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温州新闻 > 财经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温州人:左手炒股 右手炒楼

  • 时间:2007年12月27日 14:11 稿源:南方周末http://www.66wz.com/    字体:
  •   “整个单位都买了一只股票”

      近日,温州市政府开始严查公务员上班炒股。这仅仅是一向对股市敬而远之的温州人疯狂奔向股市的一个信号。现在,从公务员、企业家到住家太太,越来越多的温州人对股市发生了兴趣

      □本报记者胡天舒发自温州

      第一个被处理的公务员

      因为炒股,公务员谢晓的工作在这个夏天发生了改变。

      5月24日上午10时半,谢晓习惯性地打开电脑中的股票行情,查看自己买的几只股票的行情。这天是星期四,大盘已经在4000点上方震荡了好几天,每个股民的心都悬着。

      股价一秒一个价。谢晓看得很投入,丝毫没有注意身后已经站了几个人,更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进来的。

      那几个人看了几秒钟,其中一个拍了拍谢晓的肩膀,问:“你在做什么?”

      谢晓“呼”地站起来,脸色突变,紧张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今年5月,温州市监察局向全市公务员发出明确规定,不允许擅离职守炒股或上班时间网上炒股,一旦发现将严肃处理。站在谢晓背后的人,正是在执行检查任务的温州平阳纪委一行人,领头人是效能办主任王怀洲。

      这天上午,王怀洲和另外两个同事来到旅游局,检查公务员上班炒股情况。政府机关一般是小办公室,两三个人一间。王怀洲一间一间地走过去,大多数房门都关着,当走到第四间的时候,一个人侧对着门外,面前的电脑上闪烁着花花绿绿的股市行情。

      王怀洲立即和同事走了进去。谢晓看着面前陌生的几个人,脑子一片空白。一时间,大家站着没有说话。

      一位在场的纪检人员后来回想说,当时他们也觉得很难过,甚至有些尴尬,他们不希望看到有人因为这件事遭到处罚,但是严峻的规定在面前,有什么办法呢?

      当天下午3时,旅游管理局党组召开会议,专门讨论处理事项。下午5时,结果出来了:谢晓被从局机关调往山区,扣发半年考勤考级奖。

      旅游局有三位局长刚刚走马上任。他们没有想到在新岗位上碰见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处理下属的炒股事件。局长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说,局长们的心理压力都很大。

      谢晓成为温州市第一个被查处的上班炒股公务员。消息很快传开,温州市政府各局机关的公务员们一片哗然,炒股的公务员纷纷删除了办公电脑上的股票软件,生怕被动真格的纪检部门逮到。

      风口浪尖,旅游局的处理结果当天就出来了。第二天一大早,谢晓到山区报到上班。此后,他每天要7点不到就出门,赶在8点半上班。

      至今,谢晓还没有告诉父母。他希望有一天,可以重新回到镇里工作。

      严查公务员炒股

      温州市在几年前提出过“效能革命”,对公务员的工作规范提出了具体要求,包括不能在办公时间浏览与工作无关的网页、打游戏等规定。现在出现了新情况———炒股,于是温州有关部门又发文禁止上班时间炒股,补充了过去的条款。

      温州市专门有落实“禁止公务员炒股”的部门。平时他们明查暗访,不定期、不定时、不定单位地去检查公务员炒股。

      即使没有炒股,但是在机关职能部门的电脑上发现股票软件,也要处理。因为政府下了决心,有些单位在文件下发后很快就贴出自己单位的补充规定通知。

      平阳县旅游局发文公布了处理结果以后,全局次日又召开工作会议,要求全局引以为戒。

      股票交易时间是周一至周五的上午9时半至下午3时,这条禁令几乎扼杀了公务员炒股的一切可能。

      不过,炒股一定要看电脑吗?

