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四个名字背后的被拐经历

  • 时间:2006年12月20日 11:39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他,一人拥有四个名字,每个名字的背后,都有一段心酸的故事。这18年来,他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5岁时从贵州被拐卖到福建,买他的那家人生活穷困不堪,他过早地挑起生活的担子,让他从小就饱尝了生活的艰辛。阴错阳差的是,一次打拐解救,他被误认为平阳县腾蛟镇一户人家的儿子,然而一纸亲子鉴定书打破他和家人团聚的美梦。等他回到贵州亲生父母身边时,已没有了他的安身之地……现在,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将那些人贩子早日绳之以法。

      记者面前的这个小伙子长得秀气斯文,虽然今年已经22岁了,只要面对陌生人,他就会用习惯性的警惕的眼光望着你。因为复杂的身世,他至今还没有拿到身份证。“前阵子,我好不容易在贵州落了户,但当地警方说还需要核对相关材料,再给我办理。”他低着头嗫嚅着,不敢与人直视。

      18年颠沛流离的生活,让他变得胆小谨慎。面对采访,只有当你问他时,他才会被动简单地回答,而往事的那些回忆,对他来说无疑都是血淋淋的伤疤。

      杨万明——人生因拐卖而改变

      在未被拐卖之前,他叫杨万明,出生在贵州省榕江县乐里乡盖竹山大队的一个小山村。虽然家境贫寒,可是父母对他宠爱有加。那时的他,是在父母身边撒娇的一个普通农家小孩。

      1990年1月3日,他的人生轨道在这一天发生了逆转,他失去了本该属于每一个孩子的欢乐童年。一个专门拐卖儿童的人贩子团伙在这个村子出现,他们瞄上了独自一人在屋外玩耍的杨万明,乘其父母不备,这伙人贩子抱走了杨万明。才5岁的杨万明怎么也想不到,从这一天起,他与亲生父母要分别十多载,他的人生也因此改变。

      关于那段被拐的往事,杨万明现在回想起来已经有些模糊。“我只记得他们带着我坐了很长时间的火车,后来又爬过了一座山,还在树林里走了好几天。很多事情现在都想不起来了,本来连杨万明这个名字也不记得了,直到被解救回贵州时才知道我本来是叫这个名字的。”杨万明说。

      罗忠发——闭塞山村的廉价劳力

      被拐走的杨万明被人贩子以两千元的价格卖到了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洋溪乡一个闭塞的山村里。当时三明市一些偏僻的小山村里,一直有贩买男婴的陋习。而梅列区这个地方则是山多地少,劳动力十分缺乏,很多人购买男婴的目的是为了家中能多一个劳动力,好多赚些钱。在这样一种需求条件下,杨万明也被当成了一件商品。而买他的那对贫困夫妇则成了他的养父母,并给杨万明取了个名字,叫罗忠发。

      这是在一个位于深山里的小村庄,那里除了连绵的群山以外,就是贫瘠的土地。等罗忠发稍稍有些懂事,等待他的就是干不完的家务和农活,养父母年老体迈,买他回来就是为了养儿防老。

      虽然养父母也曾将罗忠发送进学校读书,但是贫困的家庭实在无力供养他继续读下去,小学还没毕业,养父母就催促他辍学,好回家帮忙一起务农。在罗忠发的一再坚持下,才勉强读到了初二。当家中连温饱都出现问题,再也拿不出闲钱供他读书时,他不得不告别心爱的校园,过早地挑起生活的重担。

      回忆起在梅列区洋溪乡的那段日子,罗忠发说:“日子过得很苦,物质条件非常差。”

      陈德源——艰难解救并无血缘

      在杨万明被拐四个月前的1989年9月7日,平阳县腾蛟镇的陈仁钢一家,也遭遇了同样的不幸——陈仁钢的儿子陈德源在家门口玩耍时被拐走杨万明的同一个人贩子团伙带走。

      陈仁钢从此踏上了漫长的寻子路,但是找遍了人贩子有可能出现的城市,都毫无进展。就在他近乎绝望的时候,平阳一个曾参与人贩子团伙的妇女白某告诉陈仁钢,她曾经拐卖过一个和陈德源很像的孩子,而白某形容被拐孩子的体貌特征与陈德源大致上相符。白某之前曾帮人贩子团伙推销过孩子,可是分到两百元钱后,她的脚就莫名地瘸了,迷信的她认为是自己做了坏事而遭到的报应,在内心的煎熬下,她终于将拐卖孩子的大概地点告诉了陈仁钢。

