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Please report this message and includ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to us.
Thank you very much!

URL: http://wznews.66wz.com/system/2008/01/08/100474979.shtml
Server: webserver
Date: 2020/09/23 04:51:16

Powered by Tengine
tengine

一位温州医生回忆两年援藏经历

2008年01月08日 10:30:28来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一位温州医生在西藏日喀则两年的医疗援藏工作

  援藏医疗队在拉萨机场的合影
  ▲队员们平时种蔬菜改善伙食
  谢了武在集市上帮藏民看病

  温州网讯 “安木吉”在藏语里表示“医生”。1984年6月,时任温医附一院放射科主治医生的谢了武(退休前系温医附二院放射科主任),曾以浙江省首批援藏医疗队队长的身份,率领原温医附一院内科医生钱元诚、原市传染病院医生殷锦华,以及来自全省各地的其他13位医务人员,进驻西藏日喀则地区开始为期两年的医疗援藏工作。

  今年11月,温州医学院将迎来建校50周年华诞,校庆筹备委员会日前决定编撰回忆录《温医五十年》(暂名)。这勾起了今年72岁的谢了武24年前那段不寻常的回忆。

  住铁皮平房吃自种蔬菜

  “48岁了还要去西藏呆两年,你的身体能吃得消吗?”面对脾气执拗的丈夫,谢了武的老伴不无心疼地说。“放心吧,我又不是单枪匹马,家里的事就靠你了。”谢了武一边整理行囊,一边安慰老伴。

  1984年,根据卫生部等下达的任务,浙江省组建首批援藏医疗队派驻西藏日喀则地区,开展医疗卫生对口支援工作。我市谢了武、钱元诚和殷锦华3位医务人员自愿报名参加,最终如愿成行。

  这批共有16位医务人员组成的援藏医疗队来自全省各地,谢了武任医疗队队长。进藏后,他们分别在日喀则地区医院、防疫站、藏医院药厂、拉孜县人民医院、樟木口岸医院,帮助藏族同胞和尼泊尔边民防治疾病,同时培训当地医务人员。

  临走前,谢了武特地从温州医学院带上一套放射教学资料和示教片,钱元诚和殷锦华也分别带上相关的教学资料。

  当年6月,16位援藏医疗队队员在杭州集中后,飞赴四川成都双流机场。一个星期后来到拉萨。

  尽管事先对高原反应已有所防备,但谢了武刚到西藏就病倒了,“当时我有点轻微鼻炎和咽喉炎,这在南方根本不当一回事。但刚下飞机不久,我就感到呼吸困难,鼻子出血,在拉萨整整住院治疗一个星期。”

  日喀则是西藏第二大城市,海拔3800多米,距拉萨350公里,西南紧邻不丹、尼泊尔等国家,气候有“年无炎夏,日有四季”之称。

  当时,整个日喀则地区的生活条件还相当落后。谢了武被分配到地区人民医院从事放射医疗和技术培训工作,3个人挤在一间铁皮顶的简陋平顶房里,共用一张桌子、一盏电灯,四壁通风,冬无暖气,夜里经常冻得瑟瑟发抖。

  南方人爱吃新鲜蔬菜,但当地人没有种蔬菜的习惯,市场上销售的蔬菜大都从外地长途贩运而来,干巴巴的蔬菜令人难以下咽。于是,谢了武就想方设法弄些蔬菜种子,在宿舍旁边的空地里种植。

  “西藏一年四季都适宜种植蔬菜,因为日照时间长,蔬菜长势旺,一株包心菜往往能长到10来公斤重,一颗土豆重达1公斤也不稀罕。”谢了武笑着说,几乎每位队员都学会了种植技术,并成为闲暇时最大的生活乐趣。

  为博患者信任喝下酥油茶

  艰苦的生活条件并没有难倒谢了武,真正令他感到难以接受的是当地藏族同胞较为落后的医疗卫生意识。

  “当时一些藏族牧民没有良好的卫生习惯,一年中难得洗几次澡,喝酥油茶时,很多人共用一个杯子。”谢了武回忆道,“不少人得了病,总是求神拜佛,直到病情加重后,才不得不赶到医院诊治。”

  当时,一名60多岁的藏族老阿妈,右腿被摩托车撞伤,一直求神拜佛,后经当地医生治疗,病情不见好转,躺在家里一度想自杀。

  谢了武刚到日喀则地区人民医院工作不久,获悉情况后,有一天特地上门帮助治疗。老阿妈不会说汉语,她的小女儿充当翻译。当谢了武提出为她检查伤口时,老阿妈却觉得自己身上太脏,说什么也不让检查。

  过了两天,谢了武邀请骨科主治医师、安徽援藏医疗队队长再次登门,老阿妈感动不已,挣扎着起来要给他俩倒酥油茶,被两人劝阻后,她就叫小女儿去倒。“当时我不会喝酥油茶,一闻就想吐,但她们一定要我喝,接过杯子一看,里面又沾满了污垢。”那一刻,谢了武的思想斗争很激烈,“不喝吧,老阿妈会认为我嫌她脏,更不会让我们检查,医生的职责促使我端起杯子一口气咕嘟咕嘟喝下去。老阿妈这才愉快地让我们看病了。”

  经过仔细检查发现,老阿妈右小腿开放性骨折伴创口溃烂。事后,谢了武主动为她设立了家庭病床,每天登门送病换药。经过一年多的精心治疗,老阿妈完全恢复健康。她激动地流着泪说,“没有你们这些安木吉,我这条老命早就没了,你们比神还灵啊!”