      在温州市政府某部门工作的贺刚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大屏幕的商务手机,很快就连接上了股票行情的页面。虽然速度比电脑慢了一些,但是看行情、交易基本不受影响。“我们单位最起码有一半的人在炒股,不让看电脑就看手机呗。真有事情当然无法操作,但是我们的会很多,开会的时候大家都会拿出手机来炒股,反正开会很无聊,领导也不知道。”贺刚说。

      这似乎能部分解释为什么最近温州的上网宽屏手机非常火爆。在五马街几家主要卖手机的商场,每天柜台前都挤满了前来购买可以炒股票的手机。

      一位公务员说,出规定不让人炒股,其实让人心里更难受,上班就更不安心啦。现在一些管理比较松散的局机关,经常有人找借口回家,其实是回家看股票。

      温州人在投资上一向胆子很大,投入也非常高。在温州,不乏有拿一两千万出来炒股的公务员。他们中的很多人靠炒房赚了钱,在股市向上走的时候,炒房挣的钱就被拿出来炒股票。

      还有一部分公务员当年在炒房子风潮中没有跟风,错过了那一拨发财的机会,现在他们感觉不能再错过炒股了,于是很多人拿出积蓄来炒。

      公务员是非常主力的炒股群体。贺刚说,他身边的金融、公安行业的朋友炒股的特别多,大家在一起也是互相讨论股票。

      公务员一年的收入只有十来万,在温州不属于富裕阶层,但是如果他们娶了一个很有钱人家的女儿,或者嫁给了企业主,就有很多资金拿出来做股票。很多公务员能拿出巨资来炒股票,和他们的家境是分不开的。

      在这座商业精神浓厚的城市,商人们对禁止公务员炒股的文件有各种看法。大多数企业家欢迎政府部门出台禁止炒股的文件,因为老百姓希望的是一个服务型政府,公务员就应该把本职工作做好,提高服务质量,在上班时间绝不能炒股。

      也有企业家调侃说,公务员的时间比咱们企业家空闲得多,每天在办公室不炒股做什么呢。

      温州人的股票观

      温州人以前对股市不感兴趣。上海人在闹股疯的时候,温州人安安静静地做着自己的家庭作坊,踏踏实实地生产着一个一个打火机、一双一双皮鞋。

      正是这种勤劳和踏实,温州人很快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此后,温州人开始大规模对外投资。他们喜欢投资房地产、煤矿、能源,总之,一切实在的东西,温州人都喜欢参与。在这些领域,温州人再次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周德文是温州市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温州全市三十多万家中小企业都和这个协会有联系。周德文认为温州人对股市、期货等金融产品以及其衍生品从来就不感兴趣,因为温州企业一半是从家庭工厂开始做起来的,一直做的是实业,这就形成了温州人的投资文化:对于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不感兴趣。

      “房地产再调控,也能看到一个房子在那里啊,手里还拿着房门钥匙呢,心里踏实。”周德文说.另一方面,温州以中小企业为主,规模和实力不大,这从客观上也不允许企业主抽离过多的资金去炒股。

      但是最近两年,国家的宏观调控措施不断出台,抑制了房地产、矿山、能源领域的投资,温州人的投资热情因此降温,很多温州人开始寻找其他的投资机会。温州人向来有敏锐的嗅觉,当他们意识到这是一个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牛市以后,投资观念发生了变化。

      温州人另外一个特点是喜欢跟风,当一些温州人开始炒股,更多的温州人也加入了这个行列。从2006年年中至今,温州有近20万的新开户数,往日冷清的证券公司也排起了长队。“现在生意这么难做,不如炒股啊。”一个企业主说。

      今年以来,温州各家银行的资金一直很紧张。很多企业家拿出钱去炒股,有些人甚至抽离公司的资金去炒股。

      相比公务员,商人显然有更大的自由度来炒股。但即便如此,温州炒股的商人并不多。周德文整日接触企业家,他估计在温州三十多万家中小企业中,炒股的只占到5%—8%。

      在温州市人大工作的金福来,朋友中有很多是企业家,大家聚餐的时候,倒是经常讨论股票,但真正买的人很少。只有一个定居意大利做生意的朋友,最近把生意交给了儿子,回国后进入了股市,每天看看盘面非常有乐趣。据说他现在乐不思蜀,呆在温州每天炒股。

