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保险公司为何拒保综合险?

  • 时间:2006年10月10日 11:11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去年8月至今年8月,平阳县水头镇及麻步镇大大小小数百家企业以水灾险为主的综合险,不是被保险公司拒保,就是被保险公司单方面终止合同。两地企业一下陷入了困境:为什么去年夏天,他们可以得到保险公司理赔款,今年却被保险公司拒之门外?为什么过去一直可以投保的综合险,今年却突然被保险公司单方面停止了呢?   

      今年9月28日,平阳县企业家协会水头分会向本报反映:过去,该县水头镇的100多家企业都有向保险公司投保,但是自去年8月台风“泰利”过后,保险公司陆续将水头企业拒之门外:一些保险合同期满要求续保综合险的企业,被保险公司拒保;合同期未满的企业也被保险公司单方面终止合同;目前水头企业只被允许参保基本险。上述情况使得水头企业在遭遇台风“桑美”之后,无法得到保险公司的理赔,许多企业损失惨重。据介绍,遭受同样待遇的还有平阳县麻步镇的企业。

      水头企业:谁来承担风险

      位于平阳县水头镇的温州长远皮革有限公司,是在2005年7月16日将保险业务从原来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平阳支公司转移到中国大地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平阳支公司来的。根据协议,保险合同在2006年7月15日到期。据长远皮革公司董事长张仁长介绍,合同到期后,他们想向大地保险公司续保综合险时,却遭到了该公司的拒绝。“综合险中有一个最重要的险种———水灾险,这对我们水头的企业来说很重要,可是保险公司不同意我们续保。”张仁长说。

      张仁长打了一圈电话后发现,平阳县所有的保险公司都不保综合险了,只是同意企业续保诸如针对火灾、爆炸之类的基本险。这让他异常纳闷。

      “去年的台风‘海棠’把我们厂的围墙都冲掉了,原材料被冲走了不少,经济损失达250万元,后来多亏了保险公司,给我们赔了82万元,企业才很快恢复了生产,损失也降到了最低点。可是今年保险公司不保了,这个风险该由谁来承担呢?以后遇到台风,我们怎么办呢?”张仁长一脸无奈地说。

      除了不同意续保之外,水头企业遇到的另一个问题是:在合同期内,保险公司单方面终止合同。温州远东皮革有限公司投保综合险已有多年。据总经理池小波介绍,根据协议,本该在2006年8月到期的综合险保险合同,却在去年年底被大地保险公司的一纸退保通知书告知终止合同。温州奋起皮业有限公司也碰到了同样的问题,今年3月,在综合险合同期未满之时,被人保财险通知终止保险合同。“我们和平阳的各家保险公司都沟通过了,但是都没有结果,现在我们水头的企业成了没有保险公司要接受的企业了!”奋起皮业老总黄韩进说。“我们真的很希望能有保险公司愿意接我们的单子,就算提高保费,只要是企业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我们都愿意投保。”

      在此次“综合险风波”中,没有受到影响的水头企业只有温州峰丽皮革有限公司一家。该公司老总黄先生称,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使他们企业成了今年水头唯一一家得到继续承保的“漏网之鱼”。今年的台风“桑美”给企业带来直接经济损失60多万元,如今承保单位中国人民财产保险公司平阳支公司已主动与他们商量具体理赔事宜。

      平阳县水头镇企业家协会会长陈钦雄告诉记者,尽管水头企业在今年“桑美”来袭之前,也采取了不少预防措施,但不少企业还是损失惨重,无法迅速恢复灾后生产,一些小企业甚至面临倒闭的危险。面对人力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财产综合险的补偿地位是无法替代的,但是如今所有损失只能全部由企业自身承担。

      据介绍,此次水头镇被拒保和终止合同的大企业有20多家,小企业多达百余家。企业协会曾多次出面与各保险公司协商,希望通过提高综合险的保费或者提高水位核保标准,争取续保综合险,但是各种协商方案始终没有得到保险公司的肯定答复。水头多家企业还联合起来,以总保额5亿元,向外地保险公司申请投保,但是外地的保险公司均以异地投保不便等为由拒绝了。为此,水头企业不免提出质疑:同在平阳县,为何其他乡镇的企业可以投保综合险,唯独水头、麻步镇除外?

