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Sorry for the inconvenience.
Please report this message and include the following information to us.
Thank you very much!

URL: http://wznews.66wz.com/system/2007/10/22/100423442.shtml
Server: webserver
Date: 2020/10/20 14:21:24

Powered by Tengine
tengine

温州印刷业遭遇“非常危机”

2007年10月22日 12:54:27来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这是一组诱人的数据:在温州民营经济越发活跃的大背景下,2006年温州市从事印刷行业的企业已达2700家,印刷业的总产值达到165亿元,占温州工业总产值的4%左右。但诱人的数据却掩盖不了残酷的现实。

  “温州印刷业已经到了一个危险的拐点。”温州市印刷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平勋在前不久接受记者采访时忧心忡忡地表示。“2003年,温州的印刷业总产值已经达到135亿元,2006年以来,印刷业的发展明显滞后了。”

  “发展明显滞后”的背后原因是什么?“危险的拐点”指的又是什么?陈平勋没有正面回答,只是表示最近很苦恼,也非常担忧,因为表面上看温州市印刷行业发展态势平稳,实则强盛背后充满了危机,最近各家企业就频频遭遇各种麻烦事——

  “非常麻烦”:原材料涨价,利润越来越薄了

  本月5日,也就是国庆节过后刚刚开工的一天,飞跃印业厂负责人池敏收到一份传真,这是来自杭州瑞星纸业公司的提价通知单。上面写着:随着国际市场石油价格的上涨,造纸原材料胶乳每吨上涨了700元,燃煤每吨上涨60元,考虑到成本的增加,决定每吨纸提价200元。

  池敏眉头紧皱,这已经是10月份以来,他收到的第三份纸张提价通知单了。“应该每家印刷企业都收到这样的提价单了,他们都向我诉苦:一次性涨价也好一点,企业还可以向客户反映,相应提点价格,可每次都提价一两百,真叫人哭笑不得。”

  同一天,因为原材料一再上涨的困惑,池敏和宝光印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鹿城区印刷行业协会会长叶建华坐到了一起商讨对策。

  这位协会会长认为,近几年来,不仅仅塑料、颜料、纸张的价格上涨了,而且包装专用胶水上涨了20%,光亚膜上涨了15%。一边是原材料价格上涨,一边是印刷产品加工费难以得到提高,不算水电、人工、机器折旧等费用,企业的利润变得越来越微薄。

  “其实飞跃印业厂遇到的成本涨价问题只是温州整个印刷行业的一个缩影,其他的印刷企业遇到的困境跟它差不多。鹿城区从事包装印刷的企业共有300多家,其中有100多家印刷企业是专门替皮鞋企业的包装品印刷的。但自2007年以来,随着国家出口退税的降低和人民币的不断升值,这些皮鞋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指望他们能接受印刷加工费的提高几乎是不可能的。”温州市印刷行业协会秘书长陈平勋如是说。陈平勋认为,受国际大环境的影响,原材料涨价是个普遍的问题,不仅仅印刷行业有,温州其他轻工行业也都面临这样的困境。

  叶建华坦言,其实他也想涨价赚多点利润,只是竞争太激烈涨价难,所以现在企业根本不敢提价。打个比方,如果宝光将印刷产品加工费涨一些,原来的客户要么减少定单的数量,要么就干脆把定单交给别的印刷企业去做。用不了多久,宝光就会失去原来的客户。印刷业属于加工型的行业,相当于替他人做嫁衣裳,企业的自主性不强,从这方面说,原材料的提价带来的后果似乎要比他们想象的严重得多。

  “非常麻烦”:破不了的无证印刷网

  让叶建华、池敏他们眉头紧锁的还有一件麻烦事是行业内无证印刷之风有越来越盛之势,局面似乎比以往更厉害了。

  在市区双屿、梧田一带,顺着弯弯曲曲如迷宫一样的小巷走进去,就可以发现许多无证印刷厂遍布。这些无证印刷厂面积不大,一般在200平方米以下,一个厂只配有一台印刷机和几个工人。

  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在双屿、梧田一带,这样的无证印刷厂数量至少有100来家,全都分布在各条小巷里。他们像丑媳妇见不得公婆一样深藏在小巷弄底,逃避着税务和工商的检查。他们不仅不用交税收和工商管理费,甚至连电费也省了。

  有这样一个例子,为了偷电,一无证印刷厂在门上安装了一个特殊装置,平时从事非法印刷时,大门是紧闭的,此时电表不会走动;遇到电业局的人前来检查时,大门一打开,电表就自动正常运转了。靠着这个装置,在成本上可谓大大降低了,该企业在部分中小企业客户中有一定的市场,而且影响到同行公平竞争。

  在温州,印刷包装行业存在这样一个事实:一些实力弱小的企业和无证的印刷厂,由于资金、设备等原因,处于被淘汰的边缘,可是非常的灵活,有点钱赚就可以,过一天算一天。

  这些企业为了生存下去,往往在投标中压价招揽业务。池经理举例说,譬如一笔印刷皮鞋盒子的定单,原本每个盒子要1元的印刷成本费,这些小印刷厂和无证印刷厂为了抢生意,即使是把印刷加工费降低到8毛,他们也愿意干。对他们来说,反正工人们闲着也是闲着,先抢占了市场才可能会赢利。“现在印刷业的现状是哪家印刷厂的价格低就能抢到生意,你不做,别人抢着做。”

