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我与非洲的故事

  • 时间:2006年11月12日 10:22 稿源:温州网-温州日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相关新闻: 《对话》:外交官披露中非论坛北京峰会台前幕后

      【题记】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的召开,使非洲这块陌生且祌秘的土地再次进入我们关注的视线。今天,我市三位援非医疗队员讲述了他们那段不寻常的经历……

      ▲时方甸(戴墨镜者)在马里首都巴马科市郊,与当地小朋友合影。

      茂密的热带雨林,丰富的矿产资源,肥沃的无垠土地……非洲的美丽景色让人陶醉,同时经济不发达和蚊虫滋生也带来了疾病的无穷烦扰。我市医护人员最早从1979年开始参加省卫生厅援助非洲马里医疗队。至今,我市的医护人员已参加十余批次的援非医疗任务。他们在马里、中非、纳米比亚等非洲国家救死扶伤,向受援国同行传授医疗技术。2002年,我市首次组建温州援非医疗队到中非。现在,新一批援非医疗队也已在紧张筹备中……

      腾出专家楼、端来珍贵大米,援马里医疗队员享受部长级待遇

      故事主人公:时方甸市体检中心外科主任医师浙江省第一批援马里医疗队队员

      1979年12月12日,作为省第一批援非医疗人员,39岁的我搁下市第三人民医院外科主任医师的职务,踏上广袤的非洲土地,开始2年难忘的非洲生活。

      刚到马里的第二天,我们所在的大区(相当于省)区长夫人大面积烧伤,被送到了中国病区。我们医疗队全体成员被发动去给区长夫人治疗。在大家的努力下,3个月后,区长夫人康复了,我们的态度和医术赢得马里人的尊重。他们腾出了专家楼,端来了仅供给部长级人员的珍贵大米,这是在马里援助的医疗队里最高规格的待遇。

      马里人的信任,我们当然要用行动来回报,时常忙得连喝一口茶的时间都没有。1981年6月,一名12岁男孩因肠梗阻被送到医院。这是刻不容缓的病症,稍有迟疑病人的肠道就有可能坏死,当时接治的法国医生决定立即手术。我当时参与会诊,因为病人发病时间还未超过2小时,还原的机会还在,我不想让这孩子承受手术的痛苦,便提出注射解痉剂,采取猫趴体位的治疗方案。晚上8点,我终于说服了法国医生把孩子转入中国病区。4小时后,孩子的症状开始减轻,凌晨2点,孩子腹部终于不再疼了,看他疲惫地睡着,我才感觉到困乏。第2天,孩子基本康复了。他的父母紧紧拉着我的手感谢我让孩子少挨了一刀。

      1981年12月10日,回家的日子终于到了,这是期盼了2年的日子啊,回望锡加索城,我却有些不舍。在离别的机场,锡加索市民们挥别的手犹如一片森林,而许多我们救治过的病患者送来了礼物。锡加索市副市长德力沙把一件10多公斤重的红木制雕塑送给我,他说:“时大夫,谢谢你救了我侄子的命,我哥哥要用这作传家宝的雕塑表达他对你的谢意,请你收下吧。”那天,我们都哭了。

      作为一个白衣战士,能代表祖国去非洲,我感到非常光荣和满足。那时因为对家的牵挂让我不得不回来,现在孩子们都大了,我真想再去非洲干几年。

      一棵白菜、一个苹果,这是中非朋友最真诚的感恩方式

      故事主人公:陈素华温医附二院妇产科副主任医师温州市第一批援中非医疗队队员

      每每向周围的朋友们“炫耀”手中这叠与非洲朋友的合影时,总能让我回忆起以前在非洲的七百多个日日夜夜——2002年7月28日,我与其他9位温州朋友,作为温州组建的第一批援非医疗队成员,来到位于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市的中国援建医院——友谊医院,进行长达2年的援非医疗服务工作。

      短短两年,我们就经历了两次战乱。2004年7月回国后,在喧闹的都市、快捷的节奏、熟悉的乡音中,非洲工作的日日夜夜却时时重现梦中:2002年10月和2003年3月,中非发生两次内战,在战火弥漫中,我们不顾身边飞过的呼啸子弹,不顾驻地附近猛烈的炮弹声,冒着危险给患者施行紧急手术,替开刀后的病人换药,为重症患者查房……特殊时刻的忙碌身影,在中非人民心中扎下了对我们医疗队员信任和敬佩的根。

