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一幢楼和19位盲人

  • 时间:2007年01月08日 10:48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市区丰收新村的一幢楼房里住着19位盲人,这些盲人经常在小区里散步、锻炼身体,周围群众管这幢楼叫“盲人楼”。如果他们遇到困难,住在附近的居民都很乐意伸手帮他们一把。

     

    盲人更需要社会的关爱。

     

    周明华和吴荷花接受记者的采访。  

      什么事都一起做

      上周,记者来到“盲人楼”里,随手按响了一对盲人夫妇家的门铃。大约五六分钟之后,才有人慢慢地摸索着出来。隔着一扇铁门,女主人问道:“是什么人?有什么事吗?”记者马上表明了来意。女主人冷冷地说:“我什么都看不见。有什么话,你就在外面说吧!”于是,记者就站在门外和她一问一答地聊了近半小时。因为主人家的戒备心理较重,谈话进行得不是很顺利。

      第二次,记者请吴桥社区的工作人员周丽芬陪同前往。那户主人一听到周丽芬的声音,马上热情地开了门,他们对这个声音是再熟悉不过了。周丽芬说,盲人对于声音都是比较敏感的。卸下了戒心,采访进展得颇为顺利。

      这对夫妻名叫周明华和吴荷花,今年分别为68岁和61岁。周明华出生时就双目失明,外面的世界在他的印象中只是一些微弱的光线和模糊的光影,到了50岁以后,就连淡淡的光线也看不到了,世界漆黑一片。而吴荷花在5岁时因患眼疾成了盲人,就连最强烈的灯光她也无法觉察,只有当阳光照射到她身上的时候,她才能感受到些许温暖。

      周明华和吴荷花都是温州市螺丝厂的退休职工,他们是经工友介绍认识的。“我们两个都是孤儿,从小没有人照顾,吃了很多苦。结婚以后,我们什么事都一起做,我离不开他,他也离不开我。刚结婚的时候,他还能看到一点点光,买衣服、到食堂打饭打菜之类的事情他全包了,一有空,他还会帮我一起做家务。现在,我们无论什么事都会一起干。”吴荷花说。夫妻俩的生活圈子很小,活动范围也就是整个小区,他们也没机会旅游、看电影,就连看电视也只能听听声音,大部分时间只能呆在家里听听广播。他们听不懂普通话,现在最喜欢听“百晓讲新闻”、“闲事婆和事佬”和一些音乐节目。吴荷花说:“要是没有我家老头子,我的生活就像是人间地狱了。”

      过去,周明华家的卫生间小得只能放下一个抽水马桶,连洗澡都很困难;厨房只能站一个人,锅碗瓢盆都放不下。去年12月,儿女们帮助他们把这个20来平方米的房子进行了简单的装修。周明华和妻子总算住上了“新”房子。

      周明华和吴荷花共有四个子女:大女儿身体健康、视力正常;二女儿从小视力就不好,后来就什么也看不到了;三女儿到了七八岁时视力渐渐衰退,现在的视力很微弱;小儿子在中学打篮球时一只眼睛因受伤失明,另一只眼睛的视力也接近全盲。

      一家六口,四个盲人,仅靠夫妻俩每月一千多元的工资生活。可是他们为儿女们做的眼睛手术加起来就有8次,每次都需要上千元费用。每个孩子结婚生子,也都需要钱,这让他们家的经济更加拮据。周明华说,他们住的这个房子,还是向人家借钱买的。此外,为了给儿子结婚,他们还借钱在楼下买了一间20平方米的房子。

      即便生活很困顿,周明华一家人还是自强不息地互相搀扶着走了过来。如今,为了养家糊口,二女儿和三女儿都开起了盲人按摩店,儿子之前在杭州学过推拿技术,回来以后在马鞍池路开起了“建军盲人推拿店”。经过一家人的共同努力,周明华还清了所有借款。