      “我们这些老朋友下午3点前叫他出来都很困难,他对股票很上瘾啊。”金福来笑着说。

      温州人只要有人带头,大家就会谈起股票。如今的温州女人街上,经常能听到摊主们议论,明天去买股票吧,比在这里做生意强多了。

      中小企业主一年的收入几百万,这个收入在温州人看来并不高。这些企业主平时非常忙,于是炒股的主力就变成了他们的太太。这些太太们有钱,没什么文化,胆子大。

      据温州市龙湾区一位官员说,他的一个企业家朋友的太太,每天听到周围的人讨论股票这支牛那支牛,于是跑到证券营业部开户也要买股票。营业部的人问她:你开A股还是B股。这位太太回答:我开牛股。

      金福来一位朋友的太太炒股,竟然连“大盘震荡”、“上证指数”都听不懂。这些太太们的大多数娱乐活动是打麻将,一晚上的输赢在几万之间。股票市场似乎给她们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让太太们觉得非常有乐趣。

      正因为没有金融知识,大多数温州人都是炒消息股。这轮牛市中亏钱的人很少,但在温州,却有很多人在股市上亏钱,他们对股票一点不懂。

      但是温州人依然偏好消息股,只要有证券公司推荐了一个股票,或者有一个风声传来,基本上一个群体都会跟风去买,场面极其壮观。

      在当地一家报社工作的林峰说,上次经济部一个记者说中国联通好,当天上午从我们部门开始买,然后逐渐不断有人加入,最后那天整个单位都买进了联通股票。

      林峰说,他们单位炒股的信息来自全国各地,兰州、北京、广州……“好在这些人家里非常有钱,输得起。”他的一位同事说。

      (注:应采访对象要求,谢晓、贺刚、林峰为化名)

      温州楼市今年夏天已到了炙手可热的地步。在当地20年的房地产开发史上,这种火爆景象是前所未有的

      押八百万换一个抽签的机会

      □本报记者肖华发自温州

      押800万换一个抽签的机会,为了买一套房子。

      在温州,有二百多人毫不犹豫做出了这样的选择。那里最近开盘的一个别墅花园,一共只有28套,每套价值都在千万以上,但通过各种关系报名要房的就有四百多人。开发商不得不提高门槛,可没想到高门槛依然挡不住炒楼人的热情。

      这只是温州楼市新近的故事之一。改革开放以来温州人辛苦集聚起来的财富有多少流入了楼市,尽管没有数据,但那里的每一张饭桌上,现在几乎都跳动着同一个词:房子。

      据温州人民银行统计数据表明,温州人的财富约在1500亿元到2000亿元之间。这些财富曾经在全国各地左冲右突,因为“炒房”、“炒矿”、“炒国企”而招来各种毁誉。这个夏天温州楼价的飞涨,只是它们寻找出路的又一次尝试。

      开发商不敢开盘

      今年一季度的房价飞涨让所有温州人印象深刻,每个人都能随口举出身边一套房子赚上几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的例子。统计数据表明,一季度房地产开发投资比去年同期增长48.1%。

      火爆的场景连开发商都有些不知所措。在一次聚会的饭桌上,其中一位正为不敢开盘而发愁,“要房的人太多了,搞不掂”。

      有一位开发商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三年前,大家在饭桌上谈论的还是怎么做生意;现在,大家谈论的不是楼市就是股市。”

      即使是这些一直在这个行当里摸爬滚打的温州最早一代“老房开”,都连连摇头说看不懂。在他们所经历的近二十年温州房地产开发史上,无论是地价、房价还是楼市的火热程度,都是前所未有。

