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粉干为什么这样黄?

  • 时间:2006年12月18日 14:14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针对读者的疑问,记者调查鹿城区上戍乡的地下无证粉干加工场时发现,粉干原料竟是“问题大米”!

      粉干的颜色怎么蜡黄蜡黄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近日,记者接到读者报料,反映市区上戍乡一处粉干加工场加工的粉干有异样。“这里的粉干蜡黄蜡黄的,肯定有问题!”针对这个疑问,本月14日,记者联合温视都市生活频道《温州零距离》栏目记者,对该粉干加工场进行了暗访。

      “好米做不起粉干”?

      当天上午,根据报料人提供的地址,我们来到这处位于上戍乡东村村一幢三层楼房内的粉干作坊。我们以在附近开点心店进货的名义,与作坊里的一名男子谈生意,事后我们得知,该男子就是这个加工场的负责人卢某。

      卢某将我们带进房内,我们指着堆在地上的粉干问卢某:“你这里的粉干怎么这么黄?”“烧起来会变白的。”卢某回答。卢某直言不讳地说,做粉干的原料就是陈米。见我们有些惊讶,卢某接着说:“好米做不起(粉干)的。”记者从卢某口中得知,这些粉干售价为每公斤3元,而市场上使用好的大米制作的粉干每公斤要6元左右。

      原料米散发霉味

      我们提出要看看加工场。卢某将我们带进房后紧连的平房,里面有淘米池、加工粉干的机器等。加工场内两名工人正在对包在棉被中的粉干进行疏松。

      粉干的加工工艺中有一道工序,粉干从机器中成型后会粘在一起,要在棉被中放置一段时间,然后进行疏松。两名工人抓起粉干,一人搁在棉被上搓,另一人干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搓。谈话间隙,卢某嘴里还叼着烟,手里却不停地搓起粉干来。

      房子的一处角落堆着几十袋物品,卢某说,这就是用来加工粉干的大米。我们看到,这些装着大米的编织袋上没有任何标识,随便打开一个袋子,里面倒出的大米都是泛黄的颗粒,还带着一股霉味。随后,我们以买几斤粉干先试吃一下为由离开该处。

      优劣对比让人咂舌

      当天下午,我们来到市食品饮料总厂。在这家有五十年生产粉干历史的国有企业中,我们看到了粉干生产从原料选取到粉干出炉的过程。我们将之前在上戍乡那家粉干加工场购买的粉干与市食品饮料总厂生产的白鹿粉干放在一起比较,一白一黄让人咂舌。

      市食品饮料总厂的一位负责人王先生称,一些地下粉干加工点为了牟利,往往使用陈粮甚至陈化粮来加工粉干。目前市场上出现的被工商部门抽检不合格的粉干都是用陈粮或陈化粮加工的,有些添加了吊白块等增白剂,加工出来的粉干会呈苍白色,而没有添加增白剂的就呈蜡黄色。王先生说,使用新米加工的粉干是呈大米的原色。他提醒市民在购买粉干时要注意辨别。

      “问题大米”被查封

      当天,记者将该粉干加工场的情况向工商部门进行了反映。12月15日,鹿城工商分局仰义工商所对该粉干加工场进行检查,现场查获13袋大米,而此前记者暗访时现场约有三、四十袋大米。

      仰义工商所有关负责人称,被查获的13袋大米没有任何标识,里面夹杂着泛黄的颗粒,现场难以认定是否属于陈化粮,但可以明确的是,这些大米的外包装上没有任何标识,应该属于“问题大米”。当天,工商执法人员对这些“问题大米”现场进行查封,并对该无证加工场予以取缔。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些大米将送有关部门进行鉴定。本报记者三剑客粉干为什么这样黄?
    针对读者的疑问,记者调查鹿城区上戍乡的地下无证粉干加工场时发现,粉干原料竟是“问题大米”!

      N干的颜色怎么蜡黄蜡黄的,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近日,记者接到读者报料,反映市区上戍乡一处粉干加工场加工的粉干有异样。“这里的粉干蜡黄蜡黄的,肯定有问题!”针对这个疑问,本月14日,本报记者联合温视都市生活频道《温州零距离》栏目记者,对该粉干加工场进行了暗访。

      “好米做不起粉干”?

      当天上午,根据报料人提供的地址,我们来到这处位于上戍乡东村村一幢三层楼房内的粉干作坊。我们以在附近开点心店进货的名义,与作坊里的一名男子谈生意,事后我们得知,该男子就是这个加工场的负责人卢某。

      卢某将我们带进房内,我们指着堆在地上的粉干问卢某:“你这里的粉干怎么这么黄?”“烧起来会变白的。”卢某回答。卢某直言不讳地说,做粉干的原料就是陈米。见我们有些惊讶,卢某接着说:“好米做不起(粉干)的。”记者从卢某口中得知,这些粉干售价为每公斤3元,而市场上使用好的大米制作的粉干每公斤要6元左右。

      原料米散发霉味

      我们提出要看看加工场。卢某将我们带进房后紧连的平房,里面有淘米池、加工粉干的机器等。加工场内两名工人正在对包在棉被中的粉干进行疏松。

      粉干的加工工艺中有一道工序,粉干从机器中成型后会粘在一起,要在棉被中放置一段时间,然后进行疏松。两名工人抓起粉干,一人搁在棉被上搓,另一人干脆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搓。谈话间隙,卢某嘴里还叼着烟,手里却不停地搓起粉干来。

      房子的一处角落堆着几十袋物品,卢某说,这就是用来加工粉干的大米。我们看到,这些装着大米的编织袋上没有任何标识,随便打开一个袋子,里面倒出的大米都是泛黄的颗粒,还带着一股霉味。随后,我们以买几斤粉干先试吃一下为由离开该处。

      优劣对比让人咂舌

      当天下午,我们来到市食品饮料总厂。在这家有五十年生产粉干历史的国有企业中,我们看到了粉干生产从原料选取到粉干出炉的过程。我们将之前在上戍乡那家粉干加工场购买的粉干与市食品饮料总厂生产的白鹿粉干放在一起比较,一白一黄让人咂舌。

      市食品饮料总厂的一位负责人王先生称,一些地下粉干加工点为了牟利,往往使用陈粮甚至陈化粮来加工粉干。目前市场上出现的被工商部门抽检不合格的粉干都是用陈粮或陈化粮加工的,有些添加了吊白块等增白剂,加工出来的粉干会呈苍白色,而没有添加增白剂的就呈蜡黄色。王先生说,使用新米加工的粉干是呈大米的原色。他提醒市民在购买粉干时要注意辨别。

      “问题大米”被查封

      当天,记者将该粉干加工场的情况向工商部门进行了反映。12月15日,鹿城工商分局仰义工商所对该粉干加工场进行检查,现场查获13袋大米,而此前记者暗访时现场约有三、四十袋大米。

      仰义工商所有关负责人称,被查获的13袋大米没有任何标识,里面夹杂着泛黄的颗粒,现场难以认定是否属于陈化粮,但可以明确的是,这些大米的外包装上没有任何标识,应该属于“问题大米”。当天,工商执法人员对这些“问题大米”现场进行查封,并对该无证加工场予以取缔。有关负责人表示,这些大米将送有关部门进行鉴定。记者 三剑客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黄金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