      保险公司:经不起折腾

      “暂停平阳县水头镇和麻步镇企业的综合险业务,我们也是迫不得已的!”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平阳支公司总经理邱伟希这样说。

      邱伟希说,保险的宗旨是防范不可预测、意想不到的风险,但是在平阳县的水头、麻步,台风水患已经不是一种偶发性事件,而是成了一种必然的风险。尤其是水头镇,一到台风季节,整个上泻洪下堵水,街道更是一年多次满水。1994年,平阳人保财险和平阳县防汛抗旱指挥部、水头镇人民政府等有关部门曾在水头镇人民政府大院内设立了一条洪水警戒线作为核保标准,规定“超线理赔、线下免赔”,但是如今随着水位越来越高,洪水警戒线的核保作用几乎丧失。

      在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平阳支公司出具的《关于群众要求恢复办理水头综合险业务议案的答复》中,该公司这样解释:“据统计,2003—2005年,我公司为全县近146亿元企业财产提供了风险保障,赔款支出累计达1.98亿元(特别是在去年,共支付‘海棠’、‘泰利’台风巨灾赔款1.3亿元,其中去年水头镇的赔款就多达8000万元),而同期三年全县企业财产保险保费总收入只有1606万元(其中水头镇企业财产保险保费收入只有300多万元),因平阳(尤其是水头)连年的巨灾赔款,已导致温州人保系统全市性的连年巨额亏损。由于平阳目前仍无控制性水利枢纽工程,每到台风季节,经常出现大面积淹水,特别是几乎没有城市防洪能力的水头镇,水患对水头镇而言已经不是一种偶发现象,而是几乎成了一种必然。”

      “我们实在是经不起折腾,风险太大了!”大众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中心支公司平阳县服务部经理陈捷告诉记者,去年该公司在平阳县水头镇的保费收入是2万多元,但是一年的赔款高达200多万元。

      据陈捷介绍,除上述原因之外,在理赔时,许多企业存在作假成分,清点账目时并没有很配合。更重要的一点是,当保险公司对企业提出类似于房屋加固、东西垫高、厂址搬迁之类的整改意见时,大多数企业因为各种原因,无法达成整改要求,这些都使得保险公司最终不得不放弃综合险业务。

      出路何在:建设与保险并进

      据我市保险行业一位业内人士介绍,除国家规定的法定保险业务需强制执行之外,其他险种都是自愿险种,是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签订的,不存在任何强制行为,因此保险公司有权暂停承保水头、麻步两镇的综合险业务。

      据介绍,一般来说,保险公司即保险人不会单方面终止合同,但是也有几种情况例外,比如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四十三条规定,保险标的发生部分损失的,在保险人赔偿后三十日内,投保人可以终止合同;除合同约定不得终止合同的以外,保险人也可以终止合同;根据《保险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被保险人应当遵守国家有关消防、安全、生产操作、劳动保护等方面的规定,维护保险标的的安全。根据合同的约定,保险人可以对保险标的的安全状况进行检查,及时向投保人、被保险人提出消除不安全因素和隐患的书面建议。投保人、被保险人未按照约定履行其对保险标的安全应尽的责任的,保险人有权要求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根据《保险法》第三十七条规定,在合同有效期内,保险标的危险程度增加的,被保险人按照合同约定应当及时通知保险人,保险人有权要求增加保险费或者解除合同等等。我市保险公司是根据《保险法》第三十六、三十七和第四十三条等有关规定终止合同的,若除上述等有关规定之外,保险公司单方面终止合同,则可视为违法行为。

      据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温州市分公司非车险部经理吴奕琪介绍,水头及麻步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水灾频发的现象,给我市保险业提出了新的课题。作为经营风险的保险公司,他们一直在积极开展建立台风洪水巨灾保险机制的可行性研究,努力探索台风洪水保险出路。但是水头镇作为平阳县的经济重镇,要从根本上解决水灾风险问题,不能单靠保险公司,而应加大财政投入,加快水利工程及配套设施建设,使水头的风险隐患逐步达到或接近全社会正常的平均水平。(记者 方欣慰)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黄金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