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一位日本女教师的温州义举

  • 时间:2006年10月09日 11:17 稿源:温州网-温州晚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83年前,日本关东大地震,700多名温州和处州(今丽水)华工惨遭杀害20年前,仁木富美子偶获珍贵温州资料,深入调查后全面揭开尘封血史13年前,仁木女士赴温倡建纪念碑,同时与友人发起资助蒙难华工后裔不久前,仁木女士第十二次来温,同行的还有专程前来谢罪的二战老兵

      □虔诚鞠躬 华盖山上祭劳工

      上月14日上午,华盖山王希天烈士暨温处旅日蒙难华工纪念碑前,12名日本友人神色虔诚,缓缓而郑重行了三个鞠躬礼。

      人群中一个身着灰衫的老年妇女显得特别醒目。她就是仁木富美子女士。1993年,正是她与日本友人发起了这座纪念碑的重建。此后的13年间,她每次来温都不忘登上华盖山,拜祭当年在日本蒙难的中国劳工。

      代表团12人以日本教育界人士为主。身份最特殊的是86岁的侵华老兵西尾。西尾在碑前行九十度深鞠躬,面色凝重,嘴角微微颤抖着。他深深忏悔当年日本军国主义带给中国人民的深重灾难,他说这次来温,就是在有生之年向中国人民谢罪。

      在华盖山拜祭前,仁木女士一行已在温州有关人士陪同下,探望了三处日方援建的山区学校。12日上午,仁木女士一行冒雨来到青田方山乡中学看望师生。山路难行,大雨倾盆,79岁的仁木女士和年事已高的成员无一落下。下午,一行人马不停蹄赶到瓯海五凤中学。看着这里正在上课的孩子们,仁木女士眼前仿佛浮现出1998年新校舍落成时,众人欢呼雀跃的情景。

      13日,代表团一早来到瑞安湖岭镇,这里的情景令他们喜笑颜开。在湖岭芳庄中学,学校还保留着当年她们送来的缝纫机、电熨斗,当年手把手教出的孩子现在也已长大成人。仁木女士听说孩子们如今都纷纷自立门户,拍着肩头直夸他们聪明有为。触景生情,同行的岩野民子老师情不自禁回忆起了当年教孩子缝纫的往事;教舞蹈的林史鯬老师更是拉着孩子们来到操场,跳起了当年的舞蹈……

      □偶读史料 自此震惊不忘温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仁木女士第12次来温州了。”仁木女士的老朋友、原温州市政协常委张致光告诉记者,他于上世纪80年代就结识了仁木女士,当时她是上海华东师范大学的日籍教师,同时兼任日本宋庆龄基金会副理事长。一个偶然的机会,仁木女士读到了一份温州出版的珍贵史料,心中的震惊令她再也挥不去对这座异国城市的印记。

      这段历史充满血泪。上世纪20年代初,温州与处州(今丽水)两地东渡日本谋生者日渐增多,他们主要在东京郊外从事纸伞、青田石等小商品贩卖,人数最多时达到六七千人。1923年9月1日,日本发生了百年罕见的关东大地震,时值经济危机、军国主义急剧膨胀,大地震期间华工遭到了无情的驱赶与屠杀。史料记载,被杀害者“千人以上”,其中“以温属工人为多,总数约七八百人”。惨案发生后,北洋政府强烈抗议,无奈弱国无外交,加之日本政府以地震伤亡搪塞,随着时间流逝,惨案渐渐被尘封。

      但血色记忆总是难以泯灭。上世纪80年代,死里逃生的的温籍老华工陆续说出了当年屠杀真相。瓯海五凤老华工黄子莲回忆,大地震第二晚9时,日本暴徒300余人拥至大岛町华工所住的林合吉客栈,假称即将地震,须伏卧地上。当华工伏地时,暴徒随即乱砍乱杀,当场打死173人,黄子莲右颈重伤,在积尸下逃得一命;瑞安瑶庄乡老华工谢积发颤抖着讲述叔父吴振江与乡友吴日喜在东京三河岛客栈被害情景;瓯海泽雅镇石桥村老归侨潘崇斌则悲痛地报出了潘阿五、林福金等20名遇害乡民的名字。

      惨剧发生后,留日爱国青年、华工“共济会”会长王希天奔走呼号。他一方面力保骨肉同胞,一方面悲愤地向日方抗议。早就视其为眼中钉的排外势力,同样残忍地杀害了王希天……众多老华工的现身说法,由温州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在1986年汇编成《温处华工东瀛沉冤》,关东地震屠杀首次得以详细披露。

      □山乡追访 终将血史昭天下

      《温处华工东瀛沉冤》一书不久传到上海仁木富美子处。一直研究日本历史、致力中日友好的仁木女士此前对屠杀有所了解,但她内心还是被深深震撼。她为死去的无辜华工哀悼,更为无良同胞的罪行忏悔。她决心深入调查地震大屠杀,让真相大白于天下。

