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街谈巷议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今日丑事】村主任装病敲诈诊所 无耻!

  • 时间:2006年01月20日 10:35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温州网讯 一名刑满释放人员,通过各种手段坐上了村主任的位置。在任村主任不到一年时间里,不仅没有为村民谋福利,反而横行乡里。这就是身为乐清市磐石镇陡门村原村主任的李某,他为谋不义之财竟伙同村民以打针遭遇“医疗事故”为名,干起敲诈乡村医生钱财的行径。近日,李某被乐清市警方依法刑拘。

      本应带领村民以合法的方式共同致富的村主任为何会走上如此“致富路”?曾经被判过刑有着不良记录的李某参与村官选举为何会胜出?据了解,存在这样村官的并不仅仅只有磐石镇陡门村一个,这种现象是值得深思的。

      肌肉注射后屁股肿大

      去年,乐清市虹桥镇某私人诊所来了一个中年男子,“我得了淋病,帮我打针淋必治。”中年人丝毫没有羞涩感,大声对诊所里的人嚷嚷,护士依照他的要求给他进行了肌肉注射。

      谁知次日一早,这个中年男子就气势汹汹地来兴师问罪。“打完针后肿得这么大,你们看着办吧,如果不赔偿,我叫人天天到你们诊所吵架。”果然,注射的部位肿起一块巴掌大小的肿块。

      医生心里很疑惑:一般的普通注射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来者不善,一副不甘罢休的样子,眼看这样下去会严重影响到诊所声誉,不得已的医生只好按中年男子的要求拿出一笔钱劝走了他。

       敲诈事件屡屡上演

      类似这样的一幕,在乐清市北白象镇、翁篛镇、柳市镇等一些乡村诊所不断上演。而导演这场戏的人就是磐石镇陡门村原村主任李某和村民朱某。

      前年夏天,李某和朱某等人乘坐出租车来到柳市,他们瞄准了一家生意比较忙的诊所。“这家生意忙,到时候开价可以狠一点。”朱某下车后独自进入诊所,要求诊所给他打“淋必治”,注射好后,朱某马上回到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药水在自己的屁股上注射了一针,注射部位立马鼓起一个巴掌大小的肿块。第二天,朱某来到这家诊所要求赔偿。医生仔细复诊后感觉事有蹊跷:肿块部位并非打“淋必治”的部位,诊所试着给朱某免费打消炎药水消肿,但连续注射了两天的消炎药,肿块一直不见小,这似乎有点不合医学常理。

      为了弄清病情,诊所的医生让朱某来到温州市区一家大医院检查。心怀鬼胎的朱某想正好可以用住院费来让诊所妥协。但住院时,医生要对发肿的地方进行抽样检验,心中有鬼的朱某不愿配合医生,不让医生化验。诊所医生也明白了朱某可能就是存心想借此讹诈他。

      出院后,李某等人仍然不放过这家诊所,又连续几天到诊所要求有个说法。医生从侧面打听到,李某与朱某是社会上的混混。为了诊所的声誉,他只好给李某等人摆了一桌酒,并出了一万多元的“赔偿”费,才了结此事。

      李某与朱某四处敲诈勒索,早已经进入了警方的视线,在去年年底乐清开展的扫黑除恶行动中,他们被警方抓获。

       村主任的“致富路”

      案发前,李某的身份是村主任,然而他的发财经历却是如此见不得光。

      2004年5月,李某碰到同村的朱某,今年40岁的朱某是个无所事事的光棍汉,曾因敲诈勒索被判有期徒刑一年。“阿东(李某绰号),想不想发财,有件事情很好赚钱!”李某一听顿时来了劲:“什么好行当?”朱某神秘地说:“只要打一针,就可以从那些乡镇诊所医生那里搞到钱。”

      “这针绝对安全。”朱某拍着胸脯保证自己已做过试验。原来,他曾把药水注射在狗身上,结果狗的屁股肿起巴掌大的包,一段时间后狗也没有出现其他异常情况。2003年10月份,朱某自己扮作性病患者去翁篛一诊所看病打“淋必治”,离开诊所后,即在屁股注射该药水,果然如愿地肿了起来,轻而易举地就从该诊所医生那里顺利地拿到钱。

      李某领会了朱某传授的技巧,当即叫来另一个朋友,决定带领村民朱某等人通过这种敲诈手段“致富”。

       劣迹村官引发的思考

      其实稍微调查一下李某就知道他劣迹斑斑:1992年因为流氓罪被判有期徒刑一年半;1995年9月因敲诈勒索被判有期徒刑五年;2000年12月28日刑满释放回家。然而,现年35岁的他,尽管在村里口碑极差,却在2005年4月的换届选举中被选为磐石镇陡门村的村主任。

      “当初为了能当选,他四处活动,什么威逼恐吓利诱的事情都干得出来。村民都敢怒不敢言。”陡门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李某自从当选为村干部后,很少为村民服务,反而是四处作恶,寻衅滋事。

      据乐清市公安局政治处的一位工作人员介绍,最近在一系列扫黑除恶行动中发现,一些被警方打击的对象竟然不少是村官,一些村民举报投诉的对象也有很多是基层选举中产生的村官。不少村官有涉黑违法违纪行为,甚至判过刑的也为数不少。“为什么村民自己选举产生的村官,满意度却这么低?这点不得不值得人深思!”

      李某的案件还在进一步侦察中,但其中已暴露出村民委员会换届选举中的种种弊病,为什么像李某这样的人能在选村主任过程中一路绿灯?村级选举如何能够制止类似情况发生?这是该引起注意的问题。 (记者 林一笑 通讯员 许勋磊)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周少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