      一个团结的群体

      据周丽芬介绍,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盲人楼”原是温州市螺丝厂的宿舍,每户的房子不过20来个平方米,该厂的许多盲人工人就住在这里。经过房改后,有些工人把房子卖掉了,现在这里住的盲人大多是中老年人。

      这些盲人每月拿800来元的工资,生活十分拮据,但他们是一个团结的群体,有事总是一起商量、互相帮忙,邻里关系十分和睦,要是遇到困难,住在“盲人楼”里的健全人也会尽力帮助他们。

      上周,盲人夫妇包国林和毛秀秀家里的日光灯不亮了,住在隔壁的孙德松二话没说,马上跑过来帮他们换了个新的。孙德松发现房间的墙壁没有粉刷,都成了灰色的,污迹斑驳,对毛秀秀说,“什么时候我再帮你们把墙壁刷刷。”毛秀秀非常感激,对记者说,台风“桑美”把他们家的雨棚刮坏了,也是孙德松请人帮他们修好的。

      孙德松的脚有点瘸,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给盲人邻居们跑前跑后。“盲人楼”前有两张石凳,是社区请人砌起来给盲人们休息用的。可是这两张石凳经常被破坏,每次都是孙德松给修好的。每到夏天的傍晚,孙德松就拎着水桶给石凳浇水降温,好让盲人们坐得舒服一点。“我的脚虽然不好,但是他们看不见,只要他们有困难我都会尽力帮的。”孙德松说。

      “盲人楼”里盲人们的业余生活很单调,听听收音机、聊聊天、开开玩笑,日子就这样过去。以前,楼里住着一位盲人,大家叫他张老师,他免费为盲人们教授盲文,还经常给这里的盲人讲一些法律、就业知识,毛秀秀说,楼里许多盲人的盲文都是张老师教的,大家一遇到不懂的字和词就去请教他。能够摸着盲文读书,对盲人来说,生活无疑像是又打开了一扇窗子。现在,毛秀秀就经常读一本由社区给他们订的《盲人月刊》。

      毛秀秀说:“楼里的人都很好,每天邻居买菜的时候都会问要不要带点什么菜,有时候,做好了菜还会端过来给我们吃。几年前,我老公生病住院,每天都是邻居下了班去医院看他,回来再告诉我他的病情,真的是远亲不如近邻啊。”

      大家牵挂着他们

      “盲人楼”里的盲人都很羡慕黄永清。黄永清是个盲人,他的妻子王淑眉的视力却很正常,每天可以带着他到处走走。他们两个永远都是出双入对,一起散步、逛街,一起买菜、买衣,一起锻炼、看病……久而久之,王淑眉的这双眼睛成了楼里盲人们的眼睛。社区为盲人们过节,礼品都由王淑眉转交;谁家有人生了病,想出去买点东西、办点事情,王淑眉都乐于带队、代办。吴桥社区的居委会一干部说,有一次社区里搞活动,她就看见盲人们先在一楼集合,在王淑眉的带领下,所有的盲人都肩搭着肩,排着整齐的队伍朝社区办公室走去。

      还有一位盲人告诉记者,过去很多人都歧视盲人。十多年前,她住在老房子里的时候,附近的邻居不但瞧不起她,还时常捉弄她,故意把垃圾倒在她家门前,甚至把人畜粪便泼在她家的门上。现在,她到公交车站坐车,总有人问她坐哪一路,等车子来的时候,也会有好心人提醒她及时上车;上车时,小朋友和年轻人会主动给她让座,到站以后,会有陌生人扶她下车。有一次,她迷了路,一位好心的警察还把她送到目的地。

      现在,吴桥社区的8个服务网点,如粮油、煤气、医疗等项目都为这些盲人提供了上门服务,价格也相对优惠。平时,社区还为他们组织了免费理发、按摩、家电维修、体检等等活动。记者 方欣慰 蓝盾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金道汉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