      仁木女士随后给温州政协文史委写来言辞恳切的信,请求协助调查。1990年7月和12月,61岁的仁木女士两次来温,和我市史学工作者一起,翻山越岭,深入到偏僻山村寻访老华工,他们渴了就喝山水,饿了就吃自带的干粮。起初幸存老华工看到眼前这名女性操着日本口音说中国话,情感上很抵触,但在仁木女士真诚表示她是来揭发自己同胞罪行时,昔日老华工才开始了血泪控诉。

      仁木富美子以文弱之躯,踏遍瓯海、瑞安、青田的大小乡村,掌握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关东大地震屠杀素材。仁木女士回国后,又辗转找到保存在日本外务省的原始资料,查清了当局策划掩盖真相的始末,先后撰写了《关东大地震屠杀中国人》和《震灾下的中国虐杀》两本专著。在中日有识之士努力下,两书先后出版,关东地震华工沉冤最终大白于天下。

      大屠杀真相披露在日本社会引起很大反响。日本教育界、史学界、文化界的知名人士,自发组织了“日本关东大震灾屠杀中国人劳动者悼念会”,成员有原日本教育学会会长大田尧、东京都立大学总长住正已、《朝日新闻》著名记者松井耶依等众多人士,仁木富美子则是主要发起人。悼念会向日本社会发起募捐,决定到中国做些什么,尽己所能为同胞赎罪。“日本人民受到很大震动,表示要从心底向中国人民赔罪。”在后来一次谈话中,仁木女士诚恳地说。

      □倾心未来 义助数千苦孩童

      1993年9月3日,关东大地震70周年纪念,日方捐建的王希天烈士墓暨旅日蒙难华工纪念碑在市区华盖山揭碑,以大田尧为团长、仁木富美子为秘书长的日本代表团抵温参加纪念。华盖山绿色葱笼,长碑无语,对着数百位蒙难亡灵,仁木富美子心中百感交集。

      如果说悼念会在温州修建纪念碑是对历史的总结与反思,那么成立温州山区教育振兴基金会便是对创造未来的努力。仁木富美子在山区的寻访活动中,发现当年旅日华工的后裔们生活仍然很艰苦,很多孩子甚至交不起学费,读完小学便匆匆辍学。

      1993年下半年,温州山区教育振兴基金会启动。基金会对数千名瓯海、瑞安、青田的蒙难华工后裔提供了助学金及奖学金。与此同时,仁木女士及悼念会成员还积极争取日本社会捐助,为老华工山区修建校舍。1995年,他们在蒙难华工较多的瓯海五凤率先援建了中学宿舍楼;随后,瑞安芳庄中学劳技楼、瑞安湖岭中学教学楼以及青田方山乡中心校综合楼相继落成。每一次新校舍落成,仁木富美子都会亲临,当看到这么多老华工的后辈孩子从此有了新校舍,她从心底感到高兴、释怀。

      悼念会的成员几乎每年都来探望山区的孩子,并送来电脑、乐器、计算器、缝纫机等大量教学用具。最多一次从日本募集各种教具1.5吨送给温州山区孩子。每次来温,仁木女士都会与随行老师们一道,教孩子们使用教具,手把手传授劳动技能,同时给山区老师上示范课。尽管山区师生们显得有些拘谨,但日本老师表情丰富,善于启发,山区师生获益匪浅。

      日本友人还带孩子走出了山区。2000年,随同仁木女士访温的日本宫崎体育教师长岭哉,挑选了有体育特长的刘冬、娄小娥两名山区孩子赴日本读中学,长岭哉夫妇负担她们全部费用。如今,刘冬正在日本大学继续深造,娄小娥回国从事翻译工作。此次仁木富美子一行来温,随行翻译正是娄小娥。

      □深深期盼 中日友谊世代传

      “6年了,再次见到老人,心里有说不出的亲切。”

      娄小娥情不自禁回忆起6年前见到仁木女士的一幕,如今再次相聚温州,老人脸上的皱纹明显增多了。虽然日本与温州远隔万里,但老人依旧牵挂着温州山区的孩子,依旧忘不了蒙难的温州劳工,这个老奶奶的义举的确令人动容。娄小娥告诉记者,三年的留日生涯,让她知道大多数日本人民还是非常友善的。资助他的长岭哉先生也是一位可亲可敬的长者。在日本读书时,过年过节她都喜欢到先生家玩,2001年暑假,先生还带着思乡心切的她、刘冬以及数名日本同学来温联谊。

      在温州的三天很快结束。临近告别时,仁木女士对温州的朋友们深情地说:虽然温州山区教育基金会的工作暂告一段落,虽然当年致力于这项事业发展的日本友人年事已高,但他们还是无时无刻不牵挂着温州山区的孩子。如果有可能,她还会尽自己的力量,为山区的孩子做些什么,为中日民间交流做些什么,让人们记住以往血的历史,让来之不易的中日友谊永久地留存在人们心间。(记者 白锐)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黄金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