      温州房价的稳定上升始自1990年代。这种上升平缓而稳定,即使是在南方诸城市楼价坐上过山车之际,温州也是波澜不惊。

      1998年,土地管理法出台,国家收紧土地政策,素来土地“金贵”的温州地价闻声上涨,商品房价格同样开始飞升。到2003年,滨江路的商品房价格已涨到经济适用房的两倍。

      进入21世纪,温州房地产市场一派繁盛。1995年到2000年每年房屋竣工面积都在700万平方米左右小幅波动,到2004年却飙升到1931万平方米。而2002年时温州一类地段的房价不过每平方米5000元,到2005年时早已过万。

      这样的涨势随着国家地产调控的到来而应声受挫,被当地业界视为当时晴雨表的中瑞财团曼哈顿项目一度陷入卖不出去的窘境。

      可是没过半年,每平方米一万多元卖不动的曼哈顿现在已成为每平方米两万多元都无房可买的抢手货。

      这一疯狂涨势直接起因于今年年初温州拍卖的一块土地。这幅土地温州曾打算以18亿元的价格卖给上海一家地产企业,不料恰逢“地产之冬”,交易一直没能做成。但在今年年初的拍卖中,这块地却拍出了33亿元的天价,业界人士测算说,光是土地成本每平方米价格就高达12000元。

      “拍卖一完,我们就知道,房价又要涨了。”一位开发商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温州市规划局的一位资深官员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现在的地确实是越来越少,除了新城一次批了2000多亩地,其他的地块极少超过100亩。每年温州的需求约是200万平方米,而供给始终是150万平方米左右,2005年只有100万平方米多一点。

      房子!房子!

      为越来越高的楼价提供支撑的,是温州人雄厚的购买力和升腾的购买欲望。

      一位金店老板对此感慨万千。这些年来他买过三次房子,1980年代初他花了8000多元买下一套49.212平方米的房子,亲朋好友热热闹闹地来看房子持续了3个月;十年之后他在温州第一个小区买下第二套115平方米的房子,来看房子的人持续了十来天;到前两年新搬进一套180多平方米的房子时,“一个看的人也没有了,没人觉得稀奇”。

      “经济发展的速度真是难以想象,我虽然一直在往上走,比起来却是慢多了。”这位每年光商铺租金收入就超过100万的老板指着身边一个30岁出头的小伙子告诉记者,后者每年租金收入是500多万。

      换大房子,是富裕起来的温州人最近流行的行动。“200平,跃式,大家都只看这种,”一位温州商人说,“咬着牙也得换,不然多没面子。”

      强劲的需求和越来越少的土地搭建了温州楼市的基本结构,地产调控的政策却和“炒房者”一起放大了基本结构之间的内在冲突,使得楼价不断攀高——前者曾经令许多人提心吊胆,却发现有惊无险,比如20%税,最后只收1%;而后者的不断涌入和流传出的许多财富故事分外撩拨人心,也吸引了更多人和资金奋不顾身投入其中。

      越来越多的温州企业卷入了这股洪流。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2004、2005连续两年的温州企业贷款30强名单显示,其中仅公开涉足地产的企业每年都超过2/3。一些制造企业甚至将工厂所在地腾出来用于地产开发,所谓“腾笼换鸟”。

      而时下担保、投资公司在温州的兴起,也印证了温州房地产市场的繁荣。过去在温州并不吃香的担保公司,总共不过二三十家,一年累计担保不到20亿。可是这种公司去年却飞速发展到超过120家,其中一位老板透露出个中奥妙:“为买房融资、为地产公司提供过桥贷款、甚至为自己做房地产而给自己担保,有几个不是为了房子?”“大家都享受去了,谁来生产?”一位关心温州前途命运的开发商发出了这样的疑问,“所有人都在买卖房子,还有谁来做企业?”2007-05-31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应忠彭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