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借钱办嫁妆嫁女好辛苦 柳市婚嫁攀比风盛行

  • 时间:2006年09月21日 11:21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记者 林一笑

      婚嫁排场让人咂舌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婚姻是人生中的一件大事。近日,记者从市区各大酒店、婚庆公司了解到,今年“十一”黄金周期间将出现结婚潮的高峰。

      和其他习俗相比,婚嫁礼仪是随世情而变的,从古至今一直处于变化之中。而婚礼所要创造的气氛———隆重、热闹、喜庆、吉祥,则始终没有改变过。而“男方送彩礼,女方陪嫁妆”,更是结婚必不可少的环节。

      如今,在温州一些富裕地区,新人结婚十分讲究排场,铺张程度更是让人咂舌。一些富人嫁女的奢侈与排场更是令人叹为观止。名牌家电置办一应俱全早已屡见不鲜,往往还要搭上车子、房子以及几十万元的现金。二十出头的温州一富商之女出嫁时,除了豪华婚宴、200多平方米的豪宅、轿车作嫁妆外,富商夫妇还“陪嫁”了一样特殊的“嫁妆”———在娘家服侍女儿20多年的保姆。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以低压电器闻名全国的乐清市柳市镇,婚嫁十分讲究排场,当地人纷纷反映,攀比风给当地普通百姓的生活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借钱嫁女也无奈

      在柳市镇上园村的老人活动中心,一位老人告诉记者:“我们上园村的很多老板在上海等城市做低压电器赚了上千万乃至上亿元的身家,村里开奔驰、宝马车的老板多了去了,资产上千万元的企业随便一抓就是一把。嫁女儿陪个几十万元,那是很正常的,有些陪上百万元的也不奇怪。现在女儿与儿子都一样了。”老人说,前不久在柳市聚丰园酒店举办了一场婚宴,新娘子的父母觉得女婿虽然是个公务员,但是收入并不高,结婚时陪嫁了一辆宝马车不算,还让女儿带了六十万元现金过去给新房装修以及贴补家用。“陪个上百万对有钱人来讲并不算什么,现在都流行嫁女陪汽车,可是,对普通老百姓来讲负担不轻啊。”

      今年62岁的老南两鬓斑白,戴着老花眼镜在位于柳市镇新光工业区的办公室里一笔一划地算着财务账。本来,从教师岗位退休的他完全可以凭着退休金在家安享晚年,但是他却不得不再到表侄办的防爆开关厂里做起了财务工作。

      老南说,三四年前大女儿结婚的时候,还只用陪辆摩托车,这也让老俩口把家里仅有的那点存款给全部贴出去了。但是今年小女儿出嫁,行情却涨了很多。“小女婿的哥哥结婚只早了半年,嫂嫂娘家就陪了十万元现金再加一辆丰田轿车,如果我女儿的嫁妆与她嫂嫂家比相差太多,我怕她在夫家抬不起头。”老南无奈地叹息。

      为了不使小女儿受委屈,老南与老伴一合计,就借了十五万元钱,体体面面将小女儿嫁了出去。“只要女儿幸福,自己苦点累点也心甘。”但是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老南不得不再谋了一份职业,这样每年多多少少也有4万来块钱的收入。“退休了谁不知道享福啊,现在社会风气就这样,别人都是这么嫁女儿的,我们这些工薪阶层也只能跟风了。难啊!”说起这个,老南直摇头。

      攀比拆散有情人

      自从解除婚约后,小芹一直以泪洗面,经过一段时间的平抚,她慢慢从悲痛中走了出来,但是小芹的母亲知道,这次解约所带来的阴影将会陪伴她一生。面对记者,小芹母亲总是喃喃自责:“是我家穷害了女儿,拿不出像样的陪嫁,连累了她。”