  援藏两年体重减轻10公斤

  1984年秋天的一个晚上,援藏医疗队员们劳累了一天后,已经早早躺下休息。这时,一名藏族妇女赶来找到谢了武,恳求“安木吉”救救她的阿爸洛西。谢了武马上和同在日喀则医院援藏的我市医生钱元诚赶往她家中。

  70多岁的患者洛西已处在昏迷状态,呼吸急促。经过诊断为脑血栓伴左肢偏瘫,病情十分严重,不宜随便搬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两人决定建立家庭病床,由钱元诚负责抢救。

  经过钱元诚的及时诊治,洛西终于转危为安。谁知没过多久,老人的病情再次发作,因喉咙被痰堵塞,呼吸变得十分急促。当时没有吸痰机等医疗设备,钱元诚顾不得那么多,连忙采取口对口方式吸痰,再次及时排除了险情。洛西是西藏一位著名的老画家,经过半个多月的精心治疗,他重新拿起了心爱的画笔,送给救命恩人一幅画。

  来自温州的援藏医疗队员中,还有一位年近半百的医生殷锦华,他原是我市传染病院的医生。进藏后,强烈的高原反应使他一直胸闷、失眠,每天只能睡4个小时,导致记忆力严重减退,连很多常用药品的规格、剂量都记不清。但这并没有难倒他。为了准确无误地用药,他随身携带一个小本子,将常用药物的规格和剂量都抄在本子上,记不清的时候就翻看一下。

  在为期两年的援藏生涯中,谢了武记不清到底为多少藏族同胞看过病,长期的劳累使他疲惫不堪。1985年9月,谢了武陪同浙江省卫生厅厅长前往西藏和尼泊尔交界处的樟木口岸医院慰问时,途中突降大雪,接连发生雪崩,他险些遭遇不测,回来后还大病了一场。1986年5月,谢了武结束援藏回家体检时心脏明显增大,体重减轻了10多公斤。

  如今,钱元诚早已远赴美国定居,殷锦华不幸于十多年前去世。谢了武回温后不久,调任温医附二院放射科主任。

  问及三人为何在年近半百之际,仍自愿报名参加援藏医疗,谢了武微笑着说:“我们就是为了使自己的医学技术发挥更大作用,帮助藏族同胞减轻病痛。”他还提到,当时在西藏还遇到一位从温州医学院毕业的汉族医生,“他在西藏已经工作了四五年,把自己的最美好的青春都贡献给了西藏人民,想想这些,我们更应该为西藏同胞做出牺牲。”

  留下一支“不走的医疗队”

  日喀则虽然是西藏第二大城市,但当地落后的医疗卫生条件,还是令谢了武震惊不已。据不完全统计,当时日喀则地区共有7种地方病和15种传染病。结核病与传染性肝炎发病率较高。

  同时,日喀则地区医疗专业人员奇缺,医务人员基础较差,该地区肝炎病人多,护士打针又不消毒针头。

  “培养当地医疗人才是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身为医疗队队长的谢了武,决心为藏族同胞培养一支“不走的医疗队”,“如果藏族同胞和我们一起工作一无所获,那就意味着我们没有尽到援藏的职责。”

  作为一位从事放射医疗工作已经30多年的医生兼大学教师,谢了武在X光诊断技术理论和实践方面有着较深的造诣。于是,他以科室为单位,一方面坚持上培训辅导课,另一方面坚持在临床实践中,手把手地传授技术。为了保证教学质量,他把从温州医学院带来的教学资料和示教片进行分类整理,坚持每日读片制度,耐心指导,随时解答他们提出的疑难问题。同时,他将拍片的报告放手交给藏族医生撰写,再由自己进行检查修改。一年后,接受培训的藏族医生,基本掌握了对多发病和常见病的X线诊断技术知识,业务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

  钱元诚除了完成本职工作外,以带徒弟的方式制定教学计划,对科内2名女藏族青年医生进行带教工作,要求她们在10个月内达到中等和高等专业水平。这两名女医生都从日喀则卫校毕业,但专业基础差、接受能力有限,特别是其中一名叫小仁次卓玛的女医生,汉语水平很低,听课十分吃力,同时胆小害羞,对听不懂的地方又不好意思问。钱元诚就注意观察她的表情,遇到难点特地将所讲内容重复几遍,下课后还主动检查她的学习笔记,发现有差错,就一一帮助修正过来。

  经过一年的努力,谢了武所在的医疗队先后完成了心血管内科、消化内科、产科、传染科、普外科、耳鼻喉科、功能检查、病理、放射等带教任务。

  由于出色地为藏族同胞建立起了一支“不走的医疗队”,浙江援藏医疗队受到了日喀则地区专署和浙江省卫生厅的嘉奖,当地藏族同胞称赞温州医生以及医疗队队员“用汗水培养西藏医务工作者,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屋脊育苗人。”叶锡环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医生

编辑: 林振将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