟弟治病还得靠贷款。贷款怎么还?我们出去打工挣了钱先帮他还,等他好了再出来打工还我们。“伤肯定得先治。得知丈夫病了,陈文毕的妻子已经将家里的毛驴卖了,卖驴的1600元钱存着给丈夫治病。”

      亲情在此刻显得格外浓烈。

      首次坐火车:赶赴婚宴

      1月24日上午6:40,列车广播响起。钟敏和两个工友早早起床洗漱。眼看着哥哥婚期在即,她难掩心中的喜悦。

      “哥哥和嫂子农历十二月廿一结婚,也不知道他们准备得怎么样了,我都没来得及帮上忙。”

      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到温州3年了,因为火车票难买,以前都是坐汽车,来回一趟就要花1400余元,差不多她一个月工资了。这次她所在的温州广琰内衣有限公司听说她要赶回家参加哥哥婚礼,不但提前给她放假,还帮她预订了这趟专列的车票。火车硬卧才300多元,比汽车票便宜了一半,对此钟敏很感激。

      身旁的工友听说她哥结婚的消息,顺口问了句:“你哥结婚,你包多大红包啊?”

      “起码要500元吧。”据她们说,500元在贵阳算是大红包了。

      工友打趣逗她:“你哥都结婚了,你赶紧找个温州男人嫁了吧!”

      钟敏一下子红了脸:“我很喜欢温州,3年了,已经熟悉这个环境,我可能真会留在温州。”而对于老家,她也割舍不下:“一年也得回去一两趟,毕竟亲人都在贵州。”

      “我要在厂里好好干,现在技术进步很快,技术好了就能提工资。”小姑娘知道通过自己的努力,离留在温州的目标正一步步接近。

      跟着婶婶走:看望老人

      “叔叔好!”1月24日凌晨1:11,我们正在拥挤的硬座车厢里缓缓挪动时,一个稚嫩的童声传来。抬头,一双大眼睛正在座位的角落瞪着我们。小家伙叫任昊。

      “这是你妈妈吗?”“这是我婶婶,妈妈和爸爸加班,不回家过年。”原来,这小家伙想家了,爸妈只好让婶婶一家带他回去。

      上午天开始放亮时,再次经过11号车厢,原本还躺在座位上的任昊蹭地跳了起来。聊天开始,话题是喜欢温州还是贵阳?

      “我想读完六年级就回家上初中,爸爸答应我了。”他一年级时就被爸妈带到温州,已经在龙湾上庄小学上到三年级。

      “喜欢温州为什么还要回老家上初中?”

      “在家的话就有姐姐们陪我玩。”

      “原来是贪玩?”

      “不是的。家里还有爷爷奶奶,爷爷身体不是太好,奶奶眼睛不好。我想我初中时就长大一些了,能够照顾他们了。这次就是过去看他们的。”小家伙有些急了。

      据任昊的婶婶说,他爸爸叫任达杰,在温州创高橡皮厂负责管理生产。三年前把孩子接到温州来上学,就是想让孩子能有更好的教育环境。

      一路站过去:兄弟互助

      见到这“兄弟”俩是在温州火车站的4号候车厅,他们俩紧挨着靠在护栏前,打打闹闹的。而兄弟加引号,是因为他们并非是亲兄弟,不过是老乡兼小学同学而已,侯勇自称哥哥。他们来温州之前并不算熟,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在打工的市区藤桥镇街上相遇,他乡遇故知,从此便以兄弟相称。

      再见到他们是1月24日上午7:32,兄弟俩在10号车厢的过道里蹲了一夜。“腿都蹲肿了。”张永荣一早就抱怨开了。这时,侯勇正在窗前站着,一副痛苦的模样。而张永荣则坐在过道的推车上。“这个位置是他让给我的。他一直很照顾我。”张永荣说。

      说到照顾的事,可不止一件两件。他们刚认识那会,张永荣还在某鞋厂打工,收入不稳定,活常断断续续的。后来,侯勇就把他介绍到了自己工作的豪龙进出口公司。每月1000元工资,虽然收入不多,但起码稳定了下来。

      张永荣脾气比较火暴。说到侯勇,他明显心存感激:“他让我不要太计较。做人好,老板才会看得起。我现在慢慢在改脾气了。”

      兄弟俩现在和公司说好明年一定再来。“我们得好好干,多赚钱。老板已经说了,明年会加我们工资。”回家的路虽然辛苦,但说到来年的希望,他们都显得有些兴奋。(卓文俊)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徐海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