      队员们的“白求恩精神”及精湛医术,很快在中非声名远播。一位20岁的艾滋病患者不幸得了盆腔脓肿,反复疼痛、发热2个多月。在病人极度绝望的时候,尽管手术难度很大,尽管手术成功几率很小,我还是“冒险”为她施行手术。手术成功,女孩很快康复出院。听说我们不久后要回国,为了表达感激之情,一个月后,女孩特地穿戴漂亮找我合影留念。后来才知,那件衣服是她认为最漂亮的,只在最隆重的场合才舍得穿。

      没有锦旗,也没有花环,中非女孩那淳朴、灿烂的笑容就是对我们中国医生的最大赞美。

      刚把这位艾滋病患者从死亡线上救回不久,我又遇上一位名叫苏菲的中非妇女来医院检查。原来,苏菲因患子宫内膜癌反复出血已有一年多,但由于家境不好,又四处求医无效,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友谊医院求助我们医疗队妇产科医生。最后,经过子宫广泛切除术,苏菲康复了,并开始到班吉市的菜市场摆摊卖菜挣钱。接下去的一段时间里,她时不时总会送些她亲手栽种的蔬菜和水果来给我们吃,找我们聊天。在温州,一棵白菜、一个苹果,并不值几个钱,但在经济如此落后的中非,这已经是他们最真诚的感恩方式了。

      2年很快过去,我们的工作也得到中非朋友的认可。得知我们即将回国,当地市民纷纷拿着自制的木雕、匾额来送行。回国前,我们全体队员获中非比萨市长颁发的工作满意证书,并得到中非共和国总统弗朗索瓦·博齐泽签发的当地最高荣誉共和国骑士勋章,中非共和国总理塞勒斯坦·勒鲁瓦·加翁巴莱代表总统,亲自为每位队员佩带勋章。

      枪声中完成医疗任务,中非卫生部颁发满意证书

      故事主人公:苏刚温医附一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浙江省第九批援中非医疗队队员

      两年援非生活,有帮助病人的快乐,也有身在异国的不适。值得自豪的是,当时许多意外的困难没有影响我们完成医疗任务。

      2000年8月,32岁的我和13名队员一起,辗转30多个小时,来到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之后整两年,我们一直在当地友谊医院工作,为当地人看病。

      政局动荡加上传染病横行,使中非沦为世界上最贫穷的十个国家之一。在中非两年,我眼见这里发生了3次政变。平日里枪声几乎不断,以至于我回国的最初一段时间还经常把鞭炮声误以为枪声。

      两年间,我和队里其他队员都得过一次或多次疟疾。即使如此,所有的医疗队员每天仍然准时上班,承担起友谊医院的大半工作。

      给当地人看病不是容易的事。初来乍到,我和队友首先面临的是语言障碍。中非官方用语是法语,虽然在国内经过半年多集训,但和病人面对面时,大家还是发现彼此很难沟通。

      为了能和病人直接对话,不影响医疗效果。我一般上午看病,下午跟着医疗队翻译强化学法语。过了半年多时间,终于过了语言关。

      在中非的生活比较单调。每天看完病,下班时间我和医疗队友们很少有娱乐活动。因为当地局势不稳定,所有的医疗队员就住在友谊医院内的一个院子里。除了周末下乡给当地农民送药外,我们很少外出。

      这个小院慢慢成了我们队员主要的活动天地。我和队友在小院里开辟了菜园子,我还有一块属于自己的责任田,抽空会在田里种些冬瓜、花菜、青菜,既锻炼身体,也解决了当地蔬菜短缺的问题。

      其实,小院也算不上真正安全。内乱最严重的一次,有两股势力就在中非班吉友谊医院附近交战,双方都使用了火箭炮,战斗机。记得当时战斗机在我们头顶上发射着火箭,地面上火箭炮打得震耳欲聋,把整个院子都震动了。

      后来为了避险,我们医疗队专门研制了好几套撤退方案,以备不测。就这样,我们一路克服困难,一起渡过险关,及时给病人治病。

      2002年8月,两年援非生活结束了,我们医疗队圆满完成医疗任务。当月,我带着中非卫生部颁发的满意证书,回到日夜思念的祖国。队里的女队员在我们援非任务完成后,她又主动要求继续留在中非,参与下一批援非医疗队……(记者 缪小霞 李艺 见习记者 王晟)

     [1] [2] [3] 下一页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周少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