  记者调查发现,不仅仅是这些无证印刷厂从事印刷经营活动,另外还有些打字复印店通过新增小型胶印设备,变相经营印刷行为。

  陈平勋告诉记者,其实印刷行业是有严格的市场准入门槛的。一个正规的印刷企业必须达到拥有两台价值60万元的08式印刷机,150万元的注册资金和厂房面积200平方米以上的条件,符合上述条件才能获得市场准入许可的批证。

  陈平勋愤愤不平道,“这些企业存在并非一天两天了,没想到现在局面到了如此普遍的情况。他们在什么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就进入印刷市场从事非法印刷经营活动,他们的产品假冒品牌,工艺粗糙,靠着逃避税收和偷电,印刷加工费一般比正规的印刷厂低廉很多。无证印刷厂的存在,极大地冲击了正规印刷厂的生意,造成了温州印刷市场的混乱。”

  “非常麻烦”:跳进无序竞争的坑

  就在印刷企业感叹原材料涨价,无证印刷冲击,生意越来越难做,利润几乎不保的情况下,一个可怕的现象出现了:随着原材料价格不断涨价和印刷行业无序竞争的越演越烈,印刷厂通过偷工减料来减少成本开支眼下已成为公开的秘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印刷厂老板告诉记者,如果不偷工减料,企业根本无法生存。

  “五六年以前,市场还不存在无序竞争的时候,按照行规,印一色纸要5分钱,而且数量至少要3000张,那时候印刷厂还有赢利的空间,大家用的是杭州生产的高档油墨,想方设法提高印刷质量;可如今,印一色纸只有3分钱,数量即使只有500张也印,当企业没有利润的时候,大家用的是苍南生产的低档油墨,想的是如何偷工减料,降低成本。其实大家都没有办法,低成本只能印出更低品质的产品。”这位老板无奈地表示。

  叶建华认为,偷工减料还只是一些实力弱小的企业和无证印刷厂的个别行为,但无序竞争带来的严重后果是小而精的企业很难得到发展,大而全的企业很难做大做强。

  “小而精的企业面对无证企业的价格竞争优势很难有发展的空间;大而全的企业投入一台新设备,动辄千多万元,面对印刷包装业激烈的竞争,企业投入大,产出小。大家一年到头干得这么辛苦,但企业赚的钱越来越少,靠的是以前的底子撑着,这甚至让我萌发了转行做其他生意的想法。”叶建华举例说,宝光在温州印刷行业算经营得比较好的,但受行业无序竞争的影响,企业一年的利润只有100来万元,假使现在不干了,把土地和厂房租给别人,一年最起码也有两三百万元的收入。

  “非常担忧”:坚持还是放弃?

  原材料涨价似乎是一个导火线,点燃了印刷企业愈演愈烈的无序竞争,恶性循环的结果,使得印刷行业的许多企业开始重新思考自己企业的发展问题。陈平勋前面所说的“拐点”,其实也就是指目前温州印刷企业的利润较之往年已越来越微薄,整个行业正陷入一种困境,如果一些企业退出或放弃了,到时候,就将酝酿成整体行业的大衰退。

  陈平勋称,由于印刷行业不景气,许多有一定实力的企业选择了外迁。“近年来,将生产基地搬到上海的温州印刷企业就有100来家,而搬到广东、北京等外地城市的就更多。这些企业选择外迁,原因有两点:一是看中外地城市的土地费用便宜,能减轻企业的成本压力;二是移师大城市,信息资源广阔,有利于企业接到更多的国内和国际的定单。”

  在这种情况下,温州印刷行业已面临严峻挑战。有业内人士担心,温州印刷业接下来将遭遇一个寒冷的冬季。

  采访手记

  目前,温州鹿城区的印刷企业产品还比较单一,缺乏全国和国际的定单。相比来说苍南的印刷业发展要好些,其中五分之二的定单主要来自全国各地以及部分外单。业内人士称,毕竟温州市场只有这么大,如果印刷企业大家竞相压价,陷入无序竞争而不能自拔,整个行业将会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一方面是规范游戏规则,更重要的是企业在生产和销售方面不能太局限了。据了解,鹿城区的印刷企业专门和鞋厂打交道的达100多家,这也不能怪原材料涨价和无证企业的冲击了;另外市场不能只顶着鹿城或温州地区,毕竟市场的份额相对固定,是走出去的时候了。当然,最重要的是不要再停留在加工上,印刷企业还应积极研发新的产品,多生产一些印刷终端产品,努力摆脱为他人做嫁衣裳的束缚,提高产品的附加值。(郑荣 汤海鹏)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腾讯微博

关键词:印刷

编辑: 林振将

网友评论

  • 昵称:
  • 验证码: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