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温州巨贾后代无人经商

  • ——记许漱玉的后人们
  • 时间:2006年09月28日 10:53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许漱玉(前排中)和大儿子许兆鸿全家的合影。

      临近十一黄金周,本来商业氛围就很重的市区五马街愈发显得热闹。五马街能形成今天的规模,温州百货业巨擘许漱玉功不可没。是他独具慧眼,断定这里是百货业发展黄金之地;是他大兴土木,最先在这里营建一幢幢标志性的商业大楼。今天的温州第一百货商场即为当年许漱玉所开的云博百货商场所在。许漱玉的举动,带动了五马街诸商家。此后,一幢幢高低不一的楼房相继崛起,南侧的河道被填平扩建为平整的大街,市面也日趋繁荣。

      1944年,温州第三次沦陷时,许漱玉避居上海。1967年,许漱玉病逝温州,终年88岁。如今40年过去了,现在许漱玉的后人们生活得怎么样,许漱玉给他的后辈们到底留下了什么?

      出身成负担

      在很多人看来,许漱玉作为当时温州的巨富之一,应该给许家的后人留下巨额的财产。可是,对许世滋来说,在他出生的时候,许家已经家道衰落,加上各种运动,在他的童年中,留下更多的则是迷茫和惶恐。许世滋是许漱玉长子许兆鸿的小儿子。

      “从懂事起,我就记得经常被别的小孩欺负。等到了上学的年龄,有人认为我是资产阶级出身,不让我在公立学校读书,后来虽然上了学,可是没有同学愿意与我玩。”在许世滋的记忆中,他的童年是不快乐的。

      1973年,许世滋高中毕业,再次因为家庭出身问题,他被安排去杨府山的温州铸砖厂拉泥巴。对于这样的安排,许世滋不服气,他向公社领导提出不去砖厂上班,领导也同意了,答应下次安排他其它工作。过了不久,政府再次安排就业,他听到一个消息,说是他将被安排去市机械局下属的一个企业上班。听到这样的消息,许世滋很兴奋。可名单一贴出来,许世滋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名字。他又去找公社领导,领导说,“上次已经给你安排工作了,是你自己不去的,这次当然要优先考虑别人。”

      在这之前,许世滋的几位兄姐都考上了大学,大哥许世昌在南京大学、大姐许婉丽在西安交通大学、二姐在浙江大学。三哥许世树1964年高中毕业后就“上山下乡”到龙泉的一林场工作,四哥许世泽去支边了。二哥因为患脑膜炎而成了聋哑人,这样,家里就只剩许世滋一个劳力,他在路边修过自行车,做过泥工拉过板车。“我很感激我的母亲,在那样艰苦的日子里,是她一个人撑着这个家。”

      1944年,因温州第三次沦陷,商场被迫歇业,许漱玉避居上海,商场房屋交长子许兆鸿打理。解放初期,商场成为国有。“后来政府采取赎买方式,每月支付给我们家100元。”由于家里兄弟姐妹多,这100元远不能满足家庭的日常开支。

      许世滋说,在那特殊的年代,他母亲仍然有着宽容的心,周围邻居只要谁家有困难,向她开口的时候,她总是借钱给他们解急。“我们当时都不理解,就问她,为什么别人都歧视我们,我们还要借钱给他们。母亲对我们就报以一个微笑。”

      在恢复高考后的第三年,通过自学,许世滋考上了温州师范学院。毕业后,他被分配到茶山中学教书,198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现在,许世滋担任瓯海区教育局局长。

      许世滋说,大哥、大姐、二姐都已成为高级工程师,目前都已从各自的工作岗位上退休。二哥在温州艺雕厂退休。三哥许世树1971年到龙泉工具厂当了一名工人,后来自学技术,担任厂里的技术科长,之后又担任龙泉物价局局长、副县长、丽水地区办公室副主任,在担任了10年的丽水地区工商局局长后,调往浙江省工商局工作,目前已退休,一家人居住在杭州。

      子孙多平淡

      许漱玉在世的最后几年时间里,许世滋一直陪伴在爷爷身边。许世滋说,爷爷娶有两房妻子,元配夫人生育了一男三女,许兆鸿是长子。二房有两名子女,即许思言和许玉钗,许思言后来成为我国当代著名的戏剧家和戏剧评论家,一直住在上海,许玉钗则嫁入温州大户叶德昌家。

      相比许漱玉的孙辈,他的子辈还是得到了许漱玉的些许庇荫。儿子许兆鸿的婚礼因为其豪华程度曾经在温州城引起了轰动。许世滋回忆,“父亲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也不喜欢经商,只喜欢书画、收藏。在我们家生活最困难的时候,他靠变卖家中的书画、红木家具等,维持家庭的生计。”

      日前,记者联系到了在苏州的许世开,即许思言的儿子,排行第二,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两个妹妹。目前,许世开担任苏州丰利模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对于自己的身份,他笑言自己只是一名职业经理人,而不是商人。

      许世开1942年出生于上海,毕业于北京航空学院,后调到浙江省计委信息处任处长,2002年退休后,才到苏州的这家公司担任总经理。谈起当年爷爷对他的影响,他说,“爷爷要是有什么事情决定了,决不拖拉,非常果断。”许世开说,当初爷爷放弃自己辛苦开创了几十年的事业的一个原因与他的性格有关系,另外一个原因是,在商场遭到日军飞机轰炸后,他发现自己管理已经有些吃力了,加上经理、主管的贪污,更让他伤心,所以关停了所有的商场。因为受爷爷处事手段的影响,让许世开顺利地从公务员转换到职业经理人。

      许世开的大姐毕业于上海水产学院,1996年从上海市水产办公室退休后,就一直在家照顾母亲。他的两个妹妹,一个现在定居法国,另一个从上海某服务公司退休,过着平淡的生活。许世开的独子许航,毕业于杭州电子工程学院,后成为新加坡大学的工商管理硕士,现为上海一外贸企业的经理。

      借钱结的婚

      现在,叶世滋和妻子住在市区府学巷,80来平方米的房子,朴素雅致,客厅的墙壁上挂着的两幅扇面作品,是许世滋结婚的时候,父亲送给他的惟一礼物。

      许世滋的爱人刘晓蓉说,“我们家很普通,并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她笑着说,当年嫁入许家的时候,夫家的经济状况还不如娘家好。“当时许宅还在,院子非常大,可里面住了好几户人家,他家住在院子里的一栋二层楼上。”刘晓蓉所说的院子,是许漱玉与原配夫人在府学巷的许家宅院。

      “1985年,我们结婚的时候,父亲没有给我什么经济上的支持,都是自己到处去借钱。”许世滋在旁边接口说道,婚后,夫妻俩就承担了1000元的债务。“当时我们俩每个月的工资加起来才100元,其中40元给父母作生活费,50元用以还债,每月就靠10元钱维持日常开支。”

      “人不能选择自己的出身,但可以创建自己的家庭,”许世滋说,家庭当时对他来说,反而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加上父亲的公子习气,使他很少享受到大家庭的温暖和庇护。

      许世滋夫妻有一个儿子,现在杭州读大学。“我们家族中没有一个人在经商。”刘晓蓉告诉记者,许家的后人有的是公务员,有的是技术人员,在文化、教育、科技行业发挥着各自的能量。

      ■记者 王宏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黄金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