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钟点工的酸甜苦辣

  • 时间:2006年04月15日 11:00 稿源:温州网-温州商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高楼擦窗,还真是让人心惊胆战。文广/摄

      近几年来,钟点工走进了千家万户,他们在给市民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体验到了人情冷暖。日前,记者走进了这个群体,去体验她们的生活。

      八个徒弟没有一个“出山”

      “不像,你一点也不像,戴着副眼镜,这么斯文。哪有当钟点工穿戴这么整齐的,还背了包过来……”记者刚与宋大姐在雇主楼下见面,就被发现了很多“露馅”的地方。她赶忙脱下戴在手上的袖套:“戴上吧,别弄脏了衣服。”

      “小宋,你又带徒弟拉?”踏进雇主屋子,房东黄女士见她身后还跟着一个人,问道。

      原来,宋大姐曾带过徒弟到黄女士家实习过。

      “我曾带过七八个徒弟,可是没有一个出山。”宋大姐说,她的第一个徒弟干了不到两个星期就不干了。理由很简单,每到一家,都要不停地擦、洗、搓、抹,太累了,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有时还要受人冷眼。后来,她又陆续带了六七个徒弟。可没有一个最终走上这个行当,实习最短的才3天,最长也不过一个月。

      擦高楼窗户脚直哆嗦

      在黄女士家,记者自告奋勇要求擦窗户。但一爬上窗台,发现自己身“悬”几十米高空时,脚就不由自主地哆嗦了起来。

      “没关系,我扶着你,你不要往下面看。”宋大姐说,以前她也恐高。记得第一次,她在家住七楼的住户家干活,主人要求她把外面玻璃也擦擦,可她在屋里磨蹭了好久,玻璃的屋内那一面擦了好多次,还是不敢爬上去。最后,在主人的帮助下,她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框架,才颤颤抖抖地擦完了几扇窗户。宋大姐说,此后,没事的时候她就站在高楼上往外看,经过一个多月的强制磨练,就不再恐高了。

      从酒店清洁工转行

      今年35岁的宋大姐来自湖北。她在温州已经做了6年的钟点工。最初,她在市区一家酒店当清洁工。每月600元的工资根本支撑不了两个孩子在老家的费用。于是,她又在晚上兼职做钟点工。

      “有些钟点工看到雇主家里有钱,会心理不平衡,难免会不认真干。”与一些钟点工不同,宋大姐用自己的真诚、勤劳,打动了每一位雇主。兼职干了两年后,她辞去了酒店里的工作,全心全意地做起了钟点工。此时,她的客户也越来越多。宋大姐说,她基本上每天都要赶“三场”,一场一般需要4至5个小时。为了赶在客户上班之前到达,她经常是早上7点左右就出门,而晚上11点左右才能回到家。

      被人尊重的感觉真好

      因为在这一行已经干了6年,宋大姐如今已有不少固定客户。

      “大姐,我们要回乡下扫墓了,卫生打扫好,把门关了就好。”大约打扫了两个小时,房东黄女士一家要回平阳老家,拿了50元钱给宋大姐,说迟点会送矿泉水来,就先出门了。

      “被人尊重的感觉很好。”宋大姐说,比起以前,人们对她们这个行业的态度也有了变化。特别是一些年轻人对钟点工都是非常信任。上班之前将偌大的一个家交给了她。一些贵重东西也是随意地摆放在桌子上,不会像防贼一样防她。等结算工钱时,工作时间也是由她自己报,并不会加以怀疑。

      让宋大姐印象深刻的是家住新城一对年轻的夫妇,这对年轻夫妇对她就像自己的朋友一样,让她很感动。因工作需要,这对夫妇每天晚上很迟才回家,周末也经常要加班。为此,宋大姐只能在上班之前赶到他们家。

      每次到该雇主家时,女主人都已事先替宋大姐叫了一份早点,让她吃了再干。每次过年过节,主人单位发物品时,他们都从里面拿出一部分给宋大姐当奖励。

      在很多雇主眼里,钟点工是外人,不得不提防着点;在钟点工眼里,雇主也是多样的。可在采访结束时,宋大姐却说,比起其他钟点工,她是幸运的,因为她碰到的都是好客户,他们信任她,把她当朋友、当自家人。虽然身在异乡,但她还是感到家的温暖。(杨慈)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金道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