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网首页添加到收藏夹设置为自动访问

您当前的位置 :wap > 关注 正文

温州新闻 本地·特色·分享
  • “黑诊所”死灰复燃令人忧

  • 时间:2005年12月16日 15:47 稿源:温州网-温州晚报http://www.66wz.com/    字体:
  •   记者暗访“黑诊所”———

      如此接诊令人发怵

      “你们过来查查吧,这些诊所既没有任何证件,医师也没有执业资格证书,病人上门就给配药,怎能令人放心?”

      前不久,一名读者致电本报称,市区西山路净水工业区、西山农贸市场和将军桥景瓯住宅区一带,不知何时开始又冒出多个非法行医的“黑诊所”,希望本报敦促有关部门予以整治,以净化医疗市场,防止发生医疗事故。

      按照读者提供的地址,记者昨天前往现场进行一次暗访。在市区西山东路226弄6号对面的一家出租房内,一家“黑诊所”正在营业。

      记者看到,这间狭窄的门面房里,除了一些药品架和一张桌子外,仅有几把脏兮兮的躺椅,躺椅后面的墙上挂着十几个空的输液瓶。

      这样简陋的店铺,既是非法行医者的诊室,又是病房兼药房。玻璃柜台里,凌乱地堆放着一些已开盖的药品,柜台里还放着一个已使用过的一次性注射器。

      而门面房后面,则是非法行医者的药品库房兼卧室,卫生状况更差劲,房内乱七八糟,灰尘随处都是。除此之外,这家诊所里里外外没有张挂卫生部门发放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等证件。

      见记者走进店来,一位上年纪的老婆婆从店外折回来,问记者看什么病。当得知是看感冒后,她拿起柜台内已经拆了包装的两种感冒药,问要多少粒,并告诉记者每粒1元钱。记者问,我这种感冒该吃什么药?她表示:“这几样药都可以吃,反正都是治感冒的。”然后又向记者推荐了一种“伤风胶囊”

      说这种药便宜,一板也仅1.5元见记者犹豫着,她表示自己不懂那么多,要是不放心,等她丈夫回来再说。她还表示,自己的丈夫以前是江西一家大医院的医师,现在退休了,到温州来开个诊所。当记者问她是哪家医院退休的时候,她就闭上口,装作没听见似的,顾自走出了诊所。

      等到她丈夫回来后,记者说感冒了,他随手拿起那几个已开拆的感冒药,问要买多少?记者要求先看诊一下。这名看上去已有六十开外的“医师”说,治感冒就这么些药,看不看都是这样子。说罢,他给记者拿出康泰克等几样药。记者表示药价太贵了,他就拿起一板“伤风胶囊”扔了过来,说:“1元一板。”当记者要求再买一瓶左金丸后,他拿起一把手电筒走到后面的房间找了起来,没一会儿空着手走出来,说:“昨天还看到几瓶,记不住放哪儿了?”

      在西山农贸市场后门对面和景瓯住宅区内,记者看到,两家“黑诊所”都是开在住宅小区内,均仅有几平方米,里面摆个小柜台,上面稀稀拉拉地放着几瓶常用药。在景瓯住宅区内的药店里,一名30岁左右的女士正在给一个孩子量体温。

      记者发现,两家“黑诊所”均没有按规定挂上卫生部门颁发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和营业执照等证件。

      “黑诊所”如此看病抓药,实在令人怵心!

      一场专项打击行动———

      非法行医无处藏身

      为了规范医疗服务市场秩序,我市从今年上半年开始开展一场全方位打击非法行医专项行动,共取缔1583户次非法行医点,基本上肃清隐藏在各个角落的“黑诊所”,一度使非法行医无处藏身,有效地保证了人民群众生命安全。

      这场专项行动中,比较典型的案件有:8月22日,永嘉县卫生执法人员在岩头派出所警务人员的配合下,查获了岩头镇溪南村一非法经营多年的“黑诊所”。

      当事人郑某在岩头镇溪南村非法开设诊疗场所已有多年,其诊疗场所设在二楼,行动相当隐蔽,给卫生监督执法带来很大难度。此前,卫生执法人员已多次对其进行监督检查,但在执法行动中遭到当事人和当地部分村民的无理阻挠和威胁。

