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温州新闻 > 外地媒体看温州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温州老板热衷当党代表

  • 时间:2007年08月01日 20:10 稿源:民营经济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除了市委主要领导和其它一些代表外,我们安排了一名民营企业主作为主席团成员。这样的安排表明我们对这个群体的认同,可以激励他们充分发挥建设温州的积极性。

      党代表选举的竞争的确很厉害。每逢党委换届,为了争取成为党代表,个别人甚至想出很多“奇怪的办法”……

      我要参与,当然是想认识更多的当官的,在有对我企业有用的信息的时候提前告诉我,在我企业有麻烦的时候能帮我一把。”

      党中央的“双新组织”新概念一提出,就马上被嗅觉灵敏的温州商人“嗅”到其中蕴涵的参政良机。据媒体报道,前不久,中国民营经济大本营之一——浙江温州就演绎了一幕又一幕“十七大前夕浙江民营企业家们激烈竞逐各级党代表”的精彩故事。

      据专家分析,民营企业家的这股竞逐党代表的热情与中央的政策是密不可分的。因为很多民企老板确信,如果有政治职务,就意味着企业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省党代表“7选4”竞争激烈

      2006年11月12日,十七大代表选举的文件首次特别规定,省区市的十七大代表中,“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以下简称“双新组织”)要占“适当比例”。与中央层面相呼应,地方的党代会也相应增加了“双新组织”的代表名额。

      在浙江温州,中国民营企业最发达的城市,市委组织部的一名干部承认,对温州市参加浙江省十二大的代表名额分配,由于竞争太过激烈,名额一再增加。

      为了协调关系,来自苍南县的新雅集团董事长郑步良被安排到了经济界的代表中,永嘉的邱晓来和瑞安的温邦彦则被安排为科技界代表参选。

      7名候选人中,最终有4人当选。而参加中国共产党十七大的“双新组织”全国代表,在浙江则只有1名。无疑,到北京和执政党领导人“共商国事”,是浙江民营企业家的强烈愿望,竞争也会更激烈。

      让老板享“坐主席台”待遇

      2007年2月27日上午9时,温州市十次党代会召开。曾宪光作为温州市“双新组织”的代表出席。和以往不同,这位老板坐在大会的主席台上。“几乎毫无准备。”曾宪光说,此前他曾分别作为省、市党代表参加过各种会议,但作为民营企业主代表,被安排就座主席台上,“这在浙江都是没有过的事情”。

      “除了市委主要领导和其它一些代表外,我们安排了一名民营企业主作为主席团成员。”中共温州市委组织部组织处处长王一炬表示。“这样的安排表明我们对这个群体的认同,可以激励他们充分发挥建设温州的积极性。”王一炬说。

      温州市委组织部的官员承认,此次曾宪光能登上主席台,就和新的政策风向有关。而这个新的政策风向就是中共中央首次明确的“双新组织”新概念。

      激烈竞争的背后

      民企党员们很快进入竞争党代表的“比赛”中。位于义乌的浪莎集团董事长翁荣金回忆说,在企业成熟后,他曾多次申请入党,“向组织部提过好几次”,但在严格的限制下,一直未能获批。据介绍,普通的党员入党,只须基层党组织同意即可,而民企老板想“戴”上党员的“红帽子”,则仍须县级以上组织部门把关。

      即使自己是义乌市政协常委,弟弟翁荣第是金华、义乌两级人大代表,翁荣金还是全力以赴,让弟媳陈筱斐成为义乌两个民营企业的党代表之一,进入执政党的核心。

      翁荣金承认,弟媳的党代表身份,为他更准确地把握党的大政方针、及时调整企业战略,提供了最好的学习机会,“党要怎么走,你才能怎么走”。“党代表选举的竞争的确很厉害。”新雅投资集团的党委书记陈如奏说。每逢党委换届,为了争取成为党代表,个别人甚至想出很多“奇怪的办法”……陈如奏一一列举。

      58岁的陈如奏,3年前是苍南县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2004年2月,在新雅集团董事长郑步良的反复要求下,经温州市委批准,他提前退休,转到新雅集团担任政治处主任兼党总支书记,“主抓党建、企业文化和思想政治工作”。

      现在,他作为新雅集团的党委书记,成为苍南县民营企业中罕有的三个温州市党代表之一。陈如奏说,企业规模发展越大,谋求政治地位的需求就越迫切。“企业在社会中地位有多高,在党政机关中的位置需要就有多重”。由于党代表位置少,竞争也就最为激烈。

      民营党代表责任感增强

      温州市委组织部组织处处长王一炬证实,当上党代表以后的企业主,在社会贡献上会更积极,“我们本来就考察对象的先进性,主要就看其对社会的贡献。而贡献,除了企业发展,更多则体现在捐款上。”

      以郑步良为例,去年桑美台风之后,新雅集团董事会投入赈灾的款项达78万多元,在苍南县工商联公布的“爱心赈灾榜”中名列第一。

      而2006年3月,翁荣金所在的浪莎集团则投资100万元,创办“三农学院”,为来自义乌偏远山区和城郊土地被征用的农民提供技术培训,帮助脱贫。

      而从7名“双新组织”的候选人中脱颖而出,成为温州市出席浙江省第十二次党代会的代表之一的温州市瓯海区民营企业家党员姜忠义则采取了另一种形式。1988年下海的姜,1996年作为民营企业主在瓯海区锦山街道破例入党。“当时四百多个入党积极分子,我是三个表态捐献遗产给社会的人之一。”迄今为止,已捐款九百多万。

      老板政治诉求较复杂

      浙江省委组织部的官员曾向媒体记者透露,“在温州企业主中发展党员,入党动机比较复杂,有的是因为对党的感情很深厚,动机比较纯。也有一部分的是随大流,还有一部分是想利用政府资源,为自己办些事情。”

      民企老板对党的深厚感情源于党的优惠政策,许多民企老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没有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就没有民营企业的今天。

      很多民企的决策者出于对党的感情,不光本人积极向党靠拢,还在自己的企业中积极做好党建工作,让党建工作在非公有制的民营企业中照样发挥巨大的作用。但是,出于功利性的需要而迫切地从政治上寻求突破,也是很多民企老板考虑的现实问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企老板在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的讲道:“我要参与,当然是想认识更多的当官的,在有对我企业有用的信息的时候提前告诉我,在我企业有麻烦的时候能帮我一把。”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李景田对记者表示:“从整体的发展现状来看,民营企业党建工作明显地滞后于民营经济的发展。从发展趋势上来看,民营经济肯定还会有更大的发展,党建工作如果不及时跟进,滞后效应将会越来越明显。”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应忠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