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我市职务犯罪状况

  • 时间:2006年09月22日 14:36 稿源:温州网-温州晚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市检察机关昨天披露,去年以来全市职务犯罪案件涉及受贿、贪污、挪用公款、玩忽职守、滥用职权、动植物检疫失职、违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刑讯逼供、私分国有资产等罪名,但主要集中在受贿、贪污和挪用公款三类犯罪。这三类犯罪占案件总数的82%,其中受贿占35%,贪污占30%,挪用公款占17%。主体类型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居首位,占36%;其次为国有企事业人员,占35%;第三为其他依法从事公务的人员,占22%。

      □特点

      实权过大出事多

      这些职务犯罪案件中,犯罪者虽然职位不高,但一般都掌握实权。如杨某受贿一案,其案发时处于某局房地产开发处负责人的地位,手中掌握着房地产企业资质评定级别的权力,杨某利用这个职权,为本市的一些房地产企业在资质升级方面大开绿灯从而收受钱财。某教育局人事科科长朱某在职时,手中掌握着整个系统人事调动、毕业分配、职称评级等权力,先后非法收受某些中小学教师的钱财,给他们开方便之门。

      作案手段智能化

      从总体上看,犯罪嫌疑人普遍文化层次较高、社会阅历较深、反侦查能力较强,他们中明目张胆地利用职务便利较少,犯罪手段越来越体现出隐蔽性和智能化的倾向。受贿案件中,行贿人往往利用公职人员出国、搬迁新居、过年过节等机会,借送“路彩”、“人情”、“拜年”、“压岁包”等名义向受贿人赠送钱物。如某房管所发证收费员倪某利用职务便利,采取“大头小尾”、“偷梁换柱”和收费不入账等手段,将一些企业和个人的房屋产权测绘费、图幅费等十余万元占为己有。

      主体年龄在中年

      检察机关去年审查起诉的职务犯罪案件中,涉案者年龄处在30岁至50岁的中青年具有相当的比率,占总数的75%。这个年龄段的人,一般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工作,业务精通,具备了一定的工作经验,往往被委以重任。他们掌握着本单位、本部门一定职权或处在关键岗位上,这在客观上为其谋取私利,搞权钱交易提供了便利。

      □原因

      法律空白巧钻营

      钻法律空白,为职务犯罪提供契机。如我国土地出让法规不完善,是我市2005年土地案件多发的重要原因。企业为获取土地使用权,千方百计“寻租权力”,不惜采取非法手段,违法占地。而现有的经营性土地出让法律、法规不够完善,规定不具体、操作性不强、标准不明确,存在许多弊端和漏洞,造成在处理具体事务时随意性和自由裁量权过大。如某国土资源局副局长王某在收受某房地产开发公司4万余元贿赂后,明知公司开发的大厦对土地用途和规划功能加以改变,应予以招标、拍卖,却利用职务之便,直接将地块办理交易手续,并少收土地出让金,致使国家土地出让金严重流失。

      基层单位太随意

      一些地方政府的职能部门对其设在乡镇的派出机构,在行政隶属、职能分工、经费来源、财物管理以及权、责、利的划分等方面,没有作出明确规定,使基层组织单位在履行职务过程中有较大的自由度,给工作人员利用职权实施犯罪提供可能。此外,上级部门与其派出单位相距较远,在人员管理方面存在一定困难,也是农村基层组织单位职务犯罪案件频发的重要原因。如某社保所出纳陈某挪用社保资金113万元的案件,就是由于管理体制不健全而造成的。犯罪嫌疑人陈某实施作案的时间长达3年多,所挪用的社保金均用于赌博、购买彩票等个人挥霍,直至陈某挪用数额越积越大无法偿还时才案发。

      内部监管难到位

      一些单位自身规章制度不落实,内部管理不严格,监督防范不到位,给腐败分子以可乘之机。如某银行出纳员赵某负责现金盘点入库工作时,另一负有监督复核的出纳员因疏忽大意没有参加复核,以致让赵某一人将钱箱内公款29.8万元秘密窃取后潜逃。

      特权思想在作祟

      一些国家工作人员自身法律意识缺失,对合法和非法的界限把握不准,对违法犯罪缺乏足够的警惕。例如某防疫保健站贪污案,在审查起诉过程中,涉案的6名犯罪嫌疑人对自己违反国家法令直接从疫苗生产商处购进疫苗收入进行私分的行为,他们一直认为仅是在搞小金库,只是为了谋取福利而多发奖金,而不是犯罪行为。

      还有一些职务人员特权思想作祟,特别是基层组织工作人员存在着严重的特权思想,把自己凌驾于人民之上,凌驾于法律之上,凌驾于财务制度之上,利用手中的权力毫无顾忌地为自己谋取非法的利益。如某村干部李某在担任村委会主任以及某旧村改建工程指挥部副指挥期间,于2002年旧村改建工程招投标时,利用职务便利,为朱某某顺利承接该工程D标段和顺利结算工程款提供帮助,而收受朱某某2万元。

      “小拿小要”祸害大

      老百姓对一般的“小拿小要”认为不应视为犯罪,而认为是“无心之失”,没有必要追究其刑事责任。这种认识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司法实践。如查处的某中学两件受贿案件中,虽然受贿总额在构罪数额以上,但受贿人都是零星接受他人的购物卡、衣服、手机、木门等财物。对于这两件案件的查处,该中学的领导和教师们没有拍手叫好,而是认为他们的行为仅仅是违反纪律,没有触犯刑律。

      □对策

      震慑“边缘人物”

      遏制职务犯罪是一项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针对个案的判处,尤其是贿赂案件仅对受贿人的惩处,往往只能起到单纯的治标作用。

      去年全市提起公诉的案件中,被判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的占54%,宣告缓刑的占44%。如果对职务犯罪处罚较轻,容易在群众中造成错觉,使群众对查办职务犯罪力度产生怀疑,会失去应有的震慑力。由此,遏制职务犯罪,除了完善体制、加强监督与机制建设外,必须加大职务犯罪案件查办力度,提高惩戒作用。只有加大职务犯罪的处罚力度,并利用典型案例,来警示和教育在犯罪边缘的人“莫伸手、伸手必被抓”,才能对职务犯罪起到震慑作用。(通讯员 胡薇薇 记者 高敏)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黄金树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