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温州新闻 > 社会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博客报道:那一声“对不起”

  • 时间:2007年11月25日 04:12 稿源:温州网-温州日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这周,有一个人的名字萦绕脑海,他就是王得付——我们的好的哥。

      本周二还得到消息说,王得付去南京的解放军医院治疗了,心里为他感到些欣慰。从响水到南京,治疗条件好了,说不定病情会有些转机呢。可是,才隔了两天,就传来噩耗,王得付终因晚期肝癌医治无效,离开了人世。

      他是一位非常普通的外来务工者,没有李学生那样铁轨救人的壮烈之举。可是,就是这样一位普普通通的务工者,在今年温州抗台期间,用他全家人借以谋生的出租车,义务转移了近百名群众并运送了大量物资。

      关于王得付的事迹,包括本报在内的各家媒体已经报道得很多了,无需再赘述。然而,前几天上温州博客网,看到张炳钩写的《我们的好队员王得付》一文时,却被其中一个不为人知的细节深深打动。

      “就在强台风‘韦帕’登陆后没几天,我从少红姐那得到信息说,王得付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不开出租车了,要回老家。我当时想,我们服务队是志愿的,如果他真的有事,也不能勉强留他下来。后来,我们又积极准备抗击超强台风‘罗莎’,对于王得付的事情也就没太留意了。”

      “时隔一个月之后,我才知道原来王得付是因为查出自己得了肝癌才离开苍南、离开我们服务队的。我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很难受,立即打电话给王得付。在电话里,我听到王得付的哭声,也隐隐约约从哭声中听到他说了一句:‘队长,对不起!’我一下子也哭了,我安慰他说:‘得付,你放心治病,我们会想办法帮你筹款’。”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王得付的哭泣和那一声“对不起”让我觉得特别震撼。他不是对自己的家人说“对不起”,而是对本来并没有什么关系的苍南出租车志愿服务队说“对不起”。这一声“对不起”实在是太沉重了,它饱含了王得付对第二故乡的爱和对自己没能为第二故乡履行承诺带来的愧疚之情。

      王得付在获悉自己的病情,不得已离开出租车志愿服务队的时候,正是温州抗台的关键时刻。仔细想来,他默不作声地走了,本意应该是为了不给紧张忙碌中的队友们添麻烦。为此,他还一度受到不知情的队友们的误解,以为他违背了诺言,反悔了,当了逃兵。

      事实上,正如张炳钩文中所说,王得付在9月中旬离开苍南之后,先到南京军区八一医院治疗20多天,花了近5万元,后来因为没钱,才转到家乡的响水县人民医院治疗,又花了近2万元,还欠医院很多医药费。在这期间,王得付向亲戚朋友们借钱,但他从未向温州的队友们诉苦。

      相反,他在接到问候电话时,哭泣着先向温州的队长道了一声“对不起”!这一声“对不起”,让同样身为温州市民的我感到受之有愧,因为,这一声“对不起”应该是温州人民向王得付表达的深深歉意。

      在生命最后的日子里,王得付将痛苦埋进了自己的心里,却将安全和温暖给了处于台风危难之中的温州人。

      作为一名外来务工者,王得付本来与温州抗台之事没有一点瓜葛,他没有必须的责任来协助抗台。何况他本身并不富有,参加志愿服务队,意味着他不仅要付出更多的劳力,还要少赚本可贴补家用的大半个月的工钱。但他毅然这样做了,他挑起了这份重担,而且从来不曾想过要把它放下,哪怕是独自默默地去面对死亡。

      王得付的事迹经本报等媒体报道之后,温州社会各界给予了大力援助,筹集了10多万元的捐款,出租车志愿服务队也派代表去了响水。张炳钩说,看到王得付时真的很痛心,他为我们的防汛抗台付出了这么多,而我们为他做的实在是杯水车薪。

      是的,面对一名晚期癌症患者,我们做得再多恐怕也无力挽回他的生命。对于已经离去的王得付,我们心怀更深的只有感恩。

      曾经,我们总是行色匆匆,我们总是习以为常,在人生的道路上奔波时,从没有认真想过要如何去感恩每一个为我们付出爱心的人。我们总是那么骄傲地、理所当然地忽略了感恩。其实,不仅仅是王得付,我们身边还有着许多的普通人是值得我们道一声“谢谢”的,不然,等到发觉只能说“对不起”的时候,已经抱憾落泪。

      用感恩的心做人,用爱温暖世界。一个人活着,最重要的不是生命的长度而是它的宽度。我们或许没有办法控制生命的长度,但是我们完全可以扩展生命的宽度——这是好的哥王得付留给我们的精神财富。马玉瑛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林振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