      于是,陈仁钢就扮成货郎,跑到了福建。1991年,在梅列区洋溪乡一些村民的指点下,他见到了罗忠发,而罗忠发的外貌酷似陈德源,陈仁钢一眼就认定眼前的罗忠发就是自己寻找多年的亲生儿子。

      经过多年的艰难交涉后,他还是没办法把罗忠发给救出来。直到陈仁钢到公安部上访后,在上级公安领导的直接过问下,陈仁钢才通过福建警方的配合,于2002年11月初将罗忠发给解救出来,带回了平阳。

      当陈仁钢的妻子蒋苏洪看到十多年没见的儿子“陈德源”时,眼前的孩子被生活的重担压得毫无生气可言,心疼的蒋苏洪更把加倍的爱倾注在他身上。这时,罗忠发又改名叫陈德源,并在陈仁钢夫妇的努力下,陈德源重返校园,继续他的学习生涯。

      正当一家人都沉浸在团聚的快乐中时,没想到,事情又发生了变故。2004年8月23日,一张迟来的DNA亲子鉴定通知书,无情地宣告陈仁钢与“陈德源”并无血缘关系。而真正的陈德源仍杳无音讯。

      “我当时寻子心切,单凭外貌去认亲,太急了,有些草率。”陈仁钢默然承认。尽管一纸亲子鉴定书又一次给这个家庭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但陈仁钢仍然没有放弃,一边继续寻找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边帮罗忠发寻找亲生父母。

      在陈仁钢的不懈努力下,几经周折,2005年9月13日,罗忠发终于找到了远在贵州省的亲生父母,这个时候,警方才查清罗忠发就是十多年前被拐的杨万明。在贵州警方的帮助下,杨万明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

      杨灵——将人贩子绳之以法

      杨万明回到贵州后才发现,经过十多年的沧桑变幻,原本属于他的那个幸福家庭在他被拐后早已瓦解,父母离了婚,各自再婚又生养了孩子。而突然出现的杨万明打破了两个家庭的平静,生父避而不见,虽然母亲改嫁后过得并不如意,但她还是勉强接受了这个儿子,可是杨万明却无法融入到继父的那个家,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多余的人。

      虽然杨万明的真实身份得到还原,而他的户籍早已注销,杨万明以杨灵的名字重新登记了户口。此时,他也从当地警方那里得知,他的不幸命运正是由5个平阳人及3个贵州人组成的人贩子团伙造成的,除了其中一个名叫王学东的犯罪嫌疑人是网上追捕的在逃人员外,其他几个平阳人并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陈仁钢与杨灵想追究这些人的刑事责任,但是一个解决不了的问题横亘在他们面前。下手偷孩子的是平阳人王学东与3个贵州人,其余几个人贩子是负责参与介绍和运送孩子,因为偷孩子的情节要严重些,在追究刑事责任时,王学东与3个贵州人受到了法律的追究,因为当时的法制观念比较淡薄,这种情况比较普遍,所以贵州警方没有对其余几个人进行追究,使其侥幸逃脱法律的制裁。

      “因为贵州警方的不尽职,使得那几个参与拐卖的人逍遥法外。”杨灵说,他与陈仁钢并不甘心,他们又去了贵州省榕江县人大法制委反映情况,虽然他们也认为人贩子团伙贩卖多起婴儿的情节严重,并未过诉讼期限,可以追究刑事责任,但时过境迁,多年负责案件的警员都已调离,让杨灵与陈仁钢的几次追究都没了下文。

      现在,杨灵从贵州回到了平阳,陈仁钢夫妇成了他的干爸干妈。杨灵在腾蛟当地找了一份临时工的工作,杨灵告诉记者,他这次回来就是为了追凶,他要拿起法律武器来捍卫自己的权利。“他们都是平阳人,我想求助平阳警方,将他们绳之以法。”

      经过杨灵与陈仁钢的调查,当时被人贩子团伙卖去福建的孩子,记录在案的还有六个,这六个孩子因为没有警力去解救而可能永远见不到自己的亲生父母,而陈仁钢的亲生儿子至今依然杳无音讯,“但我们希望这件事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将那些人贩子绳之以法,别再让相同悲剧重演。”

      ■记者 林一笑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黄金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