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Please report this message and includ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to us.
Thank you very much!

URL: http://wznews.66wz.com/system/2008/01/08/100474845.shtml
Server: webserver
Date: 2020/09/21 14:32:10

Powered by Tengine
tengine

古樟之死

2008年01月08日 09:59:59来源:温州网-温州日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2005年7月,受工地泥浆浸淹后,编号1-024古樟奄奄一息,枝叶枯败。 资料图片
  1999年1月,扬名坊22号院内编号1-024古樟,曾经枝叶繁茂。 资料图片
  现在白鹿洲公园建设工地内的1-024古樟,因移植时机不当,早已死亡。 陈翔 摄

  温州网讯 这是一张1999年1月份拍摄的照片,已有些斑驳,画面上是巷弄里某个院子门口的一棵大树,枝桠穿过周围房屋留出的空间,傲然向上伸展,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叶,洒下细碎的光影。树下,一名妇女提着菜篮子走过,另一边,一对男女在聊天,树与周围的市井生活融为一体。照片拍摄的地点是市区原扬名坊22号院内,一条典型的温州老巷弄。

  如今,当我们再次来到照片的拍摄地点,这里已立起一栋栋高楼,走了一圈,不见古树的踪迹。根据古树名木登记表显示,这棵大树编号为1-024樟树,别名香樟,树龄约300年,1998年8月被列为温州市第一批古树名木。编号1-024樟树到哪去了?

  “古樟枝干从主干底端分叉成9支,树冠呈罕见的半圆形,非常美丽。”但由于移植时间不当,复壮困难,百年古樟已经死亡。

  搜寻

  编号1-024樟树死因

  从市区锦绣路拐进一条小巷,敲开一扇上锁的铁门,这里,便是尚未完工的白鹿洲公园。冬天的公园一片萧瑟,一个由竹竿等搭成的巨大“牢笼”伫立在一片灰黄的荒草丛中,残破的黑布散落在笼子上,铁丝的缠绕之下,我们看到了编号1-024古樟。确切地说,这是一段枯死的树桩,曾经撑起美丽大伞的九根粗壮的枝干,换作九个碗口大的伤疤,赫然入目,但生命的迹象已无处可寻。

  古树死了,怎么死的?

  沿着扬名巷询问古树的信息,知情者寥寥。行至靠近蝉街处,年届六旬的车辆管理员万益宝从脑中搜出对老樟树的一点回忆。“我做姑娘时,娘家住这儿,晚上下班回来看见大树就知道到家了。”不过问树哪儿去了,她摇摇头说:“好几年没看见了。”

  当我们走进市绿化养护大队,1-024号古樟的故事开始渐渐丰满起来。市绿化养护大队绿化监管科技术人员林贤惠想起这棵古树,赞叹道:“枝干从主干底端分叉成9支,这在樟树里很罕见,树冠呈半圆形,很美。”他最后一次见到老樟树是2006年9月的时候,就在白鹿洲公园。

  他所描述的古树死亡过程是这样的:2005年旧城改造时,古樟正好划到了信河街D地块建筑工地内。在规划设计中,建设单位和施工方忽视了它。在施工时,施工时的水泥浆、废弃垃圾等倾倒于古树边上,封死了周边的泥土。古树根部由于工地的水泥浆浸淹,造成根系缺氧、呼吸受阻而窒息,古树的生存受到威胁。

  2005年6月,旧城指挥部向市市政园林局提出移植申请。林贤惠跟随园林专家们对古樟树的生长情况以及周围环境作了实地勘察。“古树周围到处是水泥浆、污水,水泥桩基紧靠古树根部。古樟这时候已经变得树叶稀疏,70%的树叶已经黄化,未黄的树叶全部下垂,部分枝条枯死,呈死亡征状。”技术人员初步诊断:古树根系受损已濒临死亡。专家们研究决定:该古樟树目前不宜移植,要立即采取抢救措施,就地保护。

  次年4月,建设单位再次向市政园林局申请移植该古树。鉴于该古树生长状况还未恢复正常,市政园林局再次驳回申请。当月,建设单位联系一家名为“大地绿化有限公司”的园林企业,强行移植。这一切都在悄悄进行,当市市政园林局方面获悉时,古树已被强行“搬家”至尚在建设中的白鹿洲公园里。

  得知消息后,2006年9月,市市政园林局工作人员前去查看。林贤惠说:“当时它已经没有任何生命征兆,古樟死了。”

  这是我市古树名木中唯一一棵伊拉克蜜枣树,经园林专家建议不宜移植,建设方修改了建设方案。如今这棵树已成为周围新落成住宅区的一道风景。

  思考

  亡羊补牢不如未雨绸缪

  谈到编号1-024古樟之死,市园林绿化养护大队绿化监管科科长钱力显得有些惋惜:“如果能多考虑一些,它可能就不会死。”但事实由不得人假设。编号1-024樟树的情形,让他联想到了2004年编号1-113伊拉克蜜枣树的保护之争。

  这棵树位于市区百里东路179弄10号的宅院里。当时开始拆迁改建,规划将有一条小路经过这棵树所处的位置,建设方提出,要移植伊拉克蜜枣树。当时,来自省亚热带作物研究所、市林业局、市园林绿化质量监督站、市绿化养护大队、市行政执法局的园林养护专家都一致认为,这棵树移植的成活率会很低。于是,建设单位根据市政部门的建议调整规划方案,避开这棵古树,并将周边环境设计与该树结合起来。如今这棵树已成为周围新落成住宅区的一道风景。

  同为我市第一批古树名木,伊拉克蜜枣树与古樟树的命运截然不同。可以挽救古樟树的方式有很多:如果建设方修改一下规划方案而不是移植,如果等樟树复壮后再移植……太多的如果,但这并不能挽回古樟的生命,在如果之前,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城市绿化条例》中规定,砍伐、擅自迁移古树名木,或者因养护不善致使古树名木受到损伤或者死亡的,由城市人民政府城市绿化行政主管部门或者其授权的单位责令停止侵害,可以并处罚款;造成损失的,应当负赔偿责任;应当给予治安管理处罚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的有关规定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责罚,当然可以责罚,有足够的法律依据可以对导致古树死亡的行为进行处罚。但是亡羊补牢之痛谁愿意承受?历经千百年风雨的古树死一棵就少一棵,等出事了再想办法就回天乏术了。古树名木这样珍贵的不可再生的财富,未雨绸缪的保护要比事后责罚有意义得多。

  主管部门和古树“身边人”有效联系的缺乏,是目前在古树名木保护管理中亟须解决的问题之一。古树的“身边人”是谁?应该是每一位生活在它们身边的市民。

  出路

  市民都来呵护古树名木

  是一栋栋新房子容不下古树吗?我们不情愿地思考这个问题。城市在变迁,房子拆了又建,路挖了又修,城市变美了,我们的生活变舒适了,但曾经与我们一道生活的树却境况堪忧。当房与路威胁到古树的生存时,我们做了些什么?能做些什么?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按照法律规定,古树名木保护应该存在一个“网络”,但现在,这个网络是残缺的。全市的古树名木按地域可分为两部分:一是鹿城、龙湾、瓯海三区的城区范围内的古树名木,监管单位为市市政园林局。而生长在其他县(市、区)的大部分古树名木则由林业部门主管。

  《城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办法》中规定,城市古树名木保护管理工作实行专业养护部门保护管理和单位、个人保护管理相结合的原则。生长在城市园林绿化专业养护管理部门管理的绿地、公园等的古树名木,由城市园林绿化专业养护管理部门保护管理;生长在铁路、公路、河道用地范围内的古树名木,由铁路、公路、河道管理部门保护管理;生长在风景名胜区内的古树名木,由风景名胜区管理部门保护管理;散生在各单位管界内及个人庭院中的古树名木,由所在单位和个人保护管理。而在农村,主要依靠护林人员和当地老百姓照看古树名木。

  但事实上,现实中古树的责任人并不能得到完全落实。除了身处风景区、公园、单位院内等地的古树能获得“照料”外,多数古树往往无人看管,自生自灭。钱力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落实养护责任单位、责任人的工作并不是非常明确,属地单位和个人对于古树名木的关注和保护并不是十分到位。市林业局局长徐顺东也表示,需要有更多双眼睛去关注古树名木。他认为,提高基层林业工作者和农民对古树的关注度,并将获取的信息层层上传,形成一张完善的信息网,才能有效地帮助林业部门保护广袤农村里的古树。

  显然,主管部门和古树“身边人”有效联系的缺乏,是目前在古树名木保护管理中亟须解决的问题。

  古树的“身边人”是谁?不就是生活在它们周围的我们吗?古樟的死,除了建设单位的原因之外,我们也看到了周围居民的“不热情”。人人护古树,人人爱古树,这不是老生常谈,而是需要我们时刻上心的一件事,因为古树不能言,它的心声需要我们传递,做古树的“身边人”,做古树的传话筒,只是举手之劳,却可能换来绿树长青。(卓文俊 林赛君)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古树

编辑: 林振将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