      是日,在获知当事人在诊疗场所里正给病人看病后,卫生执法人员迅速出击,对其诊疗场所进行突击查处。执法人员在诊疗场所内查获郑某正为一病人输液,现场检查还发现有部分已使用的医疗废弃物,便当场取缔该诊所,并进行立案处理。

      9月28日下午,鹿城卫生监督所与市食品药品监管局稽查处联合行动,对双屿一带的无证诊所进行检查,一连端掉7家“黑诊所”,其中不乏一些屡教不改的“钉子户”。

      联合检查组当场勒令这些诊所停业,并现场没收了诊所内各种药品和医疗器械。除了无证诊所,执法人员还发现一家售卖处方药品的保健品店。在该店的卫生许可证上,注明经营范围是:零售保健食品,但从该店的柜台上陈列的产品来看,却是药品居多。执法人员随手拿起一瓶四环素片,发现已经过期,而摆在柜面的一支“人参”上则是霉迹斑斑。执法人员当即责令店主予以整改。

      11月4日,文成县玉壶镇一名80多岁的老人因身体不舒服,来到自家附近的一家诊所看病。“医生”彭某查看了老人的病情后,决定给老人挂吊液,并说“这样会好得快点”。

      没想到在输液过程中,老人脸色渐渐苍白,随后情况越来越糟糕,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接到举报后,文成县药监局联合县公安局、县卫生局等部门的执法人员赶赴现场。在彭某开设的诊所地下室里,执法人员发现大量葡萄糖输液等药品和一次性无菌输液器、注射器,当场清点共有30箱药品和医疗器械,货值6000多元,其中标识为“增生百消散”的药品无批准文号和生产厂家,只有简单的服用说明,纯系假药。

      据调查,彭某未经正规的学习培训,没有药学医学相关专业知识,长期从事非法游医,事发后逃之夭夭。目前该案已由公安部门立案处理。

      经过一段时间雷厉风行的整治,“黑诊所”曾一度销声匿迹。

      然而,一些非法行医者看着风头一过,立即租房开起“黑诊所”,给打击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三大原因滋生“黑诊所”———

      常抓严打决不姑息

      为什么“黑诊所”屡禁不止呢?市卫生监督部门工作人员向记者道出了其中的原因。

      首先,非法行医者绝大部分是江湖游医,懂得一点医疗基础知识,他们打着“诊所”的招牌,实际以卖药为主,基本上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药店”。其服务对象绝大部分是居住在城乡接合部、工业区、村庄内的外来务工人员和收入较低的人群。这一部分人没有加入医保,到医院看病一是嫌太贵看不起,二是没有时间,这也是非法行医得以长期、顽固存在常抓严打的土壤和环境。

      其次,执法人员的权力有限。

      在取缔非法行医的过程中,执法人员只能没收其药品、器械,对非法行医者的非法所得无法知晓,对非法行医者的罚款也无法落实。法律上只对非法行医情节严重、损害就诊人身体健康、造成就诊人死亡等情况有具体规定和处罚,而对一般的非法行医却没有相应的具体处罚条款。

      第三,城郊接合部、外来人员较集中的工业区和乡村等的出租房为非法行医者提供场所,由于利益的关系,有时甚至充当“保护伞”。

      因为附近的这些地方的许多人并不知道非法行医的危害,如果不是因为家里人被非法行医“治”出了问题,是不会举报的,相反还觉得很方便,执法人员要是去查的话,他们还往往帮助这些非法行医者逃避处罚。

      市卫生监督部门有关人员指出,取缔非法行医是一个综合执法、综合治理的过程。要想彻底取缔“黑诊所”,从根本上打击非法行医,除卫生行政部门加大执法力度外,还需要公安部门、各街道办事处、村委会等的大力配合,同时政府部门也应该在政策上给予相关部门大力支持。只有这样,才能有效打击非法行医,给民众提供一个安全的医疗环境,从根本上杜绝非法行医者赖以生存的空间。

      “无论如何,打击非法行医不会一阵风似地走过场,一有抬头就予以严厉打击,决不姑息!”市卫生监督部门对此十分坚决。记者 杨金刚

  • 点击查看温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编辑: 朱丽丹

相关报道