      小芹是乐清某中学的教师,父母在家里务农或者四处打点零工,家里并没多少收入。为了栽培小芹,父母倾其所有供她读完了重点大学,这时,家里的的积蓄已经消耗殆尽。

      走上工作岗位后,青春可人的小芹谈起了恋爱,男友看中的是小芹的优秀与善良,而小芹对男友也挺满意。男友家境非常富裕,而且男方的亲戚也都是非富则贵,可是他们对小芹家的家底并不是很满意,小芹父母也怕高攀不上人家。看着这对恋人爱得轰轰烈烈,双方家长拗不过两人,挑好了黄道吉日为两人准备订婚事宜。

      但是订婚时,双方还是闹出了一些不愉快。小芹父母觉得凭他们的经济实力实在拿不出汽车等丰厚的嫁妆,只好力所能及地买了一些较为简单的回礼,结果男方的父母觉得女方这么小气,令他们在亲朋好友面前大失颜面,当场就沉下脸数落了小芹几句。偏巧这些嘀咕声竟然被小芹的父母听到了,本来是件皆大欢喜的喜事,结果闹得两家人不欢而散。

      这件事使两家结下了梁子,男方父母说,有好几个家境很好的姑娘都想嫁给自己儿子,还许诺说嫁妆有汽车、几十万元现金,有的甚至说会陪嫁一套商品房,小芹家就算再不济起码总要陪辆经济型的汽车。经过几番争吵,双方的积怨也越来越深,影响到了小芹和男友的感情,最后两人不得不以解除婚约收场。

      之后的一段时间,小芹终日以泪洗脸,郁郁寡欢。走出困境后的小芹说,“其实我不并怨父母,只是觉得这种超负荷的攀比会拆散许多有情人。”

      一经济学家分析,彩礼和嫁妆是亲家之间为了建立长久的婚姻关系而采取的物质交换,有人说是婚姻的筹码,这会使神圣的婚姻变得铜臭,彩礼与嫁妆极易导致畸形的“金钱婚姻”观,破坏社会风气。彩礼飚升,嫁妆攀比,其实已经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

      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

      专门承接婚礼庆典的柳市吉祥礼仪庆典公司的负责人陈林告诉记者,他所接触的客户当中,80%%的新娘的嫁妆中都会有一辆汽车,这在柳市已经非常普遍。“如果新娘的家庭比较富裕,嫁妆就更讲究档次了,一定要有宝马、奔驰车,不然就觉得不够档次。此外,父母还会给女儿一笔不菲的存款。”

      不过陈林认为:“现在社会上的婚嫁风气太讲攀比,感觉太铺张浪费。”有经济实力的为了显富,而没有经济实力的家庭也只得打肿脸充胖子,他接触到的部分客户,明明经济条件并不好,也要讲究排场,后来结账时,费用还要分期还。“很多家庭因此就背上沉重的经济包袱。”

      而最近忙于陪朋友相亲的胡建清告诉记者:“现在连相亲也变得越发现实,媒人往往会先介绍女方能有多少嫁妆,而不是女方人品有多么优秀。这种感觉很不好,金钱反而排在爱情的前面。”

      柳市镇长虹村村集体资产高达十几亿,村民们收入不菲,但该村党支部书记郑元飞认为:“这种攀比的婚嫁心态并不可取,我们一直在引导村民要脚踏实地,不要铺张浪费。经过努力,现在很多村民的观念已经转变过来,不像以前那么浪费了,希望这种不良风气不要再蔓延开来。”

      针对这种“高嫁妆现象”,有关人士指出,它之所以愈演愈烈,无疑是人们从众心理、盲目攀比造成的,其中自有炫耀露富的心理在作祟。传统礼俗加上面子思想,使得陪嫁费用是越来越高。目前缺乏的是正确的社会风气引导,有了好的引导,相信也是可以慢慢改变过来的。嫁女儿,陪嫁不能攀比,要量力而行。如果认为陪嫁少而使女儿被夫家看不起,做不了人,而四处借钱给女儿办嫁妆,造成债台高筑,则是大可不必的。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金道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