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温州新闻 > 社会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关爱,直到生命最后一刻 追记龙湾朱夏兰

  • 时间:2007年12月28日 09:07 稿源:温州网-温州日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温州网讯 在这个冬天,45岁的朱夏兰突然走了。谁也不能相信,几分钟前还在开会的她,就这样晕倒了,从此不再醒来。

      谁也不知道,在她人生的最后时刻,她会想些什么?我们只知道,昏迷的那一天,她把两位困难群众的救助申请交给办公室,再三叮嘱要尽快解决;我们只知道,昏迷的那个傍晚,她一直在单位的会议室里开会,来不及赶回家给丈夫做晚饭;我们只知道,昏迷前的10分钟,她刚给一个同事打完电话,细致地安排次日的工作……

      个人有什么困难,她从来不提起

      2007年的12月17日,晚上7时10分。当许多人正悠闲地享受晚餐的时候,龙湾区永中街道的会议室里,街道领导刚刚结束了班子会议。

      朱夏兰没有立即离开会场,而是拨通了街道社会事务办主任王奔的电话,叮嘱说:“我明天要到海滨街道参加一个会议,学校消防安全这块工作,你要认真再抓一抓……”

      没想到,这竟是朱夏兰最后的交待。10分钟后,王奔接到单位的电话:“朱主任晕倒了!”

      当时,王奔的心头掠过一种不祥的感觉。他知道,朱夏兰患高血压已经10多年了,2005年8月曾到上海做过一次脑血管栓塞手术,这次晕倒可能会很危险。他匆匆赶往永强医院,一路上不时想起朱夏兰忙碌工作时的场景:为了创建省级体育先进街道,她和同事们加班赶材料至凌晨2时;为了帮助特困户实施危房改造,她总是利用休息时间挨家挨户下基层走访;为了不耽误工作,她甚至带着心电监测仪来单位上班……

      “朱夏兰分管的社会事务这一块工作非常繁杂,但她从来不推诿不叫苦,个人有困难也从来不提。”永中街道党工委书记潘旭宏说,近一个月来,因为丈夫腿摔伤骨折,朱夏兰除了忙工作上的事之外,还要承担所有的家务。

      “你还没吃饭吧?我会议刚刚结束,马上就回来了。”这是那天晚上她拨打的最后一个电话。

      但就是这样简单的承诺,她也无法兑现了。

      走出会场没几步,朱夏兰突然感觉头晕,送往医院的路上就陷入了昏迷状态。因为脑血管瘤破裂,朱夏兰昏迷5天后,走完了人生的最后旅程。

      为了一名特困户,她亲自跑了八趟

      “怎么可能,我前两天刚给她送去申请报告的啊?!”前来领取救助金的张维昌听说朱夏兰去世的消息,忍不住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张维昌是特困残疾人,尽管已经享受低保,但生活仍然非常困难。朱夏兰得知这一情况后,亲自到他家慰问,并让他写一份要求补助的申请报告。12月17日,当她把申请报告转交给民政员郑福进时,再三地交待:“这个事情你核实一下,尽快解决吧。年关近了,对困难群众的救助工作一定要抓好,不能漏过一个人。”

      “不能漏过一个人”,这是朱夏兰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朱夏兰的桌上摆着4本笔记本,除了会议记录、学习日志、工作安排外,还有一本密密麻麻写满了困难户的名字。谁家有什么困难,谁家需要救助,朱夏兰记得清清楚楚。“她只要一有时间,就和我们一起下去访贫问苦,了解情况。”郑福进说,对弱势群体的事,朱夏兰总是特别关心。开展特困户危房改造时,她不知放弃了多少的休息日,走了多少路,为的就是“不漏过一个人”。当特困户办理手续有困难时,她二话不说,亲自跑腿帮忙。“为了棋盘村的陈松青一家,她来来回回跑了不下8趟。”郑福进说。

      “我们有什么困难,她总是会尽力帮助解决的。”在特困户曾碎香的眼里,朱夏兰是领导,但更像亲人。每一次上门求助,无论多么繁琐,朱夏兰也从来不会拒绝,总是热情又耐心,还不时关心地问她:生活费够不够?还有没有什么困难?“不是对我一个人,她对大家都这么好。”说到这里,曾碎香哽咽了。

      定期探望五保户,她坚持了十几年

      扶贫助困,是朱夏兰的工作,同样也是她的生活。

      丈夫的叔叔是五保户,没有子女照顾,一直住在敬老院。无论工作多忙,朱夏兰都不会忘记半个月去探望一次,送去生活用品,捎去关心和问候。这一习惯,一直坚持了十几年,直至叔叔去年逝世。

      还有一位家住瑶溪镇的同学,也是朱夏兰一直帮助的对象。“那位同学两夫妻都患病,收入很少,家境特别困难。10多年了,朱夏兰每个月都会去她家一两次,有时帮忙做些家务,有时塞给她一点钱。”同学黄笑聪告诉记者,虽然朱夏兰自己也不富裕,但帮助别人她总是很热情很慷慨。“人生在世,谁也难免有困难的时候,我们是同学,更要互相帮助。”一个个电话,一次次动员,朱夏兰一点也不怕麻烦。黄笑聪说,由朱夏兰发动的同学捐款至少有5次,每次都有三四十人参加。

      朱夏兰要牵挂的人实在太多,比如说年迈的母亲,还有患病的公公。“每次到妈妈家里,她总是抢着做家务,忙完了还会帮妈妈按摩、洗脚、剪指甲。”弟弟朱永飞说,“最近她公公检查出患有脑血管疾病,她也一直不放心,就在晕倒的那天中午,还去了一趟家里,说要再陪他去医院检查。”

      “爸爸,你一定要注意身体,有什么不舒服要告诉我,我们早点去看!”朱夏兰不是不知道,心脑血管疾病不能忽视,但就在她叮嘱公公的时候,她把自己的健康忘记了。

      或许,她并不是忘了,她只是希望,先忙完手头的事再好好休息一下;或许,她只是觉得,自己还可以撑得住,所以想尽力多帮别人做些什么;也或许,她什么也来不及想,就这样走完了自己充实忙碌又爱心融融的一生。 (记者 叶小静 报道组 丁欣华 